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二姐的身上贴完了最后一道道符的时候,那个不着寸缕的女鬼贾素苗也已经完全从我二姐的身体里面出来了,就那么悬浮在二姐的头顶上,飘飘忽忽的转悠,但是始终不曾离开老叫花子那公鸡血墨斗画好的圈,像是被微风吹过的风铃一样,一头乌黑的头发不时飘散起来,脸色惨白,身上泛着青白的光。

  我又忍不住抬头看了几眼,心里突突地跳的特别厉害。我是个农村长大的娃,那时候没网络,电视上也纯洁的跟什么似的,更没有什么性启蒙的教育,因此这一切都是绝对的本能反应,而且,我根本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就是觉得心里更难受,呼吸很乱,有一种特别……特别想尿的感觉。

  也很疑惑,她怎么会长成这样?女鬼都是这样的吗?

  我之前说过,她两腿之间的微微隆起的地方很干净,她悬浮在二姐的头顶上,也就是在我的头顶上,当我抬头看的时候……你能不能自己想象一下那种即视感,别再让我解释了?我写下这些字的时候又难受了好不好?贾素苗不是我的,她一直是那个叫闫保家的男鬼的,我虽然搞过的女鬼多了,但就是没搞过贾素苗我很难受又没办法好不好?

  不吐糟了,言轨正转:

  老叫花子大概是猜到我会这样,又扯着嗓子大喊了一声:“别分心,看好你二姐,小心点儿!”

  我听老叫花子的话,努力地不分心,也不敢再看悬在头顶上的女鬼贾素苗,伸手扶住了二姐的身子。她这时候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似乎是很迷茫地看了我一眼,嘴唇微微地动了一下,好象是想说什么,但是什么也没说出来就身子一软,就闭着眼睛倒下去了。

  我扶着二姐,让她平躺在了炕上,但还是保证不让她的身体有一点儿露到那圈鸡血墨斗线外去。

  二姐躺下的时候,女鬼贾素苗也同时落了下来,就“站”在我的身边。

  我之所以将这个“站”字加上引号,是因为她在我身边还是那么飘忽着,脚并没着地。那双脚跟就跟葱白一样垂着,那么飘忽的时候看上去有一种很灵动的感觉。

  她的身上很冷很冷,阴森森的感觉,身体的四周好象有特别冰冷的风如影随行。正是这种阴冷的感觉提醒着我:她是一只鬼。

  贾素苗好像离不开我二姐,但又像特别害怕我,大眼睛扑闪闪地看着我,眼神里全是惧意。每次飘忽着稍离我近点儿的时候,就赶紧会闪到一边去。

  她好像不太对很好地控制自己的身体,因此虽然她在极力地想躲着我,但是还是时不时地会碰到我一下,而每碰一下,她脸上立即就会显现出一副很慌恐的神情。

  我也害怕,基本上不敢直视她的眼睛,也不敢把目光放在她的身上时间太久。虽然我那时还有些怕鬼,但我知道我怕她不是怕鬼的那种怕。

  可是我心里的疑惑也很多,按照老叫花子的说法,我的特殊体质遭鬼惦记,哪个鬼见了我都会想办法杀了我。可是这个叫贾素苗的美丽女鬼却为何如此怕我?

  我心里回忆了一下,屹今为止,害怕我的鬼只有两个,一个是到底是变成了一堆白骨的七婆子,另一个就是现在这个美丽的女鬼贾素苗了。

  之前跟三十六路净食鬼打起来的时候,它们对我是一点儿惧意都没有的,它们只害怕我手里拿着的虎爪勾子。

  想到了虎爪勾子,我立即想到,莫非她是怕我身上的虎爪勾子?这么想着,我便从脖子上把虎爪勾子拿了下来,冲她扬了扬了问:“你怕这个?”

  果然,一见我拿出虎爪勾子,贾素苗立即就尖叫了一声,大声喊着“不要”,一边又往一边飞块地闪去。

  她这么一慌乱,躲过时的动作幅度就大了些,因此瞬间就碰到了老叫花子画好的鸡血墨斗线上。这一来,悲催的贾素苗又是一声凄厉的叫。

  $酷☆匠+|网FU唯一…正l版OX,u#其A他都是t盗版

  我一见状,赶紧把虎爪勾子扔到了鸡血墨斗线之外。于是,老叫花子惨烈的叫声就响了起来:“不要!”

  我听到老叫花子这一喊,心里一惊,赶紧回头看去。这时,就听到“嗖、嗖”的两道破风声响起,两个黑影攸忽之间就突然出现在了我家的屋里。

  那两道黑影一经出现,我立即便认了出来,他们不是鬼,而是活生生的人。虽然他们的身上也都散发着鬼一样阴冷的气息,但我还是能看出来他们是人。

  我立刻就想到,这两人应该就是老叫花子说的那两个邪门道人了。

  老叫花子估计是没有料到我会把虎爪勾子扔出了鸡血墨斗线外,当下喊了一声便朝着我掠了过来,当先一步挡在了我的身前。

  几乎是老叫花子到达的同时,那两道黑影也以极快的速度向着我的方向逼近了过来。这时我也看清他们的样子,都是一身道士打扮,一个胖些,一个廋些,但都身材高大,面容黢黑。

  他们二人都手持着一把桃木剑,相互之间的动作配合很是默契,瘦些的那个剑尖直指老叫花子胸前,而那个胖道士的目标则是被我扔到了鸡血墨斗线外的虎爪勾子。

  这会儿我也反应过来,知道自己不小心做了错事,因此见到那胖道士要抢虎爪勾子,情急之下就想跳出鸡血墨斗线之外去把虎爪勾子再拿回来。

  然而我的身形还没动,刚才一直害怕我的女鬼贾素苗却突然动了。

  由于当时是背对着她,我没看清她是怎么掠到我身后的,总之我的脚刚刚抬起来,肩膀上立即就传来一阵带着寒意的刺痛,接着我便被重新拉进了鸡血墨斗线里面,一个站立不稳便摔倒了。

  我拿手一摸肩膀,上面多了五个深深的指甲印,此时正汩汩地往外冒着鲜血。

  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被贾素苗偷袭这一击,当下心里一阵着急,想要爬起身来。

  可是贾素苗却没有给我爬起身来的机会,就在我倒地的那一刻,她整个身体就伏在了我的身上,把我死死地压在了她的身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安居天说:

  麻烦大家登陆阅读~顺手撸一撸,快乐一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