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祖先密洞

  林家密洞,很多人眼中这都是恐怖的代名词,第三代听见就会寒战的存在。

  林隐的到来却丝毫没悬念,就好像林天赐所说的一样,这样惩罚一杀人者,算是轻的了。

  他杀了林家弟子这是事实。

  酷匠网n首Q发J#

  而林隐,也没半点反抗和多话,自己爷爷作为家主要公正,而他,三个月的密洞面壁,或许清苦了一些,却可以换来一个相对安静和安全的环境。

  他知道爷爷林剑魂是在保护自己,杀了林佘,一些本身是林佘一派的人必然会找自己麻烦,为显示公正,这密洞就算是刀山火海,他也要闯啊。

  至少,在这里面,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危险,这,对林隐来说就已经足够了,三个月的时间,足以改变很多。

  “不愧是林家密洞?竟然如此多的夜明珠做灯,地面竟然是黑玉石铺成的台阶,墙壁上的画也堪称鬼斧神工。”进入地洞之中林隐转悠悠的走着,品赏眼前这一幕。

  一边走,一边仔细的打量起这间看起来似乎有些奢华,却不失风韵的长廊。

  长廊很长,一眼望去最起码有好几百米,而再抬头向上面看去却是在百米左右自己落下的地方已经被再度封死。

  这是上面那送自己进来的刑罚堂高手所做,摆明的是不让其出去。

  面壁嘛,就该有个面壁的样子。

  挂上一抹苦笑,林隐回头望向长廊的下方,却是发现有一道时隐时现的紫光熠熠闪光。

  知道那便是密洞,这就大步向下走去。而当他走到这个光源跟前的时候则是把其小小的震撼了一把,因为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一头看上去很是狰狞的巨龙。

  通体表情怒不可遏,可那眼睛却是猩红色的,而且仔细看去竟然有道道流光流转其间。

  而在其旁边,却有着奇珍异兽,好像朝拜王者一般,俯首称臣。

  林隐的目光并没有被这个大家伙吸引太久便是朝着转折的回廊尽头看去,那里有一扇紧闭的大门,在大门的上方则是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林家密洞’望着这紧闭的大门,第一次来到这密洞的他有些感慨:“这便是密洞,杀气竟然如此之重,怪不得以前进来时间长就之人出去都疯了。”

  缓缓走上前去,看着那块用汉白玉雕刻的牌匾和石质大门,一股磅礴杀气这就瞬间充斥全身,身体也好像中了魔咒一般不由自主的按上这副紧闭的大门。

  轰!

  一股来自灵魂的震撼如铺面而来,磅礴的杀气差点没令林隐双眼充血,而那大门,这时也开始缓缓打开。

  “这便是那密洞?”林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亭台水榭,瀑布山泉,虽然没有鸟语却是在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花香,云山雾绕只见仿若仙境一般却让人有种世外桃源的感觉。

  在远处一座凉亭之内,两位鹤发老者怔怔的望向门外的唐突的林隐,显然他们没想到,一个不防备却让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进入此地?

  “父亲,看来咱们疏忽了啊,竟然让个毛头小子闯入这里了,哈哈哈...”左手边穿着褐色麻布长衫的老者笑容满面,让人有种从未有过的亲近感。

  而右手边被称之为“父亲”的老者则一脸长须,怒不自威,仿佛举手投足之间随时可能山崩地裂一般。

  “一个根基差到不能在差的小子,能来到这且也算是一份造化啊!”老者声如龙吟虎啸一般,一下将有点失魂的林隐震晕,脑袋也是瞬间清醒。

  这不是家族密洞,这绝对不是家族密洞,林隐心中疑惑从生,却也开始表现出和其年龄不符的淡定起来。

  和蔼老者似乎有些惊讶,眼看着林隐一步步走来,却开始看向了其父亲。

  这时候反倒是两位老人略微显得不自然起来,他们也没有想到一个在他们看来如蝼蚁般存在的小娃子竟然会有与其年龄不相符的沉着,冷静。

  这几十步的距离在彼此的真空相对中瞬间缩短,站在两位绝对不是和自己一个层次的两位老者面前后,面不改色道,“林家现任三代弟子林隐见过两位前辈,本应进林家密洞面壁却误打误撞进去这里,如有冒犯,还望海涵。”

  眼神依旧澄澈,没有丝毫的卑颜奴膝,静静的等待着座上两位老者的反应。

  之前那刚毅白须老者看了其一眼,随即若无其事道,“你等小辈为何擅自闯入禁地,可却不知者不罪,可见家中长辈为何不跪?”

  语气中透出无尽的威严,让这林隐在瞬间感受到无尽压力。

  虽说知错,可林隐却并没慌张,淡定道:“儿孙知错,但是这实在是无意之举。至于下跪……”

  “男儿膝下有黄金,恕难从命!”

  早在穿越过来之后林隐就已经决定,此生只跪父母,师傅。

  即便是林家祖宗,却也只是他林家的祖宗,和自己又有何关系?大丈夫讲求的就是一个顶天立地。

  老者瞬间面如寒冰,无形的压力直面扑来,令的林隐身若负重千斤一般双腿开始颤抖。

  脸色也从平静变为酱紫色,却是丝毫没有求饶的意味,双眼死死的盯着面前的老者,知道是下马威,却绝不妥协。

  老者眼神中闪过一丝愕然,虽然说这自己信手拈来的威压是个高手都可以抗衡,可对这样毫无根基的小辈却是如泰山压顶。

  “父亲就不要在为难这小子。”左手边明显要斯文不少的老者笑道,“按辈分的话你叫我一声太爷爷,而我身边的这位就是我的父亲,也就是你的老祖宗。”

  随即老者信手一挥,身处万千力道之中的林隐下一刻便是一个趔趄,喉咙里一股微甜的液体猛然上涌却被他生生压下。

  小子到是没有违逆这位太爷爷的意思,不咸不淡道,“林隐见过老祖宗,太爷爷!”

  而两位老者也是在微微颔首之后打量起这位除了有点骨气之外其他方面实在是上不了台面的子孙。

  长须老者坚毅的表情让人不自然的心生畏惧,而这位和蔼老者则是一脸笑容让人看的极为舒坦,犹如亲人一般的感觉。

  “身为林家子弟为何修为如此之差?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应该是林家嫡系弟子?”老者虽说没在计较的打算,却对这位后辈的修为颇有微词。

  面对这位老祖的质问,林隐面无表情道,“林隐天生筋脉堵塞,修理啊十余载却无所寸进,只是前段时间才有所际遇突破凡体,请老祖详查!”

  林隐不是傻子,性情孤傲但是绝不骄傲,虽说那苍天剑诀是他的一大秘密,但是,筋脉堵塞却绝无玩笑之说,对他来说,也算是这辈子唯一一个伤痛了。骄傲如厮,怎会不痛恨自己一身所短,奈何天意弄人,林隐也只有承受了。

  而两位老者自然也不是傻子,自是看得出林隐本身的性格,那个相对和蔼的老人向他招了招手示意其过去,而林隐也是毫不畏惧,直接上前等待老人的下一步动作。

  “闭上眼睛!”老人淡淡道,而林隐也是静静的合上眼睛。

  只感觉一双双并不显得粗糙的手缓缓的搭在自己的天灵盖处,随即,林隐便是感觉到自己的头脑中一阵暖流袭来,却是什么都不能做。

  如果现在自己那太爷爷稍微有所动作,哪怕伸伸手指,估计自己也就废了。

  好在担心的事情并没发生,在短暂的暖流过后,自己便是听到了太爷爷的声音,“睁开眼睛吧,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先回去吧!”

  眼神中略微流露出失望之色的林隐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稍稍沮丧,只不过现在的他虽然说是不畏惧家族中人,却是也不会无理取闹自认为凭着一股执拗就天下无敌,只好应声转身离开。

  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再度被莫名其妙的打发走,可是就在迈下台阶的一瞬,老祖威严的声音响起,“既然你能到这里便是我们祖孙缘分,从明天开始到这里来修行吧!我会去和家族那你父亲和爷爷说明情况的。”

  林隐身体猛的一颤,之前静若老僧的心神突然变的激动起来,回身行礼,“是!”

  “呵呵,去吧!”太爷爷一副神秘莫测的笑道,随即挥了挥手表示自己可以走了。

  林隐也是丝毫不怠慢,直接三步并作两步出了大门,而此时大门也是在一股浩瀚的神秘力量作用下徐徐闭合。

  “怎么回事?”之前的老祖问道。

  “有些蹊跷,此子天生筋脉闭合,却能修炼出玄力,明是近期才得到拓宽,且绝对没有外力药物的痕迹”皱了皱眉头,再度喃喃道,“可灵魂力量却无比强大,如果能转修那个的话,未必不能造就一个绝世强者。”

  “哦?到是有些意思,灵魂力量强大,经脉却细小无比,难道是上天内给我的礼物吗?我林家五代,终于出现了个适合修炼那个的人了?”威严老者此时居然也笑了,和其之前所表现的不苟言笑状态可谓完全不同,虽说笑的比哭还难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