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宋文服软,林仙儿便是嘭的一下关上了窗户,虽然她有意维护陈封,但陈封真的是一个废物,连着点儿事儿都不能摆平的话,也就没有了留下来的价值,所以林仙儿只是点到为止,剩下的就要看陈封自己如何运行了。

  毕竟,虽然陈封有点本事,有点见识,但这个人太狂傲了,目中无人,连自己都不放在眼里,这次宋文与他交恶也好,起码让陈封知道知道,什么叫做低调,什么叫做装X遭雷劈,什么叫做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送走了大神林仙儿,宋文重重的出了一口气。

  吕良和蓝青,赶忙的将陈封从地上搀扶了起来,而高个子矮胖子,则是将陈封护在了垓心。

  从林仙儿的话里面,吕良等人已经是听了出来,林仙儿是有意维护陈封来着,不然的话,平时就算这里有人火拼,林仙儿也不会出手制止,既然林仙儿都要留陈封,他们几个自然要卖命保护着了。

  “算你好运,看在老大的面子上,老子就让你多活几天。”心里满是怒火的宋文,目光阴冷的看着陈封,将从林仙儿那受的气,通过不礼貌的说话方式,传达给了陈封。

  “好运有时候也算是一种本事,不过,从你遇上我之后,我觉得,你的好运用完了。”陈封冷漠道,对于将死之人,陈封向来是十分冷漠的,这是重生以来,第一次被人给打趴下,这口气,别人能够咽下去,陈封不能,所以,在宋文决定出现的那一刻,宋文就应该是一个死人了。

  “呵呵,看来你还不服气,好很好,你不服证明你还是个男的,既然是个男的,就要有所担当,你说吧,你欺负我表弟宋基,接着又杀了我的朋友孟浩,这笔账,你想怎么算,是给我磕头道歉呢,还是自己乖乖的自刎算了。”宋文挑衅道,今天的事儿,他也没有解恨,所以一定要设一个圈套,让陈封钻进去。

  “你说的话就像一个三岁小孩,没有丝毫的逻辑,若用一个文雅的词来形容,那就是放屁。”陈封嗤之以鼻。

  “这个世界人这么多,为什么我要欺负你表弟,是他缺乏教育,我做好事儿反而成不是了,至于那个孟浩,技不如人还学人家找场子,这种自不量力的人,活在世上也只不过徒增别人嘲笑的机会而已,至于你,磕头道歉已经不能让我原谅你了,把我打倒的人,我会让他永远也站不起来!”陈封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

  “你!!好,好,很好!”宋文差点被陈封的话气疯,一连说出三个好字,若不是此处不宜动手,宋文早就按耐不住,将陈封碎尸万段了。

  “既然你这么想和我打,那我向你发出挑战,十五日之后,我们在学院的决死擂台决一死战,到时候生死由天!”宋文狠声道。

  “不!”陈封摆手。

  “不?你拒绝了?你怕了?懦夫,废物,我就知道,你连面对困难的勇气都没有,不管你如何崛起,你在骨子里都是废物,都是垃圾!”宋文气急败坏。

  而一直紧张的关注着两个人变化的吕良几人,听到陈封拒绝,虽然有些诧异这个暴脾气这次怎么软了,但还是为陈封捡到一条小命开心,毕竟两个人的实力有不可磨灭的差距。

  不过接下来陈封说的话,差点将吕良几个人给雷死。

  “宋文,你的耳朵没事儿吧,我说不,不是拒绝比赛,而是我对你的忍耐,已经不能等到十五天,我分分钟都想打死你,若你有胆,七日之后,我们决一死战!”陈封抠着鼻子,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七天!

  十五天变成七天!

  吕良有点不能理解陈封的思维方式。

  明明不可能的战斗,答应了不说吧,还将时间缩短了,莫非陈封被刚才的那一拳打傻了不成,抬头看了一眼陈封。

  陈封正在悠哉的抠着鼻子,看不出有什么异样呀,真是奇哉怪哉,脑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吕良等人不无感慨的想到。

  “你丫的是不是疯了,七天的时间,你就像超越武徒五重天的高手,你是不是白日做梦,我倒要看看,到时候你拿什么打败人家!”向来是气定神闲临危不乱的吕良,被陈封这个脑残,气的是大姨妈都要失调了。

  “哼,当然是拿我这个沙包大的拳头,我要让他知道,什么叫做自找苦吃!”陈封歇斯底里的吼道。

  宋文没有接话,因为他听到二楼的窗户又响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对着陈封比了一下中指,便一溜烟的跑掉了。

  “行了,吕良,我们去抓紧时间分赃吧,别到时候买不起棺材,作为曾经的战友,你我怎么好意思看着我们的陈大拳头暴尸荒野!”蓝青调侃道。

  最uT新章{节*◇上g酷9p匠●,网O

  随即,在扣着鼻空一路鄙视之下,几个人再次回到了陈封的小小柴房,将一众东西分类放好,静静的等待天黑黑的时候,拿出去销赃。

  而陈封对这些黄白之物已经没了兴趣,在他的腰包,此时已经满满的了,这点儿小钱,自然没有守着的必要,于是伸了个懒腰,准备回到卧室睡大觉。

  “喂,你不能走,来者是客,你把客人放在柴房算怎么回事儿。”蓝青拦在柴房门口,不让陈封离开。

  “诶呀,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讲理,我给你们地方就不错了,还得陪着,别太过分了啊。”陈封斥责道。

  “那不行,就不让走。”蓝青耍赖道,自从上上次跟陈封打赌输了以后,蓝青可是变成一个彻彻底底的穷光蛋了,现在裤兜里连吃一顿宵夜的钱也没有了。

  陈封无辜的看了周围的吕良一眼,吕良跟蓝青算是蛮熟的了,似乎是看出来了蓝青的企图,便对陈封说道:“你看,现在天色也不早了,你总不能让我们饿着肚子去销赃吧,这么多东西,到时候估计会拿不动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