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姜子良的话,小兰还是一副不管不顾的样子,自己哭自己的。

  远处的,金色看完就感觉很愤慨了,有那么好看的妹纸,你还嫌不够,又来调xi别人,还给弄哭了!也就是我现在实力不够,要不我就揍死你丫的。

  /!酷f匠网)D唯;8一◎‘正‘{版,、其他}Z都是,Z盗!版¤!

  “看来,这个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人了,一会杀掉她也不会有什么压力。”紫色安慰着她自己说道,刚才她也看到姜子良的样子,的确很帅气,很阳光,心里也是有些微微有些颤动了。

  不断地告诉自己他是自己的敌人,算是平静了自己的内心。

  ……….

  看着小兰的样子,无奈的做了个决定。“小兰来抱抱。”自己说完都有些后悔,毕竟喜欢上一个女人就意味着自己要欠下情债。而自己却不会辜负任何一个爱他的女孩。

  姜子良刚说完,小兰立马破涕为笑,一副奸计得逞样子。冲过来紧紧地抱住了姜子良。

  “子良哥哥,我也知道,你现在不能接受到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特别的喜欢你,从第一眼看见就喜欢,又看到你威武霸气的样子,我也很喜欢。所以,我决定总有一天你会真的想要接受我的。”小兰的眼神里充满了坚决,身形瞬间移动了下,几乎连姜子良都没有抓住她的移动轨迹,就离开了姜子良的怀抱。

  又变成了活力四射的小兰,与朋友说说笑笑的小兰,目光仅有一点不舍,就走进了校园。

  看着小兰的背影,姜子良也是心里很复杂,小兰的身份明显会不简单,以他现在的实力,估计也不行。

  碎念了句“小兰你到底是谁?你真的不是有意接触我吗?”

  晃了下脑袋不去想那些问题,朝着王家药店走去。

  机智的他怎么能不知道有人跟踪他“出来吧,跟踪我这么久,很累吧。”

  胡茬大汉用手蹭了下自己的大胡茬,“行啊,小子警惕性ting高,要不是圣天兄让我必须杀掉你,就以你的资质,经过我的指导超过我都是必然的,我老张没别的爱好就是惜才。”张烈爽朗的笑着。

  看着自以为是的张烈,姜子良没有过的理会,淡淡的笑了笑“那这两个是谁?”

  “小子,你的笑容是什么意思?你不知道你笑完,我感觉你更欠揍吗?”金色冲着姜子良大呼小叫着。

  “我这个人不太喜欢过多的笑,我笑的时候一般是为了我的女人,还有是该死的人。”姜子良淡淡的说着一脚踢飞了金色。

  姜子良的速度非常快,可以说一点轨迹都难以查询的到。

  虽然黄阳后期修炼者防御力方面也很好,毕竟是练天地灵气转化自身,身体强硬程度自然是很高,但是姜子良却是一脚正中他的修炼法门,可以说他这一脚就踢废了他的修为。

  “没想到你下手这么狠!”张烈看着如同废人一般的金色,虽然有些震惊,但是这么多年来拼杀倒也让他镇静不少,看待敌人也多了一份警惕。

  “我对待自己的敌人从来手下不留情面,他们都必须死。”姜子良依旧非常淡漠。

  刚来宁海的时候自己也是非常想宁静的,可耐造化弄人,自己就不是一个应该安于现状的人,势必要做出一些事情来。

  “那既然这样….”张烈在黑帮里面带了这么久,什么江湖道义,那些只是冠冕堂皇的说辞罢了,能将敌人至于死地才是真的;张烈一掌就向姜子良拍来。

  经过了上次的教训,算是对待偷袭,有了一个新的对待。

  一把挡住了张烈的偷袭,可是手中手里剑飞动了起来,直接飞向了姜子良。

  紫色看到这种情况下意识的阻断了张烈的攻击,手里剑被打落了没有扎向姜子良。

  “紫色,你干什么!你要造反吗?”张烈对此也是很生气,没想到刚才差点就可以杀掉姜子良的好机会就这么被错过了。

  “对不起,对不起。”紫色心里也是很纠结,也不知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张烈眼神也阴冷了不少,看待紫色眼神也是不一样了,佯装的说道“没事,紫色你先到我身边来。”

  紫色也是被自己突如其来的动作弄的很纠结,此时烈哥肯原谅她,她自然很开心,也就没有什么防范的走了过去。

  “别走过去。”姜子良淡淡的劝阻了下,但是确是没有动弹。

  “你知不知道,你要死了?”张烈阴冷的说着。

  “啊,什么?”紫色也被这话弄的有些迷茫,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但是阻挡张烈的攻击时,却是已经晚了。

  “噗。”紫色被一掌拍中吐了一口血,一下子倒了过去。

  姜子良也是看到了这一幕,对于这个陌生的女孩子也是有不少的好感,提不上喜欢,但是女孩肯这么为自己,自己自然不该那么可恶的对她。

  “我这是要死了吗?可是我爷爷怎么办,我的大仇还没报,我不想死……..”紫色意识渐渐地模糊了起来。

  突然自己眼前模糊的出现一个影子,那张脸很帅气,体格是那种坚毅型男,但是却与肌肉男不同。

  “小丫头,你那里那么容易死?”姜子良扣住了紫色手腕修复了下她有些受伤的组织。

  看到姜子良为紫色治伤,更加确定了紫色是个小内奸,趁着这个机会,张烈准备再给姜子良一掌。

  随手挡住了张烈的攻击,也不愿意去管他。其实他刚才也是想试试紫色是不是真的想帮他,但是没想到还真是,虽然有些搞不明白,但是他姜子良也不是个无情无义之人。

  对于姜子良这随手的阻挡,这可是彻彻底底的打脸啊,随手就能挡住我的攻击?看来你不属于世俗人范围的,那么我使用修炼秘法消灭你,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张烈立马从神识里取出一把冒着黑光的巨剑“老朋友,我们得多久没见了,你都生锈了吧。”

  姜子良此时也是无暇顾及张烈,依旧很悠闲的修复着紫色的伤口。其实他刚才就看出了张烈的修为了。玄阳中期修炼者,修炼的心法在刚才过招的时候就知道不是那种上等心法,他能一直仗着自己修为,估计他的外家修炼也是有,只不过能够到黄矛初期都是多说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