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冷哼一声:“要是今天你小子不能说出个子丑演卯来,也就别怪我以老欺小,替你家里管好好教管教你了……”

  虽然朱老三人目光中的沉沉压力笼罩在张狂身上,若是换个人,只怕此时就要惊慌失措了,可张狂却只是恍若未觉。反倒是其身后的几人,面色都不是很好。尤其是老五,此时已经是面色苍白,脚跟隐隐发颤了。至于张管事,在怒气勃发的朱老三人面前,根本就不敢擅自插言,只能在心底望张狂能自求多福。

  小宝不动声色地踏前一步,只要眼前三个老头敢动手,他就要扑上前,只求能为少爷挡个一招半式。不过他也不很忧心对方会下杀手,灵木镇不可杀人,这是玄元宗传下来的规矩,他不信这三个老头敢触这个霉头。更何况这里还是玄元宗的统辖领地,实在形势危急,就亮出少爷的少宗主身份,除非这崇器阁想灰飞烟灭,不然绝不敢不停手。

  张狂摇头轻笑:“一非亲,二非故,三又没有好处,我凭什么要指点你们?”

  “小辈够狂!”朱老怒极反笑:“你要好处是吧?哈,行啊,那我就给你好处。只要你小子能说出个道道来,别说半斤,所有的千年御风血便是都给你,又有何不可?”

  张狂再摇头,道:“我的本事又岂是你们能够揣测得了的?便只是露出冰山一角来,也能让你们受益无穷。况且这千年御风血,又不是什么好东西,若是万年御风血那还差不多。”

  听得张狂这番话,其他人且不提,小宝却是忍不住暗道,少爷这可真是装得一手好*。

  “我自认阅人无数,但是像你这么狂妄无边的小辈,倒还真是头一回见了。”冯老插言,冷笑道:“那你且说说,要什么好处,才肯‘指点’我们。”

  说到这“指点”二字,他几乎已是咬牙切齿,从牙缝蹦出来的一般。

  他们自然认为说张狂说这番话,是以进为退,想要当个缩头乌龟。不过他们此时已经怒气值满点,哪里还容得张狂退缩。

  朱老三人目光灼灼地盯视着张狂,虽无任何作势,但掩藏的气势如山似海,直是慑人心魄。

  屋内的气氛已是沉凝到了极点,极静,恰似暴风雨来临前的片刻宁静。

  老五心头直是暗暗叫苦,早知如此,他又何必要来淌这趟混水,还不如就在店里等着呢。

  “要我出手指点,自然是价值不菲,而且你们这店里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能让我看得上眼的。”张狂右手五指摩挲着下巴,沉吟道:“不过我现在正好还缺几个手下,要我指点你们也无不可,不过嘛……你们就为我做事三年,聊作补偿了。”

  要是在前世,张狂又岂能看得上眼前这三个明火境界的小卒子。

  “哈?”朱老三人千想万想,却根本不料会从张狂嘴中蹦出这句话来,都是一阵愣神。而小宝、老五和张管事,更是目瞪口呆。

  “这小子是疯了吧?”张管事暗自心颤,他可是知道眼前这三个老者的身份的,乃是他们崇器阁的三位首席炼器师,就是东家都只能是以好言好语,加之一大堆利益笼络着。他们东家是什么人?那可背靠玄元宗这座庞然大物的大人物。

  “小辈你是在羞辱我等么?”三老中,就数李老脾气最为暴躁,反应过来后,李老再是坐不住,怒喝着便拍桌而起。

  一声怒喝,火药桶“刺啦啦”地就点着了,幸亏朱老眼疾手快,一把将引线给掐灭了。

  “且慢。”朱老拉住了李老。

  张狂身后的小宝三人暗松了一口气。

  李老瞪眼看向朱老,却见朱老瞥了一眼张狂,不咸不淡地道:“我们便是答应他有何不可?”

  “你疯了?”李老和冯老异口同声的惊呼道。

  不提他们两人,就是屋内除了张狂之外的其他人,也只觉不可思议,怀疑朱老是不是真的被张狂给气疯了,不然又何至于说出这等疯话出来?

  朱老冷哼:“我看是你们才是疯了,难不成你们还真以为这小子能‘指点’我们不成?”

  李老和冯老愕然,略微一想,倒还真是如此。而再细细一思,说不定张狂说出这番话来,就是逼他们不敢答应。

  如此,又岂能让你得逞?自以为猜到了张狂的计策,冯老和李老皆是心下一阵冷笑。

  等李老重新坐了下来,张狂扫了一眼三老,不紧不慢道:“如此说,你们这是答应了?”

  三老互视一眼,由朱老出言道:“答应又有何妨?不过万事皆要公平,你如果能够指点我们,我们为你做事三年。可要是你没有这个能力指点我们,那有待如何?”

  张狂不屑道:“就你们这点微末本事,我怎么可能没有能力指点你们?”

  “小子,你狂也要有个度!”李老眼角直是一阵抽搐。

  冯老也忍不住出言怒道:“说来说去,就只有我们吃亏的份咯?这世上哪还能有这等好事?莫不是你小子在拿我们开涮不成?”

  @4酷a匠网g永+久x免%9费看@小|说

  “前世就你们这些明火境界的小卒子,哭着跪着求要当我手下,我还嫌碍事呢。”张狂不屑心道。

  不过反正是不会输的局面,给这三个小卒子一点美好的希望,又能如何?就当是我大发慈悲了。

  如此想着,张狂轻笑道:“若是我不能让你们心服口服,我张狂便就任由你们处置。”

  “原来你小子叫张狂,果然是够张狂的。”朱老三人皆是冷笑,不过隐隐觉得张狂这个名字似乎是在哪里听到过似的,但当下却也没有细想。

  冯老将桌上的图纸叠在一起,推到张狂面前,看好戏般说道:“来吧,我已经等不及了,看你小子要如何指点我们。”

  张狂不慌不忙,将图纸在身前摆正,也不细看,随意般将手指戳点在图纸的一处。

  “错漏太多,那我就从大的错漏说起吧。这张图纸应该是用来炼制一具冰属性的弩吧?如果没错,这里就绝对不能用凝木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