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符?怎么贴?”我第一次听到贴符这个词,于是出言问老叫花子。

  老叫花子把刚才用我的血画出的那一沓道符递到了我手中,说:“你守在她身边,一旦看见女鬼出来,就把这十道符一一贴到你二姐的身上,按我给你排好的顺序,你从头到脚地贴下去。记着,速度一定要快!”

  我点了点头,表示记下了,但是心里却紧张的要命。

  老叫花子说完,转身拿过了一截红色的绳子,准备往我二姐身上缠去的时候,却好像犹豫了一下,又转过头嘱咐我:“一定记着,切切不能分心,不管你一会儿看到了什么!”

  我又一次点头,不耐烦地说了句“知道了”,心里却想:老叫花子今天怎么变的这么婆婆妈妈的。

  很快我就知道了,老叫花子嘱咐我这一句是多么的必要。

  老叫花子嘱咐完我之后,便一脸郑重地把那根红绳缠到了我二姐身上。他的那种缠法很特别,每缠一圈,都会打一个有点儿类似于中国结那样的绳结出来,当第七个结打完以后,那条红绳也刚好用完,只垂下来很短的一截,老叫花子又拿过那块冥锭银子,系在了绳头上,自好垂在我二姐小腹上。

  做这些事的情时候,二姐的身体一直在不断地颤抖着,像是极为害怕的样子,眼里写满了恐惧。

  我知道,那是女鬼贾素苗的颤栗。

  系好了红绳,老叫花子又转头拿过了墨斗,却把那碗公鸡的血倒了进去,之后让我拉着墨线的一头,他拿着墨斗围着我二姐打了一圈红色的线。

  做完了这一切,老叫花子拿过毛巾擦干净手上的鸡血,对我说:“你站在这圈红线外面,一会儿只要有东西出来,你立即进到线里面去开始贴符,贴完之后就立即出来。我再交待一遍,不可分心,速度要快!”

  我“哦”了一声,按照老叫花子的要求站在了红线外面,手里拿着黄符严阵以待。

  酷0M匠网唯一u正m版N,}其{a他都是N盗版6“

  这时老叫花子说了一声“开始”,便站在原地捏着二指决,念了一段经文。

  在他念经文的过程,我一直紧紧地盯着二姐看。她的身体随着老叫花子念经的声音一阵一阵地颤抖着,脸色苍白,紧紧地咬着牙关,像是忍的极为辛苦。

  虽然我知道此时的二姐是被鬼上了身的,但是那表情却是真真切切,看着她的样子,我心里也是隐隐作痛。

  老叫花子一段经文念罢,突然将二指决向着我二姐一指,大喝一声:“此时不出,还待何时!无量寿佛!”

  老叫花子的声音极大,当“无量寿佛”四个字出口的那一瞬,二姐突然“哇”的大叫了一声,声音凄厉无比,身体也猛地一下就弹跳了起来。

  这时,那一块冥锭银子突然闪起了耀眼的银芒,银芒一闪,我二姐跳起的身体便很快地落了下来,又定定地站在了原地。冥锭银子的光芒同时黯去,整个过程,看上去好像是二姐的身体被那冥锭银子定住了一样。

  就在这时,老叫花子又喊了一声:“准备了!”

  我知道,这是说给我听的,我顿时身体紧张了一下,屏住呼吸,随时准备跳进红线去贴符。

  我刚刚做好准备,就见二姐的身体再次剧烈地抖动了起来,缠在她身上的红绳明显地往她身体里收紧了一些,紧接着,从最下方的一处绳结开始,那条红绳一圈一圈地往里收着,像是要勒进我二姐的身体里面去一样。

  二姐此时也是一声凄似一声地叫喊着,随着那红色绳结不断地向里面收缩,我便看到二姐的头顶之上,正有另一个披散着黑女的女人身一寸寸地往上升着,先露出了头,接着是肩膀、胸,就像是……挤牙膏一样。

  看着这么诡异的场景,我顿时就被惊呆了。

  我不是被二姐的身体里出来另外一个女人惊呆的,而是被那个女人,不,确切地说是女鬼——惊呆的,因为,她身无寸缕,而且,美的不可方物。

  你能想象贵妃出浴是什么场景吗?一个女子,不着寸缕的女子,一点点地从水中出来,春光四射的那种场景?

  我文笔太烂,只能举这样的例子来形容我当时看到的那一幕。那个女鬼披散着一头黑发,脸被遮挡着一些,但是却能看得出她五官很是清秀,黛眉杏目、翘鼻薄唇,脸形瘦削,下巴圆润。再往下看,柔弱的香肩、突起的锁骨……光洁的身子像是白玉雕就、笔直的双腿好似凝露的钟乳,浑身各处,无不诠释着美丽的真谛。

  那是我生平第一次见到成熟的女人的身体。我不知道别人在这方面是多久有感觉的,但我清楚地记着,那天绝对是我性启蒙的第一天。

  我有些傻眼,有些痴醉,或许还应该有些吟荡,总之我就那么看着她愣住了,完全忘记了老叫花子不可分心、速度要快的嘱咐。

  好在我醉了傻了,老叫花子却是清醒的。就在我愣怔的时候,老叫花子突然大喝了一声:“快!贴符!”

  这一嗓子立即把我拉回到了现实中来,我这才想起贴符的事情来,立即跳入了老叫花子画好的红线里面,手忙脚乱地拿着符往我二姐的身上贴去。

  好在,我虽然行动上有些慌乱,但是那么符并没有贴错,完全都是按照老叫花子放好的先后顺序贴下去的。不然如果贴错的话,恐怕二姐就要遭殃了。

  因为那天发生的事情远远出乎了老叫花子的意料,稍微有一点儿闪失,就有可能让他失败,而失败的结果,就将是我二姐的饮恨。

  至今想起那天的事情来,我还心有余悸。这件事我也从来没有跟二姐提起过,因此她至今也不知道自己曾经离死亡那么近过。

  一切都怨那个叫贾素苗的女鬼,她实在太漂亮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安居天说:

  麻烦大家登陆阅读~没追书的点追书。每天不忘撸一撸,神清气爽一整天,运势能好一整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