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老三人嗤之以鼻,刚才他们就争论过在此处应该用多少凝木粉为合适,无论量多量少,他们都认定了此处非得凝露粉不可。这张狂倒好,上来就干脆直接的去掉了凝木粉。

  不过朱老三人也只是暗自不屑,嘴上并没有说什么,倒是想要看看张狂能说出个什么天花乱坠出来。

  只听张狂又继续往下说道:“凝木粉可以用来增加弩箭的威力是不错,但用在这里,却绝对是个败笔。冰属性一般用来限制敌人,如果射不中敌人又有何用,所以主要是速度,其次是加强属性,威力才是最次……”

  酷O匠Z^网3首发

  开始朱老三人还只是不屑,抱着等看好戏的心态听着。可越是往后听,他们内心便开始泛起阵阵浪涛,直到最后,已是惊涛万丈。

  张狂所说,非但指出了他们的错漏之处,其中很多的知识,更是另辟蹊径,隐隐有打开了另一扇大门的感觉。

  他们又哪里知道,张狂前世非修为冠绝当时的地级位面,更是一个炼器宗师。尤其是张狂亲手为自己打造的武器,斩魄刀,更是排名十大地级神兵的第一位。

  “这里的圆度应该再加大一度,因为……”

  “还有这里,简直是狗屁不通,炼器新手也知道,弩道越长,精准度越高……”

  ……

  朱老三人被张狂一句一个斥责,说得脸都红到了脖子根去,可张狂又说得头头是道,容不得他们丝毫辩驳。

  到了最后,朱老三人纷纷沉浸在了张狂的指点之中,什么三年之约,什么小辈,一切都统统被他们抛到了脑后。

  此时在张狂身后,小宝、老五和张管事三人看着张狂戳点着图纸上的一处处滔滔不绝,而朱老几人则是再认真不过的在一侧聆听着,这一幅画面,怎么看都像是一个老师在教育三个学生,顿时心下无不纷纷生出怪异之感。

  张狂虽然已经尽量说得通俗易懂,但小宝三人自然是听不懂的,直是心中都不觉对他生出一种高山仰止的心理。

  偌大的屋子,只有张狂一个人的声音在滔滔不绝。

  张管事突然觉得腰间有些瘙痒,忍不住伸手挠了挠,却不防一个不慎,将怀中钱袋给掉了出来,“当啷”一声落地。

  唰唰唰!三道目光似电,狠狠地向张管事瞪了过来。

  朱老三人真沉浸在张狂的指点思路之中,一时只觉妙不可言,心头大是畅快不已。突然听到张管事的钱袋落地声,心头顿时就觉得好像吃了一颗老鼠屎一般,难受不已。

  张管事才不过奠基中期,哪里能够承受得三老这愠怒一瞪,立时就心脏一窒,差点没一屁股敦子瘫坐在地。

  好在三老很快又回过头去,继续沉浸在张狂的指点之中,张管事这才暗自松了一大口气。当下他也不敢弯腰去捡自己的钱袋了,任由钱袋孤零零地躺地上。

  时间缓缓流逝,窗格在阳光下的影子,不断东移,最后终于染上一丝金黄。

  花开花落终有时,张狂的指点,在此刻也落下了最后一个音符。

  朱老三人闭目回味,细细消化着刚才张狂不经意间透露出来的那些知识,良久没有醒过神来。

  张狂倒也不急着催促,只是一脸淡然,静静等着未来的三个手下睁开眼睛。

  至于张管事几人,更是连声大气都不敢喘,以至屋内寂静一片,只有夕阳的触角,尚在屋内肆无忌惮的扫荡着。

  寂静,终究就是用来打破的。

  “妙!”不知道想到的什么妙处,李老突然狠狠一拍桌子,满脸兴奋。

  啪!一声爆裂般的巨响,木桌竟是隐隐裂开了一道缝隙。不过如此影响下,朱老几人也顿时回过了神来。

  所谓的三年之约,朱老三人自然是没有忘记。此时看着一脸淡笑望着他们的张狂,三人脸色都多少不由得有几分尴尬起来,不管怎么说,于年龄这一方面,张狂只是他们的小辈,这是不容争辩的事实。

  不过既然许下了承若,朱老三人却也不是毁约之人。

  况且……以张狂这般学识,简直是学究天人,别说三年,只要能从他那里学到真理,便是十年,乃至是百年,又有何妨?

  “属下朱志斌(李承志、冯元英)见过少爷!”并无丝毫犹豫,朱老三人对视一眼,纷纷起身,然后向张狂拱手行礼,异口同声道。

  张狂大大方方的接受了他们行礼,点头轻笑道:“放心,成为我的手下,绝对不会让你们后悔便是。”

  如此戏剧性的一幕,直让张狂身后的小宝、老五和张管事三人觉得不可思议,犹疑是不是还在梦中。

  张管事回过神来,当即大惊失色,劝阻道:“朱老、李老、冯老,你们可是我们崇器阁的首席炼器师,可千万不能意气用事啊,您三位要是……”

  “不必多言。”朱志斌打断张管事的话,斩钉截铁道:“我们三人与你们崇器阁,认真说起来并无任何契约关系,所以我们三人都是自由之身,该如何做,都是我们的自由。”

  李承志和冯元英也各自点头,默然认同。

  张管事见事实已成,知道再说什么都怕是无可挽回了,顿时就哭丧了个脸,如同死了爹娘一样难看。且不说朱志斌三人离开了崇器阁后,会对崇器阁造成多么大的损失。单只是想到东家知道了这件事,查问起来后的雷霆之怒,张管事就已是吓得双股隐隐颤栗了。

  张狂自是不必提,便是朱志斌三人,也无不是眼高于顶,又哪里理会得自己离开后,他人家的生意会怎么怎么样。

  此后,张狂所需要的材料自然是毫无悬念的进入了他的空间戒指,而且因着朱志斌三老的关系,却是一枚元晶都没有花出去。

  朱志斌三人此时虽然成为了张狂的手下,但因为还有一堆杂事需要料理,所以一时之间还离开不了。

  “不如少爷说个地方,等三天后我们处理完一应事情,定当来寻少爷。”朱志斌说道,李承志和冯元英也同样脸上有着些许歉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