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这魂源,在空中形成了一道飓风般的白色漩涡,随着武魂王鼎的转动,不断的加速转动。

  而飓风的凤眼,正在武魂王鼎之中。

  直到此时,武魂王鼎才慢慢的光芒大亮,从它因为转动不断发出的蜂鸣声可以看出,它很享受现在的状态。

  武魂王鼎,形象一点说,就是一种灵魂,受到重创的灵魂,想要修复很难,但并不是不可能。

  就像大陆中,就有很多方法可以用来修复先天或者后天,因为一些不可抗力或者人为走火入魔,或者斗法过程中,不幸重创,这些武魂都是可以修复的。

  修复武魂难度最低的方法就是自然而生的魂源。

  这种魂源,生育天地之间灵气密集的地方,不过经历过万年的开采和寻找,想要找到一个完美的魂源,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况且大陆上,人类未曾涉足的区域太多,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渺小的,一个渺小的人,想要在浩瀚的天地之间,找到一块脸蛋大小的魂源,无异于痴人说梦。

  再者某些修为强大的魔兽,通过不断的修行之后,那些天赋异常的,也会有武魂觉醒的变态,但这种出现的几率少之又少,十万只魔兽同时修炼,能够觉醒武魂的不会超过三只。

  而最后一个修复武魂的方法,相比于以上两者都要简单的很多,那就是杀掉同类中觉醒武魂的强者,然后强行吸收其武魂所蕴含的精华,修复自己的武魂。

  三种方法,可以说各有好坏,但是最容易操作,最容易上手的,还要数天地所生的魂源石,这种魂源,不会像魔兽或者绣着那样,在武魂中偏属于某种属性,吸收的话,若属性相克,会适得其反,天地所生的魂源,可以说纯净无比,是修复武魂的最好材料。

  而此时,陈封的武魂王鼎,正在贪婪的吸收着来自这块魂源石的营养。

  从那团被雾气包裹的魂源之中,不断的分泌出来一丝丝的乳白色状液体,经过飓风的转动,均匀的一次又一次的满布整个武魂王鼎。

  每次被这种乳白色的液体覆盖,武魂王鼎都是猛然剧烈一颤,仿佛一个多年未曾沾染白酒的酒鬼,突然间获得了一瓶百年窖藏的好酒,一滴滴的去品味,多一丝怕乱了那丝柔滑,少一丝怕没了那股醇厚。

  随着武魂王鼎的转速加快,那一团乳白色的液体也在急剧的变少。

  …l酷匠网(正版首发

  当最后一滴魂源晶石所化的乳白色液体,被武魂王鼎充分的吸收之后。

  武魂王鼎,慢慢的停止了转动。

  陈封抬眼,向武魂王鼎看去,心中顿时惊喜万分。

  在魂源石的修复作用下,本来没有丝毫品阶的武魂王鼎,此时经过修复之后,终于可以完全媲美一级武魂了。

  陈封还记得,那日自己武魂在费劲千幸万苦之后,将武魂觉醒,当人们看到这个古怪的破鼎,那嘲笑的嘴脸。

  “一群蝼蚁,你们怎么知道王鼎的强大,一个可以升级的武魂,就算再破,也好过尔等蝼蚁的垃圾武魂。”陈封终于是可以傲然的挺直腰板,武魂终于是真正意义上觉醒,属于他陈封的时代,就要来临!

  就在陈封打算雄赳赳气昂昂的,傲立天地之间,抒发一下个人感慨的时候,赵鹏突然急冲冲的闯了进来。

  “你干嘛这么慌慌张张的,连门都不敲,成何体统。”陈封被赵鹏坏了好兴致,张口喝道。

  赵鹏被陈封吓的一个机灵,但转念间便明白自己太莽撞了,羞愧的低下头,不敢说话。

  “有话说,跟一小姑娘似的。”陈封撇嘴道。

  “那个,我在来这里的路上,听说你要和那个宋文决斗,一开始我还不相信,但是刚才我给他们几个送酒菜,得到了证实,这事儿是真的吗?”赵鹏问道。

  “恩。”陈封淡淡的说道,能把这么一件小事儿时刻挂在心上的,也只有赵鹏这号人了吧。

  “那个人的挑战你也敢接。”赵鹏这下是真的被吓傻了。

  天鹤学院的头号战争狂人宋文,觉醒武魂寒冰虎,天生一股蛮力,再加上火气冲,见谁都能打上一架,若不是这几年被林仙儿收做属下,不知道要打多少场呢,凡是天鹤学院的人,可以说听到宋文这个名字就会头疼,而陈封竟然还答应跟这种人打架……

  “这件事你就不用多想了,我交代你平时多多练习的几种手法,你可掌握了?”陈封挑眉问道。

  这已经好几天没见到赵鹏了,不知道他有没有乖乖的听话好好的练习手法,要知道,在炼丹一途中,手法可是基础中的基础。

  因为炼丹是一门很复杂的学问,手法、心法、眼力、以及自身条件缺一不可,要想在这一途中有出息,那就必须打好基础,否则再好的天赋也是白搭。

  听到陈封谈及此事,赵鹏忙是来了兴致,毕竟赵鹏接近陈封的目的就是为了学习一点炼丹上的事儿。

  于是赵鹏向前凑了两步,十分严肃的说道:“师傅传授的手法一共有三种,一种是移形换影,一种是神龙摆首,一种是有略胜于无。”

  说着,赵鹏手伸在半空,开始有模有样的比划了起来。

  看罢赵鹏的练习,陈封知道,这几天里赵鹏一定没有少下功夫,不过这孩子在这一途上真的没有什么天赋,这几种对于陈封来说很简单的手法,在赵鹏那里,明显的只是徒具其表,并未能领悟其中的真髓。

  坦白一点说就是,别人吃肉能吃出来香味,他吃肉,是直接咬一口,然后就咽下去了。

  “行了赵鹏,我确定你有在好好练习了。”陈封道。

  “是吗师傅,这么说您认为我的手法已经到火候了吗?”赵鹏喜出望外,要是让父亲知道,自己在炼丹一途这么有天赋,不知道他老人家会不会很开心呢,心里这样想着,赵鹏看着陈封的脸,慢慢的变成了苦瓜色。

  “迄今为止,我终于在你身上,发现了一个对炼丹一途至关重要的优点,你有别人没有的那种。”陈封神秘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