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霸道见张狂一副爱搭不理的神情,丝毫没有受教的样子,不由长叹了一口气:“真是不可教化,想想宗主,再看看你自己。唉,冥顽不灵,骄奢淫逸,不知上进,要不是看在你爹的面子上,就你这种不知好歹的东西,早就被人给打死了……”

  张狂本来不带理会,但孙霸道却是越说越起劲。

  “我是我,他是他,哪怕他张守静就是一个挑粪夫,老子照样可以活得潇潇洒洒。”张狂对孙霸道的说教不屑一顾。

  张狂自有他的傲气,上一世他威名赫赫,威镇寰宇,又靠过谁来?

  孙霸道额头青筋暴跳,强忍着才没有一巴掌抽过去:“目无尊长,你……你竟然敢直呼你爹的名字,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伦理纲常……”

  张狂虽然占据了这具身体,也吸收了记忆碎片,但看待这具身体的父亲,也不过就如同是看待一个熟悉的陌生人。因此说出这番没有长幼尊卑的话来,也就不足为稀奇。

  “我说你到底能不能清净一会儿呢?”孙霸道老太婆似的喋喋不休,直是教张狂觉得聒噪:“人老了就应该多静心养气,这样才能活得长久。你看看你这暴脾气,早晚非得被自己气炸了肺不可。”

  孙霸道直是被气得发笑:“哈,你这反倒还教育起我来了?老夫活了一辈子,倒是头一回长了见识了。”

  张狂冷笑一声,语气嚣张:“能被我教育几句,是你莫大的福分了。”

  “好好好。”孙霸道气得嘴唇发抖,没再说话,只是脸色阴沉沉的,几乎要凝出水来。

  脚下的云头愈发迅速,直在空中拖出一串滚滚雷鸣音爆,就仿若孙霸道心中的雷霆之怒。

  数百里路途一晃而过,不多时孙霸道就带着张狂落向了二十四峰的其中一座。

  山峰笔直犹如刀削斧劈,四周皆是悬崖峭壁,唯独一条不足一米宽的山道盘绕而上,顶上则是一座连着一座的森严大殿,正前方是一块数千平米的青石广场。

  广场上的弟子们大都是黑衣黑袍,神情冷峻,看人的目光就像打量牲畜一般,冷漠得让人心底泛寒。

  这就是执法堂所在的执法峰,宗门中凡是犯了错的弟子们,甭管是杂役弟子、外门弟子,又或是内门弟子、核心弟子,都要到这里来领受刑罚。

  孙霸道跳下云头,落在广场上,马上就有四五个黑衣执法弟子神情恭敬的快步迎了过来。

  “见过堂主。”弟子们纷纷躬身行礼。

  孙霸道一拂袖袍,丝毫不加理会,带着张狂就大踏步向前走去。张狂也知道自己凭借这具废柴身体,不可能逃走,施施然地跟在后面。

  “孙堂主这是吃了火药了?怎么这么冲?”

  “唉,这几天还是小心点吧,免得到时候触着孙堂主的霉头,少不了就要脱了一层皮。”

  “刚才旁边那人好像是少宗主吧?不知道又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竟然让孙堂主生了这么大的怒火……”

  执法弟子们被孙霸道的怒火冲冲吓了一跳,只等孙霸道的身影消失了老半天之后,这才开始心有余悸的低声议论起来。

  最3g新章F节上酷匠◇`网$x

  张狂跟在孙霸道身后,一路而行,直到广场之后的第三座大殿,才终于止住了脚步。

  前任张狂自出生就生活在这玄元宗,此时张狂吸收了身体前任的记忆,对于玄元宗的一花一草,自然也是熟悉到了极点。

  眼前这座大殿,就是执法堂的第三刑殿,这里所关押的,都是原粒境界的犯错弟子。而张狂此时才仅仅奠基层次,其上还有开辟境界,再之后才到原粒境界。

  按说以张狂此时的修为,应该是被关押到第一刑殿,那里才是奠基及其之下境界的弟子去的地方,但是孙霸道此时却跨了两个大境界,将张狂直接带到第三刑殿,足可见他心头的怒火之盛。

  此刻尚是午时三刻,天空艳阳高照,可从第三刑殿中却透出一股莫名的阴冷。巨大的铁皮红木大门洞开着,如一只张着血盆大口,待人而噬的巨大凶兽。

  殿堂虽大,但其内却并无雕廊画栋,假山流水,甚至就连普通的花草都鲜少见到。取而代之的各式各样的刑具,直让人看得心惊肉跳。执法弟子们极少交谈,神情冷峻,使得殿内更添死寂。

  途中也碰到了几个同是被带入刑殿受罚的犯错弟子,脸上的神情如丧考妣。

  不过张狂却是丝毫不见紧张,悠哉乐哉地跟在孙霸道后面。在经过木架上的刑具时,他还饶有兴致的抽出一根带着尖锐倒刺的皮鞭,拿在手中“刷刷”地舞了几个鞭花。

  一旁巡逻的执法弟子看得嘴角直抽搐,但又什么都不敢说出来,只能将头撇向一边,装作一副没有看见的样子。

  孙霸道冷哼一声,也懒得去管,领着他七拐八绕,最终进入了地下一层禁闭处。

  放眼望去,只见这里都是一间连一间的石室,这些石室呈圆形分布,将中间围成一个约莫五百平米左右的圆形广场。广场边沿,每隔十米就点着一盏油灯,显得阴暗而森冷。

  “老夫也懒得与你小子废话,你就在这里慢慢悔悟吧。什么时候知错了,就什么时候放你出来,至于宗主那里,自有老夫去说,也不用指望有人来救你出去。”孙霸道将张狂关进一间石室,隔着铁栅栏,对监舍里面的张狂冷笑道:“当然,如果你小子真有能耐,也可以打败禁闭处的守卫者,强行出来。不过就凭你那三脚猫的把式,老夫看你只怕获得挑战守卫者的资格,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是么?听着孙霸道斩钉截铁的语气,张狂心下也是冷笑。

  如果连这个小小的禁闭处都出不去,老子还指望去当什么“后无来者的第一天才”。

  等孙霸道“踏踏”的脚步声远去,张狂这才转身打量石室内的情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