林叶秋贵为玄元宗大长老,身上的好东西自然也有一些,但如葵阴重水这般程度的重宝,却也只有寥寥可数的两三件而已。

  如果是以前的张狂,面对张守静的呵斥,只怕早就吓得闭口不敢言了。

  张狂走到张守静身旁,附耳传音入密道:“这次我有十成的把握血魄刀可以达到黄级中品以上。如果您不放心,那我可以做出一个承诺,如果这次真输了,我便听您的话,入‘血域境’历练,不到滴水境界誓不回来。”

  张守静皱眉,良久后,方才点了点头,同样传音入密道:“记得你的承诺。”

  血域境是玄元宗所占有的一个幻境性质的半位面,里面的妖兽都乃天地元气幻化而成,修炼者只要斩杀了那些幻兽,幻兽便会重新涣散成天地元气,不过其中却会有一丝融入斩杀者体内的元气中,增加其修为。虽然每一次都增加得很少,但是比自己修炼增加的修为,快了何止百倍?而且还没有一丝一毫的后患。

  尤其是因为这血域境带着幻境性质,这些幻兽也处于虚实之间,并不能真正杀死修炼者。只不过中了这些幻兽的攻击,会让体内的元气紊乱,如同受到千刀万剐之刑。

  似血域境这等半位面实乃是不可多得的修炼宝地,只可谓天下却从来没有十全十美的事物,这血域境也有着很大的缺陷,或者说是限制。那便是若要进入血域境,修为只能在大五行境界以下,而且这血域境里面的幻兽生成速度极为缓慢。

  所以玄元宗的弟子想要进入这血域境中修炼,除非是有对宗门有着极大的贡献,亦或是花费大量的宗门贡献点。

  哪怕张狂身为玄元宗少宗主,却也不能轻易进入。前些年,张守静厚着脸皮,一次次找宗门的那些高层商谈,让出了许多利益,这次好不容易为张狂换取了进入血域境的一次机会。

  但前任那个张狂却是个吃不得半点苦楚的玩意儿,尤其听人说被那些幻兽攻击后,犹如受到千刀万剐之刑,更是死活都不愿去。

  张守静为此可谓是大发雷霆,但却又莫可奈何。他也想过强行将张狂塞进血域境里,可是最后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若是张狂实在不愿,他大可以前脚被张守静塞进去,后脚就自己从里面钻出来,反倒是白白浪费了张守静为他争取到的这次机会。

  这些年来张守静没少想方设法让张狂进入血域境,威逼利诱,各种手段几乎都使尽了。哪知道张狂在别的事情上糊涂得不行,可是在不让自己受苦这件事上却是精明透顶。于是折腾到现在,张守静也近乎放弃了,现在突然听到张狂提起,便突然又是燃起了希望。

  反正无论是“葵阴重水”,又或是血域境,都是为了能让自家儿子长进,而且因为某次机遇,张守静身上的葵阴重水绝不在少量。以是就算输了一分葵阴重水给林叶秋,虽然依旧免不了心疼,但对自家儿子却是没有多大影响。在张守静想来,这些便够了。

  张守静的这些心思,当真是应了那句话,“可怜天下父母心”。

  张狂人活两世,自是明白张守静的心思,心下不免起了些淡淡的感动。他突然间觉得,似乎多了一个便宜老子虽然有些不习惯,但其实也还蛮不错的。

  得到张守静的首肯,张狂复又转回头来,看向林叶秋道:“如何?我用葵阴重水来与你赌,就是不知大长老又能拿出什么来?”

  林叶秋沉默,看着张狂一脸自信满满的神情,他突然心中便打起鼓来,有些怀疑张狂到底是虚有其报在诈唬他,又或是真的成竹在胸。

  看着林秋叶沉默的脸色,张狂轻笑一声,不屑道:“如此看来,大长老不会是心虚了吧?呵呵,既然如此,那便算了,不赌也就不赌了。”

  “对,他刚才一定是在诈唬我!”看着张狂说不赌了,林叶秋反倒是确定了心中的猜测。

  想到自己刚才竟是差点被一个毛头小子给唬住了,他心下便不由生起一些羞愧来。

  林叶秋呵呵笑道:“少宗主过于心急了,老夫刚才只是在心中思考,到底要拿出什么宝贝来,才能配得上少宗主的葵阴重水。老夫身为长辈,总不能让你这个小辈吃亏吧?”

  林叶秋的这番话,却是让在场的不少人都有些暗自皱眉。

  大长老这话有些孟浪了,虽然他确实是身为长辈,但张狂毕竟还是玄元宗的少宗主。私下里称呼张狂为小辈也就罢了,可现在在场这么多人,却是有些太没把少宗主这个身份放在心上了。

  不过他们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林叶秋虽然话是有些孟浪,但却还不至于到放肆的程度。

  “那大长老现在想到了?”张狂问道。

  林叶秋点了点头,道:“既然少宗主你拿出葵阴重水,那老夫自然也不能拿差了,便用‘乾阳玄水’来与你对赌,不知少宗主是否满意?”

  …\看Zy正m版章#X节上酷匠◎网#b

  “乾阳玄水?”张狂有些意外,旋即笑道:“一阴一阳,当真是巧极妙极,看到到时候无论是谁赢了,都是一次极大的收获啊。”

  张狂说这话的意思,自然就是同意了。

  葵阴重水乃是极阴之水,乾阳玄水又是极阳之水,这两者若是放在一起,绝对是一加一远远大于二的效果。张狂有自信,若是能同时得到这两样重宝,他有极大的把握在晋入滴水境界的时候,凝聚出天级以上品质的元水。

  一切就绪,也是到了掀开帷幕的时候了。

  “郭峰主,劳烦了。”

  张狂将血魄刀横举在胸前,对郭风涛说道。

  郭风涛点了点头,也不墨迹,伸手一招,一盏两个巴掌大小的鉴宝镜便出现在他手中。

  鉴宝镜成八角形,似一面铜镜,表面光滑,周边则是刻着细细密密玄奥繁杂的符文,一层蒙蒙白光笼罩在镜面之上,一看就不似俗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