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小蛇的体温逐渐从热变凉,这明显是有效果的,我心里也觉得十分欣喜,当下又将另一手也划破,加速了血液流向小蛇患处的速度。

  一开始倒还没有什么,但这般输血竟然像是个无底洞一般,我流出的血足足够五行僵尸平时两天的量那么多了,但那个所谓的血胆却依旧没有完全凝形。我觉得有些眩晕,乏力的很,眼皮都沉重起来,但还是强忍着坚持着。

  依水也看出我的疲态来了,小手紧紧地抓在我的一只手上,一脸担忧地看着我,但却是紧紧地抿着双唇,那意味很明显——虽然它很心态我,但这些血还不够,它不想半途而废。

  小蛇对我情深义重,为了它我付出些什么,是毫无怨言的。因此虽然疲累至极,但我还是强撑着,紧紧地盯着那个没有凝形的血胆看着,似乎生命也在靠着一种本能在维持一般。

  某一刻,我终于觉得自己再也支撑不下去了,脑海之中似乎响起了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随着这声音响起,我感觉自己的生命之火也正在渐渐地熄灭着。这个时候,依水一把将我的两只手拽起,双手紧紧地捏住了滴血的伤口,以便将血治住。在那个当空,我扭头看了一眼,小蛇患处的蛇胆依旧没有凝形,一个鸡蛋般大小,由红绿两色组成的液体团缓缓地流转交汇着,看上去像一枚浆果。

  我使出了最后的一丝力气挣脱了依水的手,用微弱的声音对它说:“别停,不然前功尽弃了。”

  依水的脸上早已泪如磅砣了,它说:“黑叔叔我错了,不该这样的,我的感觉可能错了,你不能有事啊,现在就停下吧……”它的话絮絮叨叨的,真切的情意让我心里又温暖又疼痛。

  我还想再次挣脱依水的手,谁知就在我感觉呼吸即将停止的时候,身体却是突然间一震,一股感觉很精纯气息陡然如大旱逢甘霖一般地洒落在了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这种气息的出现很突然,但让我觉得舒爽,周身各处,似乎每一个毛孔都在贪婪地畅饮着这股清泉般的气息,我的脑子也复又变得清晰起来,低头看去,这才发现滴血的指尖竟然缭绕着一丝淡淡的紫雾,与之前在魂天魄地、以及火灵扇子上流转的那些紫雾一模一样。

  于是,小蛇的血胆里原本只有红绿两色,随着这紫雾的加入也就变得更回炫美了起来。而且,它流转的速度也陡然快了起来,不多会儿,我和依水便欣喜地看到“桨果”般的血胆逐渐凝形,上面红、绿、紫三色的纹路仿若天成一般,煞是美艳。而这般凝形一开始,一直不曾有动静的小蛇突然娇吟了一声。

  这个声音在我听来简直有如天籁一般,我知道,小蛇的问题正在得到好转,而奇怪的是,我流了那么多的血,原本都以为要死了,而此时竟然也渐渐地有了一种耳聪目明的感觉。

  我和依水都抑制不住地欣喜起来,我不明白这紫雾是怎么出现的,之前我觉得它就是那个壁画中的女子,因此脑海中就又一次浮现出了她的身影来。这一想不要紧,我的额头处突然感到了一下刺痛,随即,眼前的景象也是攸忽一变,我又一次穿越了一般,来到了另一处地方,我错愕地立身环顾,心下顿时又惊又喜——我再一次来到了道域之内。

  第二次全须全尾地进入了道域,里面的景象没有多大的变化,但那种苍凉而孤独的感觉却已经没有了。还有一点与第一次进入的时候不一样,那就是在那片空旷无边旷野上空,飘浮着丝丝缕缕的紫色雾气。

  看到这个景象,我突然觉得特别的不淡定,猜不出来这种紫雾出现在我的道域里到底是幸还是不幸。我有一种感觉,这紫雾从魂天魄地出现,又到火灵扇子进而我的道域,似乎是一种很牛波依的能量,我开始怀疑自己之所以没有因为质疑了火灵决而发生反噬,正是这种紫雾造成的。

  紫雾流动着,我伸手想去触摸的时候,哪怕只是一点点轻微的掌风,也会让它四散开去,我身体的任何部位并不能碰到它,我尝试着用口鼻使劲儿地嗅吸,应该是有紫雾进入到了我的肺腑的,但它没有什么味道,我也感觉不到身体吸入以后会有什么特殊变化。

  /E看。#正5p版章L节b上FG酷a…匠网

  我的注意力就这样被紫雾吸引了很久,反而忘却了自己进入了不知道怎么进来的道域里,直到从紫雾身上发现不了什么特殊之处,这才把道域这茬想起来。也是在此时,我才发现自己的身体不知何时早已经浮于空中了,大地在我的脚下,我俯身看去,整个道域就是一片黄色的沙漠,浩瀚的无与伦比,而我自己,却有一种立身于星辰之上的感觉,身子轻的连自己都微不可察,那种感觉玄而又玄。

  驭风飞翔,一直是许多人的梦想,小时候每每看到电视里那些檐走壁的侠客,我都会忍不住地幻想自己有一天也能够飞起来。然而这个幸福的体验来的却是如此突然,我怀着欣喜想着,不知道从道域出去后,我能不能也像现在这样浮于空中。

  我张开双臂,把自己幻想成了一个鸟人,做了一个飞翔的姿势,虽然并没有什么卵用,我没有自由地翱翔起来,仍旧是那么不自主要飘浮着,更像是一个风筝。我为此有些颓然,但心里一动,随即决定用追风决试试。

  当我手掐二指,念了一句追风决之后,我的身体果然动了!当二指前指的一瞬间,我的身体攸忽一下就向着前方飞快过掠去,由于惯性太大,我的身体都被这种前飞的力量拉的仰了一下,使了一番劲儿才算调整过来。

  有此发现,我心中的欣喜已经不足以用语言来表述了。前飞了一阵之后停下,我又回想了一下刚才施展追风决时情景,感觉自己在这里念道决的时候,那种心里的体验跟在现实世界里面有着非常大的区别。

  那种感觉我也说不上来怎么表达,特别是在请道尊言出口的时候,那一瞬间似乎让我浑身都充满了力量,五官灵识在那会儿没有一丝一毫的干扰。

  那会儿我还不知道,这种状态叫做“心向道统”,我傻乎乎的,连自己的道统初成这样的大好事都浑然不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