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上车到车厢里面,周星煜转头就问观弈山人:“大叔,征兵是几月份啊?怎么感觉应该是夏天啊……”

  “秋天吧,九月份征兵,十二月……你这孩子一看就是不省心的,送的晚也没什么不对……”观弈山人想了想,觉得刚才随口就来的借口似乎有些牵强,不过那个列车员似乎挺和善,并没有因此而难为他不让上火车。

  “小爷去座位上去了,你别跟着小爷来占便宜!”周星煜一边嫌弃地推着观弈山人的手,一边看着走廊两边的座位号,生怕自己走过了之后被观弈山人抢了自己的座位。

  “贫道要去软卧躺着了,你别跟着贫道来占便宜!”观弈山人以牙还牙,斗起嘴来丝毫不让步。

  “你连卧铺车厢都进不去!看你怎么去躺着?!”周星煜小时候就坐过火车,印象深刻的事情之一就是卧铺车厢不让随便进人,那时候就让周星煜深深地觉得自己的自尊受到了挑战。

  凭什么有钱就能坐卧铺还不让别人通过啊?!凭什么你多花了几个钱就不让别人过去坐坐啦?!明明硬座车厢那里挤得不行了,卧铺里面还不让站人?!

  结果等周星煜后来听说有同学跟着爸爸妈妈出去玩,坐了卧铺的车但是被人偷了东西,才恍然大悟,自己是以一个善良的人角度来考虑问题了,没想到这个世界上为了自己的生存还有那么多蝇营狗苟之辈。

  不过现在周星煜倒是挺乐意看着观弈山人吃瘪,最好他直接被赶下火车去……那个他认识的列车长最好也不要今天值班,这样他连挽救的余地都没有!

  观弈山人一边装模作样地跟着周星煜向前走,一边看着座位里面的铭牌……这家伙还不死心,似乎要抢在周星煜之前坐到座位上然后打算就这么不起来了?

  想到这里,周星煜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赶紧把手里面的票又看了一眼,确认了刚才自己确实是把座位号码按得死死地没露出来。

  “您先请!”周星煜挤到一个空格里面,给观弈山人让出了通道,反正你也不知道小爷的座位号,自己有本事就去找没人坐的座位吧。

  “不客气!”观弈山人居然就这么过去了,而且……超过周星煜之后他明显加快了速度,似乎要把周星煜甩到后面。

  尼玛这是什么状况?!难道老道真的有本事去睡软卧不成?!

  周星煜半信半疑地被吊起了胃口,不过还是忍住了没有直接跟在观弈山人后面去看个究竟,反正小爷自己有座位,累死你个老家伙算了,谁让你躺了一下午小爷磕了一下午的头!

  就在周星煜坐立不安地在自己的座位上面呆了二十分钟之后,观弈山人得意洋洋地拿着一张票回来了,老远就冲着他一扬下巴,那意思是怎么样?!后悔了吧?!不跟我来?!

  周星煜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感到了观弈山人的跟前,嬉皮笑脸地问道:“大叔?还能再搞到一张软卧票不?”

  观弈山人慢悠悠地向前走着,同时努力摆脱周星煜的“魔爪”,一边走一边抖自己的双肩,不让周星煜抓住他的衣服,同时不动声色地伸手接过了周星煜手里面的硬座票。

  走了几步之后,观弈山人突然一个转身,坐到了周星煜刚才坐的座位上面,然后抖了抖自己身上的道袍,把手里的那张“卧铺票”递给了周星煜。

  周星煜展开一看,尼玛这不是小爷刚才买的那张站台票?!怎么自己就瞎了眼,刚才没看出来这玩意儿根本就不是火车票?!

  周星煜看着左右满满的人群,大家丝毫没有一个人起来让座的意识……自己在观弈山人面前挥了挥拳头,发现老头早就闭目养神压根没看自己。

  可怜自己跪了一下午的膝盖啊……周星煜开始无限放大自己的凄惨经历,虽然当时只跪了两个小时,可是当时老道士可是自己躺在那里睡了一下午啊!对比之下自己一把鼻涕一把泪,辛辛苦苦在下跪!

  最后周星煜只能趁着周围的人上厕所的时候,趁机跑到人家的座位上面坐一小会儿……他很想开一下四维空间然后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可是谁知道自己开了四维空间之后是不是就一下飞出去了呢?

  之前在妖界那次,观弈山人突然展开了一次四维空间,就把大家从气垫船上面甩了出去,自己那会儿是因为全身处于银化静止的状态,所以才逃过一劫。

  但是观弈山人当时作为主动展开四维空间的人,也没有什么豁免权,直接从气垫船里面栽了出去……也就是说,这个四维空间的展开是和自己目前的运动状态息息相关的。

  乳沟自己站在地面上,展开之后依然会站在银化后的地面上;如果自己相对于地面在高速运动,展开之后自己依然是相对地面在高速运动。

  尼玛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惯性不应当一直存在的吗?!就算是在地面上相对静止,地球不也是在宇宙空间里面高速运动的吗?!

  *q最/新*章节ne上%#酷●¤匠!网

  抱怨归抱怨,但是周星煜还真不敢开四维空间试一下,谁知道这里面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东西?!更何况,观弈山人也没有跑到卧铺车厢里面去开四维空间,否则他大可以跑过去睡上一觉,然后再跑回来找自己显摆。

  就这样,周星煜隔一会儿坐一小会儿,在各个座位上东边坐一下、西边蹭一会儿,每每总有座位的“主人”回来时给他一些脸色看,周星煜这下倒是受了磕头一下午的影响,脸皮明显厚实多了。

  可恶的是老道士居然坐下之后一直没这么像个入定的老和尚一样,不动不摇,也不起来上个厕所什么的,让周星煜想占回自己的座位都没有机会。

  这货不会是真的就这么闭关了吧?!还是故意占着小爷的位子不起来宁可憋死也不上厕所啊?!

  时间就在周星煜的怀疑当中一点一滴地飞驰而过,到了半夜的时候,周星煜困得实在不行了,趴在观弈山人身边的椅子背上面哈欠连天。

  就在此时,观弈山人突然站起身来对周星煜说:“骚年你真是不珍惜给你的修炼机会啊……你不在晃动的火车上面蹲个马步什么的?!那你什么时候要练习重心控制?!”

  接着观弈山人摆了摆手,示意周星煜坐下休息一会儿。

  周星煜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下来,同时心里下定决心,自己一定要憋住屎尿,到站之前自己绝对不上厕所不起来了。

  观弈山人见状笑了笑,踱着小方步到列车车厢连接处去上厕所了。

  等周星煜再次醒来的时候,火车已经快到台烟市车站了,周星煜揉了揉惺忪的双眼,前后看了看,找到了正在跟其他人打牌的观弈山人……尼玛还真会凑热闹,居然就这么和陌生人打上牌了?!

  不得不说打牌的魅力确实非常强大,当缺一个人同时又没有多少人还清醒的时候,观弈山人非常容易地就凑了一份子,和一帮陌生人打得不亦乐乎。

  周星煜活动了活动自己发麻的双腿,努力伸直了胳膊伸展了一下腰身,慢慢地站起来,觉得自己的膀胱快要爆炸了。

  感觉到身体的警告信号,周星煜赶忙挪着小碎步跑到列车连接处的厕所门口,结果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在快到站的时候起床了还是列车上的厕所总是那么人满为患,总之四个厕所全都有人根本打不开。

  周星煜急得来回走个不停,终于就在他快尿出来的时候,其中一个厕所的门缓缓地打开了,里面出来一个胖阿姨,一脸鄙视地看着周星煜,同时嘟哝着:“催什么催?!就你急!”

  周星煜顾不上跟她讲道理,急忙一拉门把手把厕所的门带上。

  就在周星煜关上门正在方便的时候,就听耳边传来一声熟悉的:“四维展开!九五二七!”

  真是万幸自己没有处在观弈山人的视线之内啊……否则自己岂不是直接就撞在了自己尿出来的尿尿上?!

  周星煜一边看着自己身前的尿线一边感慨,不知道老道士碰到了什么抽风的事情,居然需要展开四维空间。

  反正自己也没有进去,等上完厕所出去的时候,要么他已经解决了问题退出了四维空间,要么……他就和自己永别了?!

  坏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外面岂不是有很危险的敌人?!连大叔都对付不了的敌人,自己小命岂不是不保?!

  周星煜想到这里……吓尿了,当然他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正在尿尿当中。

  赶紧收拾完个人问题,出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如果是什么危险的敌人出现的话,自己怎么判断到底是哪个人有敌意呢?!

  这个时候如果万能的大师兄在该有多好啊!

  就在周星煜胡思乱想的时候,厕所外面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周星煜顿时心里一惊!

  真的出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