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变的安静了起来,在父亲没说话之前,林隐也没什么话好说。

  ,更i/新最快U上酷C=匠网!

  倒是林天放对自己儿子的反应有些诧异了,十几岁一少年,决然要杀死那猎户,在那鲜血横飞的场景之中居然没表现出半点不适。

  这是冷血还是习惯?哪怕林天放都不知道。

  只是知道这儿子或许和自己印象当中的有些不一样,他不多话,但触及到原则问题上,却从不妥协。

  就好像之前那事一般,他根本就丝毫情绪波动都没有,到是令林天放有些惶恐了起来,这种表现,完全不像是一个少年应该能做到的。

  “我们谈谈吧!~”明明知道林隐或许有着自己的想法,可是他这个做父亲的要是一点都不知道,却也还是让其很担心不是?所以,林天放打定主意,这次要和自己儿子好好谈谈了。

  林隐点点头,知道林天放此时有很多疑问要问自己,到是也没反对,除了自己穿越而来这种事情是他心底里的秘密之外,其他的和父亲说,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一句话过后,二人却再度陷入到了沉默之中,谁也都不知道这第一句话怎么说。

  林天放心中到是有些苦笑了起来,或许,这些年来,自己对儿子虽说很好,要什么有什么,但是,却很少在意他的感受吧?忽略的这个小儿子,究竟心中有个什么样的想法他都不知道。

  “说说吧,你到底是个什么想法,之前父亲或许是真的忽略你了。”

  十四岁之后林隐就很少见到父亲,主要原因是因为父亲实在太忙,虽说每次回家都会去他的小屋中坐上一阵子,但却也仅仅就是坐坐而已。

  林天放不是个话多的人,林隐同样也不是,双方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的坐着几乎没有多少交流,而这段时间又是他最关键的时刻,可以说一年来父子几乎没怎么说过话。

  本身,在林天放的心中,自己这个小儿子是最普通的儿子,虽说他最宠爱,但却希望儿子可以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所以,哪怕就算修炼天赋失去,他也从没觉得有什么。

  只要有自己这父亲和两个哥哥在的一天,不让儿子受到委屈这就行了,但林隐的想法林天放却一直都不知道,只是觉得儿子不善言辞,或者说是沉默习惯了吧?

  今天忽然发现儿子也是有脾气,有性格的,心中诧异的同时也想要真正问问儿子究竟是个什么想法,毕竟,在他的眼中,这一夜之间,仿佛林隐长大了一般。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不管是做事还是做人,这是我的最基本信条,不过分我可以忍,但如果危急到我的性命,我却会毫不犹豫的将其消灭在萌芽之中。”思索了一下,林隐很是严肃的就开始说道。

  显然,在他的心中,最主要的并不是来自父亲的关心,而是自己做人的信条,这件事情和自己父亲阐明了之后他最起码不会受到父亲的阻拦。

  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他做事都有着自己的信条,也可以说,林隐有着自己的人生观,改变这似乎不可能,而能做的,就是事先向自己父亲阐明。

  “你的意思就是敌人必然要消灭在萌芽之中吗?”诧异的光芒一度闪现,林天放似乎不敢相信,这才是自己那不善言辞儿子的真正面目?

  多少年来,自己虽说对儿子的确有些忽视,但是却也没想过他会变成现在这种样子,那眼神之中的坚毅让人心疼,而之前说那句话表达出来最主要的东西,其实就是他孤独习惯了。

  自己在之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儿子也会有情绪,甚至于一度认为这还是一个需要自己保护的小孩而已,而现在的林天放却发现自己错了。

  十六岁的林隐也有着自己的思想,不善于表达却并不代表他就没有自己的情绪啊不是吗?如果不是家族之中的年轻人对他太过分,林天放相信,儿子绝对不会养成这样性格的。

  其实他哪里知道,现在的林隐,已经再也不是之前那个胆小怕事,却只懂得折磨自己的林隐了啊,上辈子剑圣的性格和灵魂融入到了身上之后,他,等于是拥有了两个人的性格。甚至于还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

  当然,这件事情在林隐的心中可谓永远都是个秘密,也永远都不会说出,而林天放的眼中,当然也就开始有些诧异了。

  “对,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只要有机会,是我的敌人,我一定将其拉下地狱,也就只有这样,才能高枕无忧。”林隐神色坚定,也不见丝毫犹豫,可见,这就是其现在心中所想。

  而诧异的林天放当然无话可说,儿子这么多年所受的委屈他何尝不知?但无可奈何却也真不夸张。

  他是第二代家主继承人,是马上就要接任林家家主的存在,多少大事等着他去处理?能有一丝一毫的时间,陪陪儿子这就已经是很难得了。

  自己不在的时候儿子是何等生活他何尝不知?但真的就能避免吗?少年人的嘴巴这本身就不是一个能管得住的东西,总不能有人羞辱了自己儿子,那自己就要将他们全都绳之于法吧?

  这样的话林家第三代还有幸存者吗?他是未来的一家之主,要为整个家族考虑,儿子这些年来的委屈,只能算是自己儿子牺牲。

  至于林隐究竟愿不愿意这般牺牲,他并不知道,可奈何林隐之前修为停滞不前,甚至于变成了废物,这同样也是无可奈何。

  “你今天这般想,也是父亲的过错啊!~”有些微微摇头的叹气,显然,他现在觉得自己的儿子有些极端了。

  “父亲,儿子的路儿子自己走,不会后悔,也不会为家族添麻烦!~”丝毫没有注意到,林隐的眼神种闪现出一丝寒光,此时的他,将心里话说出来了。

  至于接下来父子二人在谈了些什么?

  没人知道。

  只是知道林隐在进入山川的那一刻,嘴角是微笑的。

  而林天放也是很满意的点点头。

  正如林隐自己所说,他的路,最终去走的也只有他自己,没有人帮他做决定,不管是家族还是自己父亲。

  能做的,也就只有祝福不是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