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必然扼杀

  凉风微扫在脸上,林隐此时的脸色有些阴晴不定。

  之前的他知道实力对他来说很重要,但却没想到会重要到这地步,差一点,不是自己老爹前来的话差一点自己就又要和阎王爷见面了。

  能够重生到这个丰富多彩的世界,他不想在死一次,重生,本身就是一奇迹了,如果再一次死了,会不会再有着奇迹?他是不清楚。但是他也没有想要去试它一试的欲望。

  努力修炼,甚至于想尽一切办法提升实力,现在这是林隐心中最大的想法,在这种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没有实力,就等于是失去了一切。

  如果自己有上辈子那等实力,现在,自己就不用那般提心吊胆甚至放弃生命了,甚至于,猎户已经是一具尸体了不是吗?可惜没有,哪怕就算有着在丰富的战斗经验,在厉害的武学,这也都不重要了。

  老虎被病猫戏弄甚至杀死,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困难发生,但发生的几率很小不是吗?小道微乎其微,最重要的,其实还是实力。

  林隐两天之内,将这种思维换了好几个方式,现在,或许才会真正明白,智慧的确重要,但实力也一样不能落下,要不,就是个万劫不复的地步。

  更加坚定的想要提升实力,这个时候的林隐可以说已经有了一个很是明确的目标,为了一个目标而奋斗,这或许也是一件好事。

  不过一会,林天放拎着那猎户就出现在他面前了,猎户在也没之前那种风轻云淡的样子了,脸上十分悲惨,一丝苦笑弥漫嘴角。

  之前的那种笃定已经全然消失不见,但其却并没有过多的恐惧和震惊,自己的实力在那摆着呢,没有林天放强大。

  在林天放展现出实力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逃不掉了,只是有些不甘心而已,现在,被抓回来这才是真正的结果不是吗?甚至于,在出发之前他就已经有所预料,不成功,便成仁。

  虽说为了那林天阳死并不值当,但他欠林天阳一条命,这是他心中永远也过不去的坎,或许,一命还一命这才是他心中最好的选择吧?至少,他觉得自己没欠他什么。

  “儿子!这件事情还是要你来处理,算是你爷爷给你的考验吧,这个男人,在我看来是条汉子,要是将其放过的话相信也不会在找我们,主谋还是林天阳,怎么办?这却要看你。”显然,在他的眼中,这个猎户还是可以放过的。

  但这件事情的处理方式却不在自己手中,而在自己儿子手中,他不知道自己父亲为何会给出这样一个难题,但是,作为儿子,作为林家的一员,父亲和家主的命令这都要听。

  只是一听见这句话,猎户本身还带着苦笑的脸色却变的更加浓郁了,他可以看得出来这父子二人的性格。

  父亲是个英雄,却有些优柔寡断,而儿子却是个不折不扣瑕疵必报的人,不管是心性还是手段比父亲都要强太多了。

  也只是因为实力弱小,这才没表现出来。

  如果有给他选择的机会的话,他宁愿落到这父亲的手中,这样可能还有着一线生机,但要是落到了儿子的手中,必然会是个死的结果。

  不是说儿子太过狡诈,而是性格极端强硬,他不会因为敌人是什么人而感到怜悯,在那孩子的眼中,敌人就是敌人,哪怕就算敌人是自己的亲人,也必然杀之而后快。

  有些时候,在敌对立场上的人就真的都是坏人吗?显然不是,但他却绝对不会放过,瑕疵必报这是那少年的性格,适合做的也不是以英雄,而是真正的枭雄。

  英雄,在很多时候都是注定要悲剧的,但枭雄却在很大一部分程度上会获得成功,英雄是用来赞美的,但枭雄,却足以得到天下,哪怕是千古骂名又有何悲?

  只要能够达到目的,只要能够消灭敌人,枭雄可以不择手段,而往往,这种人才是最可怕的。

  猎户不知道这个少年有着什么样的经历,但却很是清楚,他的心智完全不像是一个少年人,少年人应该有的稚气在他的身上找不到一丝半点,少年人的轻浮。同样在他身上发现不了。

  这就是人性格上的差距,自那林天放将自己交给他儿子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自己,注定难逃一死了。

  林隐的脸色有些阴晴不定,自己父亲或许还不知道点什么,但他却明白这是爷爷给自己的考题,在测试自己的性格或者说心性能力。

  本心所想其实不想暴露,隐藏起来这才是最好的结果,也就因为这个,他明白的知道自己展现出来之后的后果。

  但想要他放过面前这个敌人,这却做不到,一击不中后患无穷这个道理他上辈子都明白,不管现在这猎户表现出什么样的性格。

  自己却永远也不是他,不会了解他的本性,此时放过他这风险实在是太大了,用一句话说,这就是‘宁可错杀一万,也不放过一人。’只有这样他才能真正的安心。

  想要自己命的人,自己如果不要了他的命的话他会寝食难安,这是凌雷心中最坚定的想法,所以,他不会放过这猎户,哪怕就算这猎户是迫不得已而为之也是一样。

  他的心中,这做了就是做了,找借口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做了,自己眼见了,那就要受到相应的惩罚,而杀自己这等事情,所需要接受的惩罚就是死,必死。

  “爷爷真的要我来处理?”林隐还是很不确定的问了一句,显然,如果真的要是的话,他就已经拿定主意做出事情了,但却还是要回过头来问一句。

  “嗯,你爷爷说一切由你处理,不管是杀还是放,都你一个人说了算。”本身,在林天放的心中,林隐小小年纪不应该接触这些事情,但是,父亲的话却点醒了他。

  身在江湖之中,既然小子要进入江湖,那就必须要过这一关,早点和晚点这都是要必须过的。

  而在他眼中,林隐或许并不觉得这一关是多么的难过不是吗?正确的面临,林剑魂会很欣赏自己的孙子,而要是选择逃避的话,这是人之常情,但他却会对自己孙子的印象大打折扣。

  林隐开始有些沉默了,他知道,这样的事情自己必须要面对,甚至于上辈子不知道已经面对了多少次了,但是,在自己父亲面前,爷爷面前要是表现出怠惰的笃定,这却也不是他所想要的,他想要的东西其实很简单,安静,甚至于不带有一丝打扰的安静。

  或者说是不被注意,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的做到活下来这句话,心中明白但却并不代表老天就一定会这样让你去做,就好像是现在,他就面临这个选择。

  到底是继续在不被注意下去?还是一点点慢慢的开始改变,有些时候,过分的低调就有些让人耐人寻味了不是吗?这一点他的心中其实很清楚,也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会表现出现在这种表情。

  林天阳必死,面前这猎户必死,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安心,既然早晚要暴露,那就好好的去享受这份眼光吧?这就是现在林隐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杀!~”语气中没有感情,仿佛是在说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一般。

  任凭森林风吹草动他脸色都没改变过,作出决定了,就必然要去面对他,他明白的知道这一点,所以,这个时候他也做好了去面对它的准备。

  林天放到是有些诧异了,他知道自己家儿子和别人有些不同,尤其这次回来之后,觉得儿子仿佛变了一个性格一般。

  之前只是不说话,但是现在,做事却已经完全没了之前那种飘忽不定,一个‘杀!~’字,并不能代表什么,但在父亲的眼中,却代表了儿子的改变。

  或许,这是多少年来被人欺负之后的爆发吧?就连林天放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这个理论,这说出去,也就只能哄哄小孩子而已。

  没有多少犹豫,这时候的林天放直接出手,一把宝剑就直接插在了那猎户的胸膛上,既然儿子说杀,那就必然要杀掉,那就算他心中还有些不忍也是一样。

  鲜血顺着猎户的嘴角就直流而下,而此时的猎户居然在临死前笑了。

  看了看面前这没有多少话的父子二人,猎户说道:“小家伙,能死在你这句话上面,这是老猎户的荣幸,谢谢,谢谢你给了老猎户解脱。”

  j酷匠网Z8唯$q一Y正=版((,l{其a\他6Q都是盗版j

  没有躲过的去解释什么,这句话说完,猎户就已经断气了。

  他不会去说出什么博取同情,这场刺杀,面对的是林隐这样的少年,就注定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结果,在这种结果之下,他安心了,自己的死,也不是完全没有价值的不是吗?

  他见证了一个少年的成长,如果说,在临死之前他还有一丝想法的话,那这个想法也就只是林天阳了,在他的眼中,林天阳他斗不过林隐,虽说现在林隐的实力可以忽略不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