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封愕然,这群冠冕堂皇的家伙,蹭个饭还这么理直气壮,刚要破口大骂他们的无耻,就隔着窗户看到,外面有个人影在晃荡。

  定睛一看,是赵鹏,这孩子来的可真是时候。

  于是,陈封便夺门而出,“赵鹏!”

  “呀,吓死我了。”这一下把赵鹏下了一跳,脸色都变白了,看清楚是陈封的时候,才好不容易的挤出一个笑脸出来。

  “瞧你,鬼鬼祟祟的难成大器,快去,置办一桌酒席,给这个屋子里的饿死鬼吃饱。”对不明所以的赵鹏挥了挥手,陈封便是进到屋子,算是将这群无耻之徒甩干净了。

  打发走了赵鹏,陈封走进了屋子,将房门紧闭。

  噗~从陈封口中,吐出一口黑色的血。

  陈封眯起眼睛,看着地上喷出来的血丝,恨声道:“竟然下了死手,若不是经过淬体丹淬炼过,恐怕这次就真的死掉了!”陈封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

  盘膝坐在床边,从戒指中找到一枚疗伤丹,放在嘴巴里。

  闭上眼睛,静静的品位着从丹药中散发出来的丝丝药香。

  不多时,丹药已经在嘴巴里化开,经过肠胃的吸收,化作一股温润的热流。

  这股热流,在陈封的可以引导下,进入经脉之中。

  这次宋文的寒冰之怒,虽然经过林仙儿的阻拦,但还是对陈封造成了一定程度的伤害。

  丹田附近的位置,在寒冰之怒的寒气侵袭下,经脉已经破损,若不能及时的加以修复,一定会影响日后的发展。

  将疗伤丹药所化的热流,悉心引导至经脉受损处,静静的靠着这一丝温润,不断的冲刷着受损的经脉,一次两次三次,直到受损的经脉,在强劲的药效下,愈合如初之后,陈封这才舒了一口气。

  缓缓的睁开眼,听着外面柴房的声音,赵鹏已经买回来了酒菜,正在设宴招待那几个无耻之徒,看情况,一时半会的不会离开,如此这般,陈封也是放下心来。

  从戒指中,取出那块闪烁着白色光芒的魂源石,小心翼翼的放在床边,陈封开始再次调息。

  等体内紊乱的气息终于平静之后,陈封将武魂召唤了出来。

  武魂王鼎,在陈封的召唤下,听话的飘在了陈封的头顶处。

  与之前几次召唤不同,这次的武魂王鼎一出来,就是滴溜溜的转个不停。

  陈封看到会心的一笑。

  看来这个王鼎还真是饿坏了呢。

  看到武魂王鼎上的丝丝裂痕,陈封道:“放心,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光芒重现!”

  话落。

  陈封捻起一个法决。

  静静的躺在床边上的魂源石,飞快的飘到了陈封的手中。

  向空中轻轻一抛,在法决的作用下,魂源石被几道摸不到看不着的细线,固定在了半空。

  而此时武魂王鼎在陈封头顶的转动速度,更加的提升了几分。

  可是武魂王鼎好像一直被什么无名的力量控制着,虽然很多次想要飞向魂源石,但都失败了。

  陈封端坐着,口中法决不断吟出。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被固定在半空的魂源石,在陈封一连串的发觉作用下,开始被一团金色的光雾吞嗤。

  这金色的光雾,像是从天洒下来的金粉一般,飘荡在空中,犹如实质。

  )酷L匠…@网Ai首¤/发-

  随着那一层淡淡的金雾覆盖,魂源石那耀眼的白色光芒,也被掩盖了去。

  紧接着,空中响起丝丝的声音,听着如同毒蛇吐信。

  若是仔细看着魂源石的话,不难发现,在表面光滑整洁的魂源石上,此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痕。

  这些裂痕,一条条纵横交错,而且随着金雾的不断笼罩,这些裂痕还在逐步的增多。

  直到此时,陈封的脑门上,已经是布满了细细的汗珠。

  一只虚空拖着的两只手,已经石化了一般,在空中一动不动,若不是看到陈封不断开合的嘴唇,谁都会认为陈封已经变成石头。

  终于。

  噗空中发出一声脆响。

  魂源石终于是碎掉了,碎成了粉末状,而金色的雾气此时恰到好处的将粉末状的魂源石给包裹了起来。

  虽然魂源是修补武魂王鼎的材料,但武魂王鼎并不能直接的吸收。

  在武魂王鼎吸收之前,还是要动一番手脚的。

  第一步,则是将魂源石分割。

  但这个分割,可不是卖肉那样,一刀两断的那种分。

  而是通过特定的法决,将魂源还原为最小的基本单位,现在的粉末状,就是组成魂源的基本单位,业内人士叫这样粉末状的魂源为魂源晶。

  看似粉末装的魂源,此时实则是每一粒都一般大小,每一粒都蕴含同样分量的能量,每一粒都是有着相同数目的切面。

  将魂源分解成这样每一粒大小的形状,当然不是为了好看,而是为了在炼化的时候,能够充分的炼化。

  被金色雾气笼罩的魂源晶,终于开始了它真正的使命。

  随着陈封下一段咒语的吟唱,金色的雾气,开始了匪夷所思的变化。

  金色,变成赤红色,打眼看去,好像是高温炙烤的黄金,被高温给加热成了红色。

  而在这赤红色的光芒中,那些晶莹剔透的魂源晶,开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些晶体,先是化成了液体,而后便升华成了气体,这些气体在赤红色的容器里,不断的增多,赤红色的虚拟容器中,压力也是不断增大。

  当魂源晶彻底的从液体变成气体之时,赤红色的虚拟容器,也是完成了它最后的使命,红光一闪便是消失不见。

  而此时,陈封才迎来了最为关键的时刻。

  只见他眉头一紧,右手伸出一根食指,对着魂源的方向一指,气体状的魂源,一时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控制,乖乖的飘向了武魂王鼎所在的位置。

  在武魂王鼎的上方,魂源气体突然一震,原本化作一团的气体,轻飘飘的散了开来。

  而随着武魂王鼎的飞速转动,飘荡在武魂王鼎上方的魂源则是再次被无名的力量控制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