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呀呸的小儿,老爷子我一直与你玩闹,你可知否?没动真招知不知?”张烈算是真的气坏了,姜子良到现在是一点理他意思没有,世界上最气人的不是别的,是你在别人心目中一点存在感都没有,才最可恨。

  姜子良修复的速度还是很快的不一会就修复了紫色受伤的机体组织,脸色也渐渐变的红润了许多,美丽的肤色可以说就是那种白里透红,而现在的紫色就是这个样。

  “你先休息一下,运行心法调节身体。”姜子良淡淡的说道,虽然对面是个美女,但是很明显牵扯了又会有乱子出现,而且喜儿表面大度,其实对于别人分享自己的爱情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

  对于姜子良的样子,紫色有些气愤,“什么啊,把我当什么,救了我还对我这么冷淡。”

  但是姜子良此时也是无暇顾及紫色,既然都已经治好了,也就没什么顾虑了。奇怪的是那个汉子怎么拿了武器反而不攻击了呢?

  张烈拿了武器倒是老实了许多,一直默默念咒,也不做什么攻击。

  姜子良看到这种情况也是奇怪的很,想了想还是捡起一颗石头子,冲着张烈扔了过去没想到石子以极快的速度飞了回来,险些就击打到了姜子良。

  看到这种现象,姜子良也是有些沉思,对于这种功法也是很不理解,转头问了下紫色。

  Y@看y正Q版章节Y上C酷匠-网_J

  “你知道他这是什么功法。”

  紫色明显还是有些犹豫,她的确是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功法,这么神奇。竟让可以将力量与速度放大。这件功法是她不知道,如果她知道了,那么她该不该告诉姜子良呢?他可是义父的死敌。让她背叛原点虎,这种事情她是万万做不出来了的。

  姜子良也看出了紫色脸上的犹豫,也就不再抱什么希望了,忽然脑袋里想起了一个宽厚的中音“子良,不论什么样的困难,对于你来说,都是一种历练。”

  “师傅,是你吗?喂…..告诉清楚些啊”姜子良不断地用神识对那个声音发问。

  问了好久,姜子牙依旧没有回复他的问题。

  “这个老头又尼玛的走了,哼,下回贡品连带虫子的苹果都没了。”姜子良心里腹黑的想着。

  “为师,是那种抛弃弟子的人吗?我怎么会有你这么小气的徒弟啊!”姜子牙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听到姜子牙的声音,姜子良心里这个激动啊,那个张烈实力可以说和自己差不多,如果贸贸然的去攻击他,估计会死的很惨。

  “那个什么,师傅,我也知道你不是那种小气人,你快点传授破他功力之法。”姜子良也是有些急躁问着。

  “什么东西都得靠自己去悟,悟就是修炼必备的突破口,我告诉了你,你依然什么修为都没有,依然没有领悟,实力也就永远都是这个水平。好了,我该说都已经说完了,记得给师傅挑点好的水果,呸!什么水果,宁海全聚德的烤鸭来两只,还有东厢街福缘阁的烧猪一只……”

  姜子牙可以说了一堆名吃,可以说,几乎这些都是价值不菲的,这些给姜子良说的那个汗颜啊,这尼玛得花都少钱啊,不过自己还真得买。

  “悟。”姜子良记下了姜子牙说的话,盘膝坐在了地上,仔细的品味什么是悟,什么又是明悟。

  紫色看着姜子良静静的坐在地上,也是不懂他到底要闹那样,时间一分一秒的就这么过着。张烈和姜子良两人发生了微妙的相对平静,没有任何争斗,一个在不断念着心法,一个盘膝而坐。

  突然还是张烈停下动作,笑道“小子,你以为我是以防守见长的吗?那是因为我需要时间,需要一个一击就能杀掉你的办法。”

  对于张烈的话,姜子良也没有任何理会,他现在还是闭着眼睛体会那一丝丝悟,他感觉他好像快要抓住了,就差那么一点就能抓住那丝明悟了。

  “小子,让我结束你的一切,你很强,但是注定要败给我。哈哈!”张烈现在笑的很嚣张,虽然现在的他很嚣张但是不代表他的速度会很慢,领着那把巨剑丝毫没有手软的样子,快速的冲到了姜子良面前劈下。

  “哐当。”紫色也算是奋力一击抵挡了下黑色巨剑的攻击。

  看见自己的攻击再一次被打断,张烈对待紫色可以说是非常的愤怒“你找死!”巨剑转变了攻击,向紫色砍了过来。

  紫色闭上了双眼,眼角也流出了泪,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了自己的爷爷,还是为了那个到现在连眼睛都不肯睁的姜子良。

  她以为她自己是死定了,没想到……….“你是个小傻妞吗?这个疯子的攻击你也敢硬拦?”此时的姜子良一只手托着朝着紫色劈过来的巨剑。

  “你不也是,你才最傻。”紫色看着巨剑把姜子良的手掌流下来的血液,也是非常的心疼,那种感觉甚至比自己流血都要疼上许多。

  “你们两个还有心思谈情说爱?”张烈冷冷一笑,巨剑的重量,还是速度都加大了许多。

  姜子良也是感受了力量的加大,另一只手顺手揽过紫色的细腰,跳向了别的地方。

  被姜子良揽过了腰,紫色俏脸都红了,长这么大,除了自己小时候让自己爷爷抱过自己,还没有任何一个男性碰过自己,紫色的心都在碰碰的直跳。

  其实要说姜子良对紫色没有感觉那是假的,每一个男人对待美女都可说喜欢看的,但是要说一下子就爱上那倒不现实,但是这个小妞如此为了自己,自己要是辜负了她可就有点不是人了,而现在还揽着人家姑娘的腰。

  “那个,我叫姜子良,你叫什么。”姜子良用哪种略感颓废的小眼神问着紫色。

  “我叫…..你能先放下我?,还有什么东西顶着我啊……”紫色也是有些难受。

  “姜子良对此也是颇为的尴尬,紧忙的放下了紫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