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玄元宗的少宗主,你还能不能长点出息?就算不为玄元宗争口气,也就不能为你爹争口气么?真是……虎父犬子啊。

  “你……”孙霸道忍不住就要发作,但下一瞬间,孙霸道却是一愕。

  因为他发现张狂看向自己的眼神,瞬间变了,似乎……带着一丝蔑视?

  难道我老眼昏花了么?孙霸道简直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屋里的情景,张狂长了十张嘴也说不清,但他也懒得解释。只是被孙霸道说成废物,张狂就不高兴了。

  “孙堂主,你至今修炼已经两百余载了吧?”

  “是又如何?”孙霸道还没有回过神。

  “两百余载,才只是‘方寸境界’,还好意思说我是废物?哈,我现在修行还不到二十年,不说两百余载,只需要十年,我张狂就能甩你四五条街。”张狂斜眼瞥着孙霸道,不屑道:“俗话说,大江后浪推前浪,前浪被拍死在沙滩上。还有句话说‘宁欺白头翁莫欺少年穷’,这些可都是至理名言呐。”

  前浪?还要被拍死?

  讽刺我是白头翁?

  等孙霸道反应过来,直接就被气得脸红脖子粗,胸膛剧烈地一起一伏。

  见张狂张口还要再说什么,孙霸道再也忍不住,袖袍一拂,掀起一阵小型飓风,轻易就将张狂席卷了过来。

  “口出狂言,目无长辈,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且跟老夫回去,老夫到时候倒要看看,你小子要怎么拍死老夫的……”孙霸道拎着张狂的腰带,横提着张狂向门外大踏步走去。床上衣冠不整的美女,愣愣地瞪大眼睛,显然还没有从刚才一幕情景中回过神来。张狂这具身体修为低微,但到底是多年修行,长得人高马大,个头超过一米八。

  让不足一米七的孙霸道提在手上,看起来还真是一副十分怪异的景象。

  此时张狂身体被孙霸道裹了一层无形的禁制,体不能动,口不能言,唯独只剩一对眼珠还能转动。

  但他看向孙霸道的眼神,依然蕴含着毫不加掩饰的轻蔑:“老东西,等老子修为上来了,一巴掌扇死你!”

  吸!呼!孙霸道深呼吸了一口气,这才稍稍平缓了满腔的怒火。

  不过张狂到底还是玄元宗的少宗主,身份摆在那里,就算不看宗主的面子,也不能不顾及宗门的脸面。

  孙霸道提着张狂才走了几步,没到门口就将张狂放了下来,然后从储物戒中找出一件衣服让他穿上。

  等张狂穿好衣服,孙霸道左手一掐剑指,指向半空,口中道了声“凝”。

  只见云气在两人身前的半米高空迅速集结,短短几息间,就凭空生出了一团两米见方的云头,看起来极为凝实,洁白如玉。

  不过张狂对于这种凝气成云的手段,却是不屑一顾。

  在前世,只需要一个念头,张狂就能够瞬息百万里之外。此时见到孙霸道凝气成云,就像看到一个小儿舞剑那般感到好笑。

  “走!”孙霸道提起张狂跃上云头,念头一动,瞬息间就到了两里之外的高空上,然后迅速远去。

  玄元宗作为方圆十万里内唯一的玄级三等宗门,自然当仁不让地占据了这十万里内最钟灵秀明之地,凌云二十四峰。

  凌云二十四峰本来就是不可多得的灵山福地,又被玄元宗的开派祖师施以移山之法,按照天干地支的方位布置成蕴灵之地,使得地底自成灵脉,当真是夺天地之造化。

  这二十四峰只是泛指,认真算起来,大大小小的只怕有数百山峰,囊括了方圆千里。群山错落有致,如众星拱月般环绕着中间直达云霄的二十四座高峰。山间缭绕着白雾一般的天地元气,如根根白色飘带般环绕着群山,普通人只要吸上一口便能够身轻体泰。

  其间各种奇禽异兽,或是人间价值千金的奇花异草,并不乏见。不时又可见到一个个气宇轩昂的俊男美女踏着云气,又或者法宝在山间飞驰而过。还有一些历练的弟子,在山林间和妖兽斗智斗勇,血雨厮杀。

  孙霸道脚下踩着云头,带着张狂在数百米高空上风驰电竞。

  孙霸道的速度自然不是普通弟子能够媲美的,一息数里,及至身形闪过,数秒后才有轻微的雷鸣音爆传来。沿途的很多弟子不由驻足观望,等看清孙霸道身旁的张狂,则是纷纷露出了不屑和鄙夷,有几个还轻吐了一声“废柴”、“败家子”。

  数百米的高空,速度如风般闪过,如果照常理而言,其下的情景自然是看不清听不明的。

  只见孙霸道双袖在身前一拂,突然间两人身前就浮现了一面半米见方的水镜,将脚下数十里内发生的一幕幕情景,一一映照在水镜中,甚至就连那些弟子们说话声也清晰无碍地从水镜中传了出来。

  “看到了吧?听到了吧?”孙霸道指点着水镜中的宗门弟子们,谆谆教训张狂道:“你不努力修炼,就怪不得别人看不起你,骂你废物。这还是只在宗门里,如果要是在外面,人家看你不顺眼,打了也就打了,杀了也就杀了,没有强大的实力作为底气,你又能去何处说理……”

  孙霸道这一番说得可谓是语重心长,用心良苦。

  “一群蝼蚁!”张狂却只是翻了翻白眼,丝毫不作理会。这玄元宗看上去气象万千,大气澎湃,但是放在张狂的眼中,如巨人眼中的尘埃,说不屑一顾都是抬举玄元宗了。

  ~8看正f版章节M上《酷匠●网

  想当年,他一手打造的“乘风门”,势力囊括十数个大型位面,其中甚至还有一个地级二等位面。和乘风门比,玄元宗所在的红枫大陆,连提鞋都不配。

  玄元宗在张狂心中,便可想而知了。

  就好比一只蚂蚁对大象发出嘲笑,但是大象回去理会么?有这功夫,还不如多吃上一口草呢。张狂也是如此,与其浪费时间去生气,还不如花这些功夫来强大自己,等自己强大了,谁要是敢在面前叫嚣,还不是一巴掌一个,谁来就拍死谁的节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