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再活一世

  如同经历无穷无尽的漫长黑暗,张狂终于醒来了。

  下一刻,张狂发现自己赤裸着上身,坐在一张柔软的白色大床上,床角蜷缩着一个瑟瑟发抖的美女,云裳半露,清泪满面。

  他愣了愣,脑中两股记忆迅速交汇,像是一幕幕电影镜头闪过,很快张狂终于知道现在的状况。

  他引爆半位面后,半位面上一切全部烟消云散,自己的一缕魂灵被“世界之心”包裹,穿越到这个位面,夺舍重生。

  这具身体的倒霉前任也叫张狂,是红枫大陆南域地界的玄元宗,宗主张守静的儿子。

  作为修炼宗门的少宗主,张狂整日想的却不是如何振兴宗门,更不是醉心修炼,而是如何欺男霸女,如何玩弄女人,记忆里种种不堪入目的画面,直是让张狂大皱眉头。

  尤其让张狂所不能忍的是,作为堂堂玄元宗的少宗主,灵丹妙药挥之即来,各种精妙功法任他挑选,但他却弃之如敝履,只知道整天沉迷于酒色。空有一副好皮囊,却吃不得丝毫苦楚,打熬筋骨皮的奠基境界,修炼了十年还没有突破。

  “废物、懦弱,简直一无是处……”张狂抬头望着天花板慨然叹息:“没想到老子英雄一世,竟是落到了这个废材的身体里!”

  奠基之上,还有开辟、原粒、滴水、寸木、明火、微尘、金晶,等等境界。

  无论哪个位面,修炼者都是修炼“第二世界”。

  何谓第二世界?修炼界的共识,每个人都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世界,一开始或许微不足道,甚至不如灰尘,但随着修为提高,世界也会慢慢演化成破碎位面,乃至是半位面、小位面……

  修炼之途,无有止境。

  世界之心静静悬浮在脑海中,散发出阵阵无法言喻的玄奥,如水波层层荡漾,无时无刻不在涤荡着张狂的身心。

  每涤荡一次,张狂的身心就更加纯粹一分,修炼资质也不断随之提升。

  修炼资质对修炼者是至关重要的。

  打个比方,两个不同资质的修炼者,在拥有同等的修炼资源条件下。拥有好资质的修炼者修炼一天的效率,或许抵得上那个资质差的修炼者修炼一天半、三五天,甚至是半个月、一月的修炼效率。

  定了定心,张狂继续察看脑海的记忆碎片。

  他发现,这里只是一个玄级位面。

  位面分为天地玄黄四个等级,等级越高,就越稀少。好比这天级位面,在不尽其数的位面中,也仅只是发现两个而已。

  张狂之前的世界是一个地级位面,比这个位面高一个等级。

  别看只有一级之差,却是天差地别。从低级位面突破到高级位面,一万年也不见得能有一人成功。

  等着吧,等老子回去定要杀它个天翻地覆……

  I\最新Sy章G节f上)酷"f匠。网/*

  张狂丝毫无惧,就算没有世界之心,他也有足够的自信和底气,重新杀回前世的地级位面,更不用说现在还拥有“世界之心”。

  有世界之心不间断的涤荡,他早晚会拥有逆天的资质,前一世他被誉为前无古人的第一天才,那么这一世,他还要再加上一个“后无来者”的头衔。

  张狂相信,世界之心的作用,绝不仅只是提升修炼资质这么简单。

  “这小子不但是根废柴,竟然这这么……重口。”张狂继续浏览着脑海中的记忆碎片,发现前任还真是兴趣广泛,萝莉也就算了,可那个卖豆腐的大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记忆碎片中那个只怕有近五十岁的大妈,膀大腰圆,一张大饼脸,笑一笑甚至还能看到牙缝中还没有剔干净的绿菜叶子。

  张狂喉中翻涌着酸水,幸好最后发现,这些都只是前任的意淫,还没有付诸现实,否则他还真不知道有何面目再面对世人。

  但他依旧忍不住狠狠一拍大腿,骂了一句。

  墙角的美女本来还在瑟瑟发抖,惊恐不安地等着即将到来的蹂躏。但她奇怪地发现,二世祖才刚脱下上半身衣服,就开始一个人坐在那里发起了呆,再然后还手舞足蹈起来,嘴中骂骂咧咧的,简直像疯了似的。

  他不会是疯了吧?想到这里,美女心中不由更怕起来。她可是知道眼前这个二世祖的身份,要是眼前这个二世祖疯了,她简直难以想象到时候玄元宗会如何报复她,以及她的家人。

  砰!

  张狂还在对新得到的身体愤愤不满的时候,红木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强力踹开,门框崩裂脱落,碎成七八块碎木纷飞四散,有一块甚至擦着张狂的头皮飞了过去。

  碎木还没完全落地,踹门的人已经大踏步走了进来。

  一名头发半白的干瘦老者,双眉往后直插眉梢,两眼似电炯炯有神,令人不敢直视。

  “孙堂主?”张狂一愣。

  张狂从记忆中得知,眼前这人叫孙霸道,是玄元宗执法堂的堂主,宗主张守静一手提拔起来的。

  前任张狂最怕的几个人中,正好就有孙霸道的存在。在往日里,孙霸道对他尤其严厉,总是横挑鼻子竖挑眼,变着法来逼他修炼。

  孙霸道扫了一眼屋里的情景,脸色顿时沉下来。

  “好啊,好……”孙霸道凝视着张狂,气得冷笑不已:“老夫跟宗主才出去了一天不到,你小子竟然又下山来欺压民女。真是出息啊,玄元宗的脸面早晚就要被你给丢个一干二净。”

  被孙霸道两眼一瞪,张狂下意识就是一个哆嗦,心底生出一阵惧意。

  老子怕他干什么?一个微尘境界的老东西而已,要在前世,这种级别的小虫子,老子甚至连捏都懒得去捏死。

  张狂心中恼怒,暗恨自己身体的前任不争气,瞬间就将对孙霸道生出的惧意给驱散得一干二净。

  孙霸道眼神何等尖锐,张狂身体任何一丝微弱变化,都逃不过他的明察秋毫。发现张狂一个玄元宗的堂堂少宗主竟是吓得打哆嗦,心头不由怒意更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5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