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刚才观弈山人确实是遇到了危险,情急之下直接用四维空间逃跑了,只不过当时情况紧急,来不及通知自己……或者说大叔认为自己在厕所里面能逃过一劫?!

  卧铺里面的那个头发乱糟糟的老者慢慢起身,一步一步冲着周星煜走过来,同时在他身后,中铺和商铺突然坐起了两个人……看着机械的东走路就知道这两位绝对不是正常人!

  尼玛小爷遇到傀儡操控师了?!是不是要立即撇清和观弈山人的关系?!还有这老头怎么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超能力的人类啊?!

  难道自己的什么灵气散逸又出了问题,现在又成了黑暗中的明灯、草原上的猴面包树?!

  就在周星煜胡思乱想脑袋高速运转的时候,就听卧铺车厢和餐车连接处传来一声怒吼:“就是你!跑什么?!你的票呢?!”

  这一声怒吼直接把那老者的身形给定住了……不知道是不是这位也是逃票的,不过既然能躺在卧铺车厢里面,应该还是买了火车票的。

  酷匠网D"首发|

  难道是追着小爷来的?!周星煜一边想着一边转头去看声音传来的方向。

  呃……就是刚才那个查票的列车员,不知道怎么追到了卧铺车厢了,看来自己的表演有问题,居然被看出来破绽了……

  不过那个看起来武功很高强的老头怎么也灰溜溜的退回去了?!这是什么状况?难道逃票的是这个老头不是本小爷?

  想到这里,周星煜堆起一脸的笑容,装傻充愣地对列车员说道:“大哥您好!你这金链子哪儿买的……啊不,您看我这不是在找我娘嘛……他老人家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

  周星煜心道,不管这个老头刚才和观弈山人有什么过节,自己先撇清了关系再说。

  “刚才你还说去找你爹!现在又找你娘!摆明了逃票的吧?!”列车员一边走一边拍着手里面的小钥匙,那感觉就像警察拿着警棍、小混混拿着砍刀,每拍一下都像拍在周星煜的心头上一样。

  “这个……”周星煜还在犹豫怎么解释的时候,眼角瞥见了那个头发乱糟糟的老头子已经坐下了,似乎不再怀疑周星煜是和观弈山人一起来的了,周星煜赶紧说道:“这不是我老爹刚才也去厕所了,让我到卧铺车厢里面来找我娘……”

  周星煜觉得自己撒谎的本领未必高强,但是脸皮确实是比以前厚多了……不知道是不是昨天下午那半天练出来的功夫。

  “行啊!小子!跟我到办公室来解释!或者让你爹娘来领你!”列车员喋喋不休地走过来,一把拉住了周星煜的胳膊,同时脑袋往卧铺空格里面看了一眼,嘟哝道:“怎么这一节卧铺这么大的臭味?!明明没人住这里!”

  周星煜一听头发都快竖起来了!

  尼玛那不是人是什么?!难道小爷见鬼了不成?!那个老头现在还在盯着小爷看呢!那中铺上铺上面还各坐着一个傀儡呢!

  就在这时,那老头冲着周星煜笑了一下,周星煜头皮都快炸了,赶紧冲着列车员说道:“大哥我错了!我跟您去办公室!我愿意受罚!”

  赶紧离开这鬼地方!不知道为什么,似乎那个老头想要避开列车员……或者说是普通人。

  自己和观弈山人大概是无意中看到他,或者说只有超能力的人士才能看到他,结果观弈山人被他逼走了,自己也被他盯上了。

  现在普通人一出现,不知道是不是怕把事情闹大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老头居然没有继续逼迫周星煜,而是安静地坐在了自己的下铺上。

  在列车员看来,这一节卧铺明明空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一股浓烈的酸臭味飘出来。

  周星煜努力憋住自己心中想尖叫的冲动,同时控制着自己的双腿不要过于颤抖,大白天的,如果真的是魑魅魍魉该不会跑上来把自己咔嚓咔嚓啃掉吧?!

  想到这里,周星煜偷偷地向着窗外看了一眼,尼玛大冬天的太阳还没起来呢,话说这是太阳出来之前最黑暗的时刻,列车员大哥你一定要挺住啊!

  不管什么原因,看起来这个老头似乎不想让列车员知道自己的存在,对周星煜来说这无疑是件好事,于是他顺杆儿往下爬:“就是就是,也不知道前面是谁睡过的,味道真难闻!大哥我跟您去办公室吧……我知道错了!”

  “知道错了?!知道错了还逃票?!年纪轻轻,你是大学生吧?就这样你上的谁家的大学?!知识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列车员一边捏着鼻子一边往自己来的方向撤退了,周星煜赶紧跟上列车远的脚步,生怕自己被落下了之后直接就鬼上身了。

  等出了卧铺车厢,周星煜长嘘一口气,列车员也松开了捏着鼻子的手,回头看了一眼周星煜,瞪圆了眼睛呵斥道:“你说吧,怎么办?!”

  周星煜显然没有反应过来列车员的潜台词,老老实实地回答:“我……我买了站台票,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了……村里的乡亲们凑了路费送我来上学……”

  周星煜一边说一边从兜里面掏出了那一把零钞,一毛两毛、五毛一块的都有,每一个看上去都皱皱巴巴,像极了乡亲们从牙缝里面省出来的钱给了周星煜作为上学的路费。

  “我是村儿里这十年来唯一一个考上大学的学生……村长……朱清让村长爷爷集合了全村的老少爷们儿给我凑了一百多块钱,就为了上这个大学啊……”周星煜开始一边说一边准备抹眼泪了,只是说道村长的时候他实在憋不出来自己是什么村子,也不知道有什么村长的名字,只好把明珠镇的村长老爷爷朱清让搬出来了。

  “你这样的凤凰男我见多了!全村儿都指望你一个人呢,现在逃票!你将来不仅会让整个村子里的父老乡亲都失望!还会让你的媳妇家人都失望!”列车员伸出一个手指开始戳周星煜的额头,虽然周星煜的力气能把他一巴掌拍到餐车另一头去,但是他硬生生地忍住了……刚才要不是这个列车员的及时出现,自己已经糟了那个鬼怪的毒手了。

  “大哥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周星煜越说声音越低,不过还是下意思地向着远离卧铺车厢的方向挪了挪,谁知道那个什么鬼老头会不会从自己身后攻击过来?!

  列车员看了看周星煜手里最大面值才一元的票子,伸手想去拿过来,又硬生生地忍住了,不知道是厌恶周星煜手里的票子全是零钞还是可怜他全村人凑出来的血汗钱不忍心下手。

  “你走吧,反正快到站了,到出站口之前,去补一张最近的车站到台烟市的票就行了……”列车员挠了挠自己的头,放弃了让周星煜补票的想法,接着犹豫了一下又补充道:“算了,好事做到底,还是给你补上吧……跟我来办公室……”

  说到这里的时候,列车员的声音也平和了下来,这次周星煜的表演相当成功,取得了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结果。

  最后是列车员开了一张台烟市的站台票,K286次的站台票,接着对周星煜说:“等我们列车晚上出发前你再出站好了……对了这样的话你怎么吃饭?”

  “没事没事儿,我从小饿惯了,三五天不吃饭一点事儿没有!”周星煜拍了拍胸脯,虽然他这个体型根本不像从小三五天不吃饭的样子,虽然周星煜很想告诉他,自己就是从台烟市长大的,那边的火车站怎么溜出去他门儿清的很,压根不用等到晚上列车出发的时候。

  但是现在不能说啊!自己在扮演帝都郊区的什么农村大学生啊!只能忍气吞声继续扮演下去了……

  周星煜一边抹眼泪一边连连感谢列车员,顺道保障以后好好学习再也不逃票了……话说这年头还能碰到这么好心的列车员真不容易。

  从列车员的办公室里面出来,周星煜立即琢磨怎么逃跑的问题,尼玛到了火车站自己如果和那个鬼老头一起下车,岂不是下去就被捉住了?!

  当然也不排除他低调为人……为鬼,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和自己开战,万一他要是不惧怕别人刚才只是回避一下那个列车员呢?!

  万一他的进攻方式别人看不到而且他的本体别人也看不到,自己岂不是就像抽风的人一样,在路上走着走着突然就倒在地上了?!这年头不敢扶老人的多,敢扶年轻人的也不多啊!

  周星煜在列车员的办公室门口踱来踱去,同时眼角时不时地冲着卧铺车厢的方向瞟上一眼,生怕那个老头带着自己的傀儡……也可能是僵尸之类的鬼物冲过来把自己大卸八块。

  就在周星煜左右为难的时候,从列车的前部居然走过来一个人,微笑着冲着周星煜打了个招呼:“嗨!骚年,别来无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