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煜就听门外边的人一边拍门一边高声喊着:“查票查票!赶紧出来!”

  听到这里,周星煜长嘘一口气,还好不是什么异能者,否则自己单打独斗,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现在的情况。

  周星煜伸手就要去打开厕所的门……就在手指尖触到门把手的那一刹那,他忽然想起来了,自己兜里面的是站台票!

  刚才自己的硬座票被观弈山人浑水摸鱼拿过去了,自己后面没有用强硬的手段抢夺座位和车票,就这么一晚上稀里糊涂地坐了车,谁知道要下车了还有查票这一说?!

  老道大叔你害惨我了!小爷这下要被留到火车上干活补偿车票钱了,说不定还要通报到学校里面去,到时候小爷还没去学校报到就已经成了全校皆知的名人了……

  想到这里,周星煜去开门的手立刻僵住了,甚至就连外面催促的声音他听起来都觉得像有了超能力的妖怪发出的音波攻击。

  怎么办?列车员可是有通用钥匙的啊?!逼急了他要是直接打开门怎么办?!

  周星煜看了看厕所狭小的玻璃窗,就算把窗户玻璃全部打碎,自己的身板也挤不出去啊……谁设计的这破窗户,怎么这么偷工减料抠门小气啊?!

  周星煜急得团团转,血气上涌满脸通红,突然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就在此时,门外的列车员高喊道:“再不开门就从外面打开了啊!别躲在里面试图逃票!”

  周星煜赶忙打开厕所的门,然后满脸堆笑地冲着门外的列车员说道:“不好意思哈,闹肚子了!”

  “废话少说!票呢?!”列车员一脸的不耐烦,似乎在怪罪周星煜耽误了他宝贵的时间。

  “在我爹手里呢,我就在六号车厢五十号座位……”周星煜一边说着一边往观弈山人的方向指过去。

  令他失望的是,五十号座位那边根本没有观弈山人……尼玛果然刚才是出事了?!

  先管不了观弈山人出什么事情了,小爷自己保命要紧,周星煜晃了晃手指头,装作被列车的晃动带动了身体的样子,同时努力保持自己脸上的微笑,让列车员觉得他不像个逃票的坏孩子。

  列车员半信半疑地看着周星煜,不知道是他刚才过来的时候有人出示过两张火车票,还是周星煜一脸的笑容打动了他,虽然刚才拍门的时候他气势汹汹,但是现在上下打量了一下周星煜,看着他干净的小西装,最后点了点头说道:“去吧,把票要过来我看看。”

  周星煜连忙作揖感谢,同时向着自己的车座位那边走过去,一边走一边想着,怎么不是二百五十号啊,现在自己开始怀念这个可爱的号码了,五十号离门口太近了啊……

  不过好在列车员似乎很忙很赶时间的样子,放过周星煜之后他继续向下一个车厢开始移动查票了。

  大叔去哪儿了呢?不会到了学校门口了,又把自己丢掉了吧?!

  或者难道是真的被什么妖物在四维空间里面干掉了?!以前记得几位队友说过,如果是进入了别人的四维空间,那是不死不休的结局;如果是自己展开的四维空间,至少打不过也跑得过啊……

  刚才听声音,观弈山人中气十足,只怕整个车厢都听到他在吼叫了,现在看来车厢里面大家都睡眼惺忪,没有人注意已经少了这么一个老道士。

  那几个和他一起打牌的人呢?有没有注意到老道士已经消失了?!

  周星煜来到那几个人跟前,现在依然是六个人在打牌,丝毫没有因为老道士的消失而引起什么波澜。

  “请问……刚才和你们一起打牌的那个老道士呢?”周星煜斟酌了一下自己的用词,觉得还是不用消失了这种激烈的词比较好,先打听一下他们知道的情况吧。

  “啊?啊!刚才老人家说要去活动活动,就往列车后边走了,我们又拉了一个人来打牌,都没注意他去哪儿了。”其中一个年轻人敞开了自己的小棉袄,大冷的天居然打得满头大汗,不知道是不是输的次数太多了还是真的动脑筋太多了。

  “哦,这样啊……谢谢哈……”周星煜看了看列车的后面,如果是往那个方向走的话,应该是去卧铺车厢,但是声音能传到自己耳朵里,这得多响亮的吼声啊?!

  “那……你们刚才有没有听到老道士喊什么奇怪的口号?”周星煜继续打听到,自己在厕所里面关上门都听到了,这些人和他一起打牌,不可能听不到的。

  “你是便衣警察啊?问这么奇怪的问题?什么都没听到!”显然这些人在和观弈山人打牌的过程中建立起了宝贵的阶级友谊,以为周星煜是什么便衣警察来抓人的,干脆替老道士打起了掩护。

  “这年头,喊什么口号……喊了又不给钱?!”另一个年轻人一边甩着手里的扑克牌一边抱怨着,同时还把自己脱了鞋子的脚丫抬到了座位上。

  “人家可是大学教授!哪能参与什么练功的反动组织?!”还有一个年纪大一些的中年人,不慌不忙地摸着自己的牌,对观弈山人这种同龄人的感觉非常好,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教授现在也不容易,一个月累死累活还不如工地上搬砖的年轻人挣得多。

  周星煜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不好意思地回答道:“我是他的学生,他是我老师……就是问问他在哪儿,我好去找他,不好意思让各位大哥误会了!”

  周星煜越想越奇怪,就这几个人的反应来看,刚才似乎他们压根就没有听到观弈山人喊的口号……大清早的,突然来一句什么四维展开,就算想不注意也不行啊。

  难道是老道士用了什么传音入密的手段?只有小爷一个人听到了?

  周星煜一边琢磨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边慢慢向着列车后部的车厢走去。

  在前面车厢正在查票的列车员看到周星煜越走越远,嘴角向上一扬,又是一个逃票的想蒙混过关,待会儿再去收拾你!

  周星煜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列车员惦记上了,就这么一边走一边左右看着,试图从经过的座位上面找到观弈山人打斗的痕迹……很可惜,如果刚才确实是观弈山人展开了四维空间再进行打斗的话,不管破坏了什么物品,在外界看来都是没有任何变化的。

  除非他能用自己的灵力慢慢磨出一个什么物品,然后把退出银化状态的物品破坏掉……也就是他们所说的撸摸丫。

  有那功夫还不如自己退出四维空间然后和周星煜碰个头见个面说清楚得了,上次杀万蝠洞的大BOSS他们死都不愿意出手,就是因为撸摸丫太费事了。

  走到七号车厢,是餐车,里面已经三三两两地坐了一些吃早餐的人,不过看这列车上的早餐依然是那么让人没有胃口。

  周星煜宁可自己吃泡面也不愿意吃列车上的饭……不过列车上很奇怪,长年累月都卖康帅博的方便面,和大师兄变出来的那些方便面一个口味儿的。

  不知道是不是大师兄火车坐多了以为超市里面就只有康帅博的方便面呢,还是他故意给自己弄这些城乡结合以假乱真的小牌子呢。

  穿过餐车,就是卧铺车厢了,列车员似乎在自己的小屋子里面打盹儿,没有注意周星煜蹑手蹑脚地穿过了卧铺车厢的门。

  b最C新q章@%节_上酷O0匠F网v$

  一进卧铺车厢,周星煜顿时觉得自己来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尼玛刚才硬座车厢里面充斥着各种汗臭、脚臭,吸烟的、喝酒的、吃方便面的,各种味道都在硬座车厢里面飘荡。

  卧铺车厢则单纯地多……清一色的脚臭和方便面香交织在一起。

  有些人就是这么不自觉,要出门坐火车了,觉得反正火车上面不干净,干脆就不洗澡了,坐完火车到了目的地再洗澡。

  结果就是火车上面十个有七八个脚是臭的,剩下一两个还是本身没有脚臭的青春小女生。

  周星煜一边慢慢地向前走,一边挨个卧铺格子里面看上一眼,不知道观弈山人到底走到哪里去了,难道跑到卧铺车厢里面来睡觉了?!

  没道理啊,大叔明明已经睡了前半夜了,后面精神无比地在打牌,大清早的睡什么觉?!而且他手里没有卧铺票啊!

  路过一个卧铺格子的时候,周星煜看到了一个拄着大拐杖的老者,头发乱蓬蓬地像几个月没有洗过一样,同时还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就像这个老者或者是他这一格里面睡着的乘客身上的味道……就像陈年老粗泡了变质的生肉一样。

  难道几个月不洗澡就会有这种酸臭味?!

  周星煜一边捂着鼻子一边忍不住多看了一眼,那个老者抬起头来,露出胸膛前面一串粗大的金链子,只见他裂开大嘴冲着周星煜低声训斥了一句:“你瞅啥?!”

  周星煜差点笑了出来,赶紧用网上看到的段子回答:“大哥您的金链子真好看!哪儿买的小弟也去买一个!”

  一边说一边赶紧退后一步,结果那个老者却不按网上的套路出牌,看了看周星煜之后突然笑着说:“跑了一个老的,原来还有一个小的?!”

  尼玛真的碰上敌人了?!

  尼玛大叔刚才那一嗓子是为了自己逃跑?!

  尼玛居然就这么逃跑了也不警示一下小爷现在小爷自投罗网走投无路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