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赵鹏双眼放光急忙问道:“是什么?”

  “是……自恋!”

  赵鹏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每次都被陈封打击的体无完肤,不过陈封又交代给他了一些新的任务,这就证明陈封并没有完全的放弃他这根好苗子,这样想着,赵鹏兴高采烈的走出了大院。

  目送笨蛋赵鹏离开。

  陈封赶忙的召唤出了自己的武魂王鼎,确切一点说,这个武魂的全名叫做炼魂王鼎。

  之所以说是炼魂王鼎,是因为它的特殊性。

  鼎象征着威严,象征着实力,象征着和平。

  而相对应的,这个炼魂王鼎,也有着他的三大内含兽魂、器魂和药魂。

  当炼魂王鼎完全修复之后,这三种状态,可以随时转化。

  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陈封只能是优先选取兽魂、器魂和药魂中的一种,暂定为一级炼魂王鼎的基本属性。

  衡量再三,结合自己身体的特点,陈封发现现在的身体,并不具备兽魂那种,强大的本命源力,这样一来若是选择了兽魂作为王鼎的基本属性的话,实在是一个空架子。

  而选择药魂为炼魂王鼎的基本属性,虽然现在对源气控制还算可以,但是一级的药魂,对目前的收益并不能最大化。

  所以,陈封将炼魂王鼎暂定为器魂。

  随着陈封的决定下达,漂浮在头顶上方的炼魂王鼎,仿佛十分愿意配合,主人任何的指示一般,滴溜溜的一转,自炼魂王鼎的上方,出现一团虚影,虚影千变化万,一会儿是刀,一会儿是剑,一会是斧头,总之都和武器有关。

  看到这里,陈封算是放下心来,将武魂收起来。

  此时天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柴房那几个没有良心的家伙,已经是离开了柴房。

  陈封想起赵鹏的话,越发的觉得,在与宋文真正交手之前,自己真的应该做些什么了。

  因为陈封发现,这次宋文给自己的感觉,就像上次在森林中遇到的那个杀手一样,冷冽而又刚毅,那种危险来临的不可抗拒的感觉,真真的是可怕至极。

  而且,这次若不是林仙儿出手相助,自己现在恐怕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宋文虽然只有武徒五重天的实力,但是陈封可以明显的看出,若不是宋文采用了某种特异的秘法压制的话,现在的宋文,早就可以突破武徒境界,踏入武者之境,只是不知,这个宋文既然已经可以突破,为什么要留在武徒之境呢?

  考虑到自身和宋文的差距,陈封想了想,能够弥补二者之间差距的最好方法是丹药。

  陈封知道一种二级丹药气爆王丹,可以短暂的提升功力一到两个层次,这也是目前情况来看,唯一一个能够解去燃眉之急的方法了。

  陈封也想到过,炼制一批高级丹药,自己嘎嘣嘎嘣的吃几天实力大涨。

  可是那样的话,对于以后的修行十分的不利,若想有着更高层次的追求,光靠丹药是不行的。

  而且,为了一个宋文,就将自己的前程断送掉,实则是太太不明智。

  再者,陈封想到过用自己强大的神识,击破宋文的识海,然后趁机将他打败。

  但是这种打斗方式,在荒郊野外一对一的情况下,还是很好用的,但决斗那天,人多眼杂,若是强行释放神识攻击,说不定会给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看到,从而暴露了自己的身份,那样一来后果可就太严重了。

  所以,思虑再三,只能是靠这个二级丹药气爆王丹,在战斗的时候,将自己的实力短暂的提升一下最为保险。

  不过让陈封郁闷的是,二级气爆王丹,虽然只是二级,但它还带有王丹二字,王丹就是指那种药力在十成的丹药,丹王。

  想要炼制出二级气爆王丹,药力都在十成,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陈封想到指点赵鹏炼,可是转念一想,等他炼制出来,恐怕黄花菜都凉了,以他那资质,陈封是不报希望了。

  下定决心的陈封,起身打算去学院里炼丹房看看,说不定那些老师中,有二品炼药师也不一定。

  陈封打开房门,正要迈出,突然觉得,不远处有人正在急匆匆的走来。

  来人是一名身穿黑袍,头戴斗笠的男子,陈封看着那个急匆匆走来的男子,微微的眯起眼睛,沉着的打量着男子,过了一会儿,见男子目不斜视,径直的走到门前,陈封才恍然觉得,好像在哪见过此人。

  “你是……你是重力室门口那个?”陈封好半天才想起来,此人正是重力室门口那个黑心大叔,不过陈封实在想不到,这大半夜的他跑来做什么。

  “恩正是我。”黑心大叔倒也不见外,走进屋子,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摘下头上的黑色斗笠,放在桌上,露出一张微微有些苍白的脸。

  “看情况你体内的毒素已经控制住,应该吃了两颗解毒王丹了吧。”陈封一眼就看出来,这次黑心大叔,较上次气势好的多了,再有一颗解毒王丹也就搞定了。

  听到陈封的话,洪昆本能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因为在这小小的云水城,找到一枚二品的解毒王丹,实在是太难了,他弄到的两颗,还是托关系从黑市中买来的。

  毕竟能够炼制出二品王丹的人,实力少说也要在三品炼丹师,三品炼丹师啊,那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高度。

  “此次前来,并不是为此事。”洪昆摇头道。

  “有事直说便是。”陈封向来不会拐弯抹角,催促道。

  最5.新章13节》上S)酷匠网=;

  “你和宋文七日之后决斗的事,已经在天鹤学院传开。”洪昆郑重的看着陈封道,仿佛想从陈封的脸上读到一些什么。

  “呵,我倒是什么大事儿。”陈封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这年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哦。

  “怎么,你一点儿也不紧张?”洪昆哑然道。

  “紧张,有什么好紧张的。”陈封反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