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这次小宝的话虽然没有说中,却也差得不远了。

  刚才张狂完全都是照着货物清单册子上面点的,所点的材料自然都是崇器阁具备的。可就是这样,偏偏还是出状况了,据刚才伙计的回报,别的材料都没有问题,只是那个“千年御风血”,却是被朱老要去了全部存货。

  怀着有些惴惴不安的心,犹豫了一瞬,张管事终于还是敲响了房门。

  “进来。”等了几息,里面传来朱老的声音。

  张管事走进屋里,抬头看了朱老三人一眼,可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就被朱老一眼瞪了过来。

  “怎么又是你?”朱老的语气极为不耐烦:“这次到底又是什么事?”

  冯老和李老则是根本就没拿眼去瞧张管事,只顾低头看着桌上的图纸沉思着。

  张管事先是在张狂那里吃了一顿火,此时又在朱老这里吃了一顿火,其实现在他心中也是憋火至极,只是这两头,不论是张狂那头,还是朱老这头都是他得罪不得的。

  张管事只能继续腆着脸回道:“是这样的,就是刚才那个客人,他又要了半斤千年御风血,只是听伙计说朱老您将所有的千年御风血都拿走了。毕竟我们崇器阁是开门做生意的,客人的要求总该是要尽力去满足,所以这次我过来,看能不能从朱老您那里匀半斤过来。”

  “什么?要从我这里匀半斤千年御风血过去?”朱老一听,眼睛就瞪了起来,直接就断然拒绝道:“不行,想都不用想。我现在炼制‘银霜弩’正到了关键时刻,这千年御风血绝对是不可或缺的。”

  张管事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可还是硬着头皮劝道:“不用太多,半斤就可以了,而且下一批材料不出意外的话,明天……”

  可还不待他的话说完,就被朱老满脸不耐烦地直接打断了:“比说半斤,就是一两都不行。都说了我的‘银霜弩’炼制到关键处了,你听不见么?要等你也是应该让他等,不就一天么?多等一天他又不会死……”

  张管事被朱老喷得狗血淋头,只得赔着难看的笑脸杵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又极端的不自在。

  便在这时,屋外飘来了一句声音,毫不客气地打断了朱老的话。

  “我等的,难道你就等不的么?”

  张管事一听这声音,顿时脸色就变得如丧考妣,心道这下坏了。

  他自然听得出这个声音,正是本该在休息间等着他的客人的。

  张狂带着小宝,从门外施施然地走了进来,两人身后还跟着一脸忧色的老五。

  “你是谁?谁让你进这里来的?”张狂刚踏进门槛,朱老就已是一眼瞪了过来,目光凌厉,口中的语气更是严厉。

  这朱老三人均是大五行境界中的明火境界,比张狂此时的修为高了不知多少倍去。

  此时朱老一眼瞪过来,不经意间就带上了一丝气势,顿时就压得张狂胸口为之一窒。这乃是堂堂正正的修为压制,饶是张狂腹中千般招数,也只能是毫无用武之地。

  张狂心头也是不免一怒,想他前世,只有他压别人的份,又何时被别人压过?

  本来他看着朱老三人“年事已高”,还不准备怎么地,不过现在,也就怪不得他不留情面了。

  “我是谁?”张狂冷笑:“我当然就是要买这‘千年御风血’的客人。”

  说话的同时,张狂已是步步向木桌逼近过去,不顾朱老那一副似要吃人的眼神,一屁股就在朱老对桌坐了下来。

  /看正0;版…f章节上it酷匠f网j

  冯老和李老也被张狂坐下的动作引起注意,从图纸上抬起头,眼神不善地看了过来。

  在三老的重重压力下,张狂丝毫无惧,反倒是一副好整以暇。

  “年轻人,好胆色。”朱老冷冷地赞赏一句,但马上脸色就沉下来,斥道:“不过却是个不知天高地厚,不尊长者,不敬强者的鲁莽之辈。”

  张狂目光一扫三老,最后定在朱老脸上,不屑冷笑:“不知道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就凭你一把年纪?还是你懂得比我多?哦,对了,你修为倒是比我高,只是……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老人家今年至少两百二十多岁的高龄了吧,两百多年也就才到‘明火境界’,啧啧,还真是一把年纪都活到那啥身上去了……”

  朱老没料到张狂反过来还敢训斥他,而且话说得还是这般难听,当即就是一愣,继而怒火腾腾而起。

  可是张狂的话还没有完,只听他又接着道:“而且你们这崇器阁也不知道是怎么做生意的,要什么没有什么,有的还藏着掖着,宁愿浪费也不卖给客人。要我看呐,你们这崇器阁还不如趁早关门大吉得了。”

  啪!一声爆响,满屋惊。

  朱老猛地一掌拍在梨木四方桌上,印出一个深深地巴掌印。

  “果真是好胆!”朱老直气得嘴唇都有些哆嗦了,若非心中还铭记着灵木镇有着一条不准杀人的规矩,他刚才这一巴掌就直接拍在张狂身上去了。

  朱老深吸一口气,冷眸死死地盯着张狂,冷笑连连:“任你说天说地,这千年御风血放你身上就是浪费,我今天偏偏就不卖你,你又能怎么样?”

  张狂却是恍若未闻,只是低头略微扫了一眼桌上的几张图纸,嗤笑道:“这狗屁不通,错误百漏的设计图,别跟我说是出自你老人家之手吧?啧啧……”

  张狂摇头,啧啧轻笑,话虽未说完,但不屑的意思已是展露无遗。

  不提朱老是如何怒不可遏,这时便是一旁的李老和冯老也纷纷目露不善。桌上一共有三张图纸,其中一张是朱老的,但是另两张,却正是出自他们两人,张狂这一句不屑,已是将他们也包含在其内了。

  “你说我们这设计图狗屁不通,错误百出?”冯老目光不善地盯着张狂:“如此说,你一定在炼器方面有着极为高深的造诣了?那我今天倒要请教请教了,不知道我们这几张设计图,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