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赌盘

  “是么?”张守静有些怀疑。他这些年因为忙着一些事,对张狂疏于管制,还真就说不好张狂是不是趁着这段时间学了一些炼器手段。

  “千真万确。”张狂点头确认道,他面色平静,就好像在说一件真的不能再真的事实。

  张守静一时几乎是无话可说,不过还好,他总算还没有忘记主要的问题。

  “你炼器的问题暂且不论。”张守静将前一个问题抛到一边,凝视着张狂,冷冷道:“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么?玄元宗少宗主。哼,就这么不声不响地消失十多天,你看看……”

  说着,张守静稍侧转过身,指向身后的众人,冷哼道:“这么多人为了你的事情,耽误了这么久,这是一个少宗主应该做出来的事情么?”

  “实在抱歉,会出现这种情况,也是我实在没有预料到的……”

  这时从张守静身后的那群高层人员中,走出了一个面容枯瘦的鹤发老者。老者身材异乎寻常的很高,足有近两米,头上白发在脑后挽了一个混元髻,显得精神奕奕。

  鹤发老者身高腿长,步伐自然也很大,只是五六步,就跨前了三之米,几乎已经和张守静并行而齐了。

  张守静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但没有说什么。

  “以老夫看来,宗主也就不要再过多怪罪少宗主了,毕竟说其究竟,少宗主这也是无心之举嘛。”

  张狂口中的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便被这鹤发老者出声打断了。

  张狂从前任记忆中得知,眼前这个鹤发老者正是玄元宗长老团的大长老,林叶秋。

  除开玄元宗的两位太上长老且不论,这位大长老在玄元宗内的权势可谓是仅次于宗主张守静了。而且他背后的林家,更是玄元宗的第二大家族,仅仅只略逊张家半筹而已。

  尤其是玄元宗的另一位太上长老,便是这林家老祖,这也使得林叶秋的大长老位置,在宗内无人可以撼动。

  林叶秋神情温和地看着张狂,温言道:“老夫却也是没想到,少宗主于炼器一途还有所造诣,这可真谓是宗门之福。不如少宗主将所炼制的器物拿出来,让我们大家品鉴品鉴?想来出自少宗主之手,一定是非同寻常。”

  张狂挑了挑眉,这林叶秋这话听着好听,但却是恶意满满。

  虽然自从张狂战败邢言厉之后,宗门上下对张狂的看法有所改善,可少宗主是个废柴草包这个观念,依旧是还没有彻底更改过来。

  要说张狂能够炼制出个什么能入眼的玩意儿出来,只怕这林叶秋自己就第一个不信。

  张守静微皱了一下眉头,出言道:“这混小子想必也是瞎胡闹,拿出来没得污了大家的眼,依本宗看还是算了吧。”

  林叶秋摇了摇头,轻笑道:“宗主怎么能对少宗主这么没有信心呢?”

  林叶秋将矛头又对准了张狂,看着他,淡笑着说道:“这可是十四天呢,这么长的时间下来,就是一个炼器新手,磨也能磨出一些小玩意儿了。不过这是少宗主出手,想来必定更是不同寻常,少宗主是这个理吧?”

  众目睽睽下,被人拿话挤兑到这种程度,在林叶秋想来,张狂必定就要站不住脚了。除非他宁愿厚着脸皮,承认自己连炼器新手都不如。

  张狂暗自撇嘴,一个老辈拿话挤兑一个小辈,这林叶秋的脸皮也是够厚的了。

  还不等张守静继续开口,张狂便轻笑一声,答非所问道:“来的路上,我听郭峰主说,宗门很多人拿我这次炼器的成果,开了一个赌盘?”

  林叶秋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开口答道:“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据老夫耳闻,确实是有着这么一回事。”

  “有点意思。”张狂轻笑,随即便不理会林叶秋,直接越过他,向远离在十数米外的众多玄元宗弟子走去。

  无尽其数的众弟子目光,顿时都沉沉地凝聚在张狂身上。

  一直到众人面前约莫十步距离的时候,张狂才停下脚步。

  “有人拿我这次炼器的结果开了一个赌盘,你们应该都知道这么回事吧?想必你们中的不少人还参赌了,是这样没错吧?”

  张狂的声音不小,数十丈内的人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可众人只是面面相觑,却是没人开口回应。

  没人知道张狂说着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张狂心里通透得很,哪能不知道他们心中的顾忌,伸手一点,直接指向最前排一个黑衣长衫的外门弟子,问道:“你来跟我说说,是有这么回事没错吧?”

  最D新z章0节$上'酷匠网}@

  那外门弟子被张狂指着点了出来,虽然心中万般不情愿,可还是只得出声答道:“没错,是有这么回事。”

  “那你也参赌了吧?”张狂嘴角挂着一丝笑意,让人摸不着他问这话的意思。

  被问话的那个外门弟子只觉得头皮发麻,他确实是参赌了,而且赌的还是张狂炼制出来的东西不入品级。可是他这话又怎么能够说得出口,否则不就成了当面鄙视少宗主的炼器本事了么?

  “嗯,是这样没错……”可是少宗主问话,他不应声也不行,于是他只得含糊其辞的回着话。

  兴许老天也听到了他的心声,张狂竟是没有揪住这个问题不放,转而问道:“那如果我想要参赌的话,又要该怎么做呢?”

  钱财这种东西张狂虽然不太看得上眼,但多多益善,总是不会有错的。

  那外门弟子完全没有想到张狂问这话的目的,竟也是想要参赌。

  “呃……”愣了一下,他才有些昏昏然地回道:“这次参赌的人很多,所以事情算是比较大了,赌盘最后就开在了执法峰的公正堂。”

  赌盘竟然都开到执法峰去了,张狂有些意外,不过随即心道也好,到时候也正好能防止有人会赖账。

  接着又向那个弟子问清了赌注的内容,张狂便从储物戒拿出了一道传讯飞符。

  “黄级上品,八千元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