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烈算是彻底被他们两个打败了,你们两个是打架来了,还是来谈情说爱来了?你们的敌人在这里,在这里!

  姜子良也才意识到现在不该是谈情说爱的时候,什么男士魅力,还是什么勾人眼神,小爷暂且收一收好了。妹纸有的是时间泡,要不该让别人等急了。

  立马姜子良换上一副很愤怒的表情,但是要说愤怒,倒不如说,他此时表情更像是表演,生气没看出来,搞笑倒是看出来了。没办法了,“我不适合做恶人。”

  “我跟你,拼了……”张烈说实话现在说的也是有气不足,续了那么多力量与修为在这把剑上,而姜子良不是随便挡住,还是躲,都轻易躲了过去,前两次那是多大的自信啊,第三次就没什么拼的力气了,反正他也是会躲的。

  姜子良呢,站着一动不动的看着,攻击过来了的步伐,想着他的破解之法。

  “这个步伐……怎么那么像…”姜子良心思有了一丝明悟。

  紫色看着姜子良一动不动也是有些着急,但是如果现在去打扰他,那必然会扰乱姜子良的修炼,这是对修炼者极为不好的。咬了咬牙,还是决定相信他……

  “我想起来了。”说完,姜子良身形一闪,躲开了张烈的攻击。

  看吧,躲开了,又躲开了。“小子,你不要以为总是躲我的招,就会消耗我的体力,我的体力绝对会比你强,你躲的累了,我也不会累,但是我要是长期没有回去,你家的那两个漂亮小姑娘可就….嘿嘿…..”张烈说完还贱笑了一下。

  听了这句,倒也没那么多火气,现在的他看着张烈,就如同看着一个快死了人一样,没有任何感情,更多的就只有漠视。

  “是吗?”姜子良淡漠的笑了笑,跑了一个和张烈类似的步伐,而且速度更加快,迅速的冲到了张烈的面前,还没等巨剑挥动,一把抓出了他的心脏。

  “澎”张烈的尸体倒了下去,他到死也没有明白为什么他的步伐,会被人看穿。

  看着张烈的尸体,姜子良没有丝毫的情感,倒是让他想起了一些往事。

  ………

  “小子良,快点跟上啊。”廖公身法快速闪了很远,一个八岁大的孩子根本就跟不上。

  “师傅,你慢点,子良跟不上了嘛”子良红红着眼睛表示不干了,想要跟廖公撒娇

  “子良,你注意看师傅的身形哦,我怎么跳,怎么跑都要记住了。跳对了,跑好了,师傅今天晚上上山抓一只小兔子给你好不好。”廖公笑呵呵的说道。

  “好的,师傅。”姜子良两只小眼睛紧紧地盯着廖公的身形。

  可以说小姜子良是非常聪慧的,不一会就将师傅的身形,就记得牢牢的了,后来可以说轻易地就追上了师傅,那天与师傅用这种身法玩了很久,什么捉迷藏啊,找师傅啊……等等。

  那天廖公也履行了自己的诺言,上山抓了一只母兔子和一只小兔子。

  “师傅,这个身法好快啊,叫什么名字啊?”小姜子良mo着兔子问道。

  一把抱起了,小子良说道“子良要记住,这个叫四象神速大法。使我们道家一种速度型功法。”

  小孩子对于这些倒不是很关心“师傅,你为什么要带回两只兔子啊,子良只想要一只小兔子啊。”

  “子良啊,一个小兔子离开他的父母,孤不孤单,没用几天小兔子就为了妈妈心情不好,郁郁寡欢的,但是把他的母亲也带来,你看它是不是还是很开心啊。”

  “是啊,师傅,但是我的父母呢?怎么不来找我。”听了廖公的话,小子良心里也是酸酸的,就没有忍着哭了出来。

  “这个……子良不哭,子良不是有师傅吗?师傅永远都不会离开小子良的。”

  听了廖公的话,算是暂停了哭声“嗯,子良还有师傅。”子良说完还调皮的抓了下师傅的胡子。

  “你可真调皮…….”

  …………

  “老头子,你还好吗?”姜子良怀念的看着远方。心里有些微微酸痛,常年离家,对家的渴望也是很强的。

  想了很久,也想了很多,坚定了一个目的,“我一定要变强!起码我回道观的时候,带去的是一种荣誉。”

  看着姜子良一脸一会怀念的神伤,一会又坚定的样子。紫色似乎有些理解。

  “子良你可以的,起码我是相信的。”紫色温柔的说道。

  看着这个也是肯为自己牺牲一切的女子,他自己也不明白到底哪里能吸引这些佳人的青睐,他只是知道从今往后,又一个女孩子,他要用生命这种东西来保护了,也许他能放弃很多,也许他也可以一辈子都甘心平凡。但是那些倾世的红粉佳人,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这就是他。姜子良。

  一把搂过紫色的细腰。没什么言语,只想要这么轻轻地抱着,这一刻的宁静安详是非常的幸福的。

  紫色被姜子良抱着心里也是开心的,虽然到现在她也不明白是不是真的爱上了姜子良,但是她就是喜欢这种被拥抱的感觉,这种被关心的感觉,也舍不得,放不下这种情感。可是一想到自己的义父……

  “子良,不要这样,我们不可以。”虽然子良宽广的臂膀很舒服,但是还得狠下心来推开他。

  紫色的离开,让姜子良有种空空的感觉“果然还是不行?”

  他有些神伤,他还是太自信自己了,也不是每一个漂亮的女人都应该喜欢上自己。

  “是啊,不行呢。我对你是很心动,但是我们不行,也不可以。”紫色此时心里就像被刀子扎一样疼。

  “你喜欢我,又为什么不可以?”姜子良柔情的问着,把着紫色肩膀想知道答案。

  看着子良的样子,心里更加难受了,但是还得咬咬牙说出一个自己都不能说通的话“你有喜欢的人吧?而且不止一个,你这么滥情,我不能容忍别人和我分享爱情。”紫色咬着银牙目光灼灼的说着。

  这句话说完,姜子良心凉了半截,是啊,没错自己的确不能要求,别的女生也来掺和进来,自己喜欢又怎么样,别人又怎么喜欢这种生活。姜子良落寞的放下了放在紫色肩膀的手臂。

  有些难过的,朝着药店方向走去。

  看着姜子良萧瑟的背影,紫色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看F正T《版,B章L)节上u酷6匠d网T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