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心服口服

  短暂的交锋就可以看的出来优胜略汰,并不是说白奇的本事不怎么样,实在是这林隐对战斗时机的把握和战斗经验太变态了。让人根本无所遁形。

  明明不知道那追风剑法究竟是和等威力,却能够在脑海之中运算出他下一步的走势,甚至于判断出来还不算,直接就给抵挡了,这种手段,那是一般的强者可以具备的?

  尤其在大家都是少年的情况下,林隐这种反应实在是给那白奇一个很彻头彻尾的打击好不好?就算林隐不想出风头,这个时候风头也可谓是出尽了。

  或许,也就只有那些并不懂战斗的人,在这时候并不能看出来林隐的可怕吧?老一辈强者,一个个眼神呆滞的看着林隐,甚至于想要将其活活吞下去。

  究竟是什么样的妖孽,才能够在短时间之内判断对方武技的走势且还抵挡?除非这林隐研究了无数年的追风剑法,这才有可能成功,但是一个年轻一辈没事干去研究追风剑法干什么》将打好的时光浪费在这上面绝对不值得。

  且大家也对知道林隐并不是那般傻,所以,唯一能解释的,也就是他拥有丰富的战斗经验,在对方的姿势之中能看出他下一招针对的是哪里了。

  可这样,却就恰恰说明林隐真正可怕的地方,一个十六岁左右的少年,却能够拥有这般丰富的战斗经验,这难道还不可怕吗?估计谁也都不会这样想。

  看着面前站着的林隐,之前的那种小看已经完全不存在了,白奇知道,这或许是自己这一次最难缠的对手,不管怎么出招,对方仿佛就已经将你吃的死死的一般,那种感受,不可谓不强烈啊。

  安静的周边,似乎都在看着这场貌似规格很高的战斗,林隐的脸色依旧如常,仿佛这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提不起自己的兴趣一般,唯一能够让他正眼去看的。也就只有面前的这对手和自己手中的剑了。

  或许,对方在自己那出其不意的进攻之下稍微有些惊慌失措了起来,但是,在林隐的心中,却并不代表自己就可以一直都这般压制下去,武技最大的好处就是有些时候让你明明知道下一招他所要发出的是什么,却无处可防。

  这一点是他心中很清楚的事情,之前的惊慌失措,并不代表之后白奇会一样也都失去分寸,好日子到头还是可以一直这般压制下去,这是林隐自己都不清楚的事情,当然,他也不想要清楚。

  战斗的过程在他眼中一直都是瞬息万变的,想要按照自己所想的去发展这似乎不可能,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存在丝毫侥幸。

  “够味!尝尝我的追风第七式!~”抹掉脸上的一丝鲜血,放到了自己的嘴巴中,瞬间,一句话说完之后那家伙仿佛一道幽灵一般的消失在了面前,眨眼时间,这就出现在了林隐的面前。

  手中长剑,带着些许元力波动在这个时候甚至于不用去思考,就一剑下来,那种威能和力量,是之前所有剑法之中的力量都很少能抗衡的,林隐脸色也都是一阵大变。

  当即预定好的就拿手中的精钢剑开始抵挡,显然,这时候的他采取的是坚如磐石一般的防守,虽说没有剑技蕴含在其中,但在他的心中,这却已经是自己的极限了。

  讲究的基本功可以说是要极端扎实的,当对饭饭的长剑直接劈下来的时候“当!”的一声,电光火石之间他就感觉到了一丝火星,那精钢剑,在此时终于多出了一个豁口。

  虎口在此时都开始有些麻痹了,好在,坚如磐石的基本功在此时还算是发挥出了应有的作用,第一时间,将力量给卸到了地面上,地面上的灰尘在瞬间扬起,可见那一剑的力量是多么的恐怖了。

  就算虎口隐隐作痛,此时的林隐却依旧脸色如常。大步向前,对着那还在惯性下坠的对方就是一剑,显然,在这种丰富的战斗经验之中,林隐知道,对方在此时是最危险的。

  酷x匠_网永nS久#@免=费;、看;}小c说k

  悬浮在半空之中,哪怕就算想要移动却也还是找不到借力点,战斗的结果或许就已经注定了啊,长剑一个直刺,依旧还是不带丝毫元力,却瞬间给那白奇一股极端危险的感觉。

  慌忙挥剑抵挡,此时却为时已晚,当宝剑和精钢剑触碰的时候那白奇顿时就感受到了一股股力量直线顺流,还没等反应过来呢,整个身体在这个时候就后退了好几部。

  哪怕就算是用了追风第七式,甚至于都已经用尽自己全身的力量了,在这个时候却依旧没能给林隐带来多少伤害,其身体素质之强悍却也是之前他所没见过的。

  往后直退好几步,这个时候的白奇整个身体都快失去重心了,但为了卸力却是不能阻止的事情,整个广场似乎所有人都看向了白奇,很是好奇的样子就足以说明什么了。

  林隐当然不会放弃这种绝佳的机会,整个身体顺着之前的那进攻的力量犹如鬼魅一般的直接一路狂奔,手中精钢剑仿佛一道流星一般的划过周边。

  在那白奇还在惊恐的时候,林隐却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长剑,似乎早就已经准备好的架在了他的脖子上,整个广场,在这个时候再度陷入到了一股寂静。

  任谁也都没想到,一个六品剑者的林隐,在没有使用剑技的情况下硬生生的凭借自己的战斗经验再度打败了一个强者,这一次,可不是所谓简简单单的强者啊。

  白家白奇,哪怕就算在王朝年轻一辈之中都是小有名气的强者,此时,却失败在了他的剑下,哪怕就算是有些许出其不意,但是这等效果,却是从来都没人能想象的。

  百试不爽的追风剑法剑技,在这个时候甚至于第八招第九招都没使用出来,就这样失败了,可谓败的很是彻底,也很是让人心中发颤,这个林隐,究竟何等可怕啊?

  感受到长剑上所带来的一丝冰凉,本身已经陷入到狂暴状态之中的白奇此时终于清醒过来,嘴角,闪烁出一丝苦笑,正如大家所预感之中的那样,并不是自己不够强,实在是面前这人太变态了。

  就算是你使用了剑技,就算是你拥有良好的培养,甚至于身体素质和元力都和他不在一个档次上,但他凭借那般丰富的战斗经验,想要虐你,这却也还一样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他的实力,让人不得不佩服。

  自始至终,那林隐的脸色都没变化过,可见自己在他的眼中这种实力是多么的可笑?当然了,这也就是他的估计而已。

  虽说,林隐那几乎妖孽的战斗经验的确恐怖,但能够用得上的却也不只是前期那等时候吗?到了以后,各式各样的剑技各式各样的武学摆在他们面前的时候,如果真的天赋不怎么样,哪怕拥有近乎天文数字的战斗经验,在找回场子,这却也还是一简单的事情。

  台下的人却彻底震惊了,谁也都没成想他们会看见面前这等逆天的一幕,一个六品剑者,仅仅靠着自己那对危险的感知和丰富的战斗经验,在这个时候却打败了一个八品剑者。

  甚至于还是一个白家的直系弟子,这在很多人的眼中都是一不可能的事情啊。

  需要多么冷静的思维和战斗意识?简直不敢想象,这个少年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我输了!~”嘴角的苦笑越来越浓郁,白奇心中知道,这场战斗自己输的很是彻底,和自己的自大和自己的狂傲没丝毫关系,要怪,就怪面前的这林隐战斗经验和战斗智慧太变态了。

  林隐在对方说出这样一句之后,却就将手中的长剑给放下来了,显然,这也只不过就是一场比赛,还没有到真正生死相搏的地步。

  当然,白奇心中也很清楚,如果是真正的生死相搏,现在的自己或许已经成了一句冰冷的尸体了,之前那一剑,他只要在往前一寸,那可是会死人的不是吗?他的脖子可没那精钢剑坚硬。

  “等我觉得能够打败你的时候,依旧还会去找你的。”眼看着这林隐将精钢剑放回后背,直径下台的时候,白奇很是不甘心的再度说了一句。

  显然,在他的眼中自己还没有直接觉得林隐无可匹敌的地步,只要自己好好修炼,积累战斗经验,将面前的这林隐打败,这却也还是一件很有希望的事情不是吗?虽说,现在的自己确实是输的心服口服。

  林隐一个停顿,脸上的表情却似乎还是那样,冷冷的来了句:“随时可以找我。”之后,这就自顾自的走下了擂台,对于这种层面的战斗,林隐的确没多少欲望。

  “还真是一个很奇怪却很有意思的人啊!~”很多高手,此时心中都有这样的想法。

  当然,眼睛更加明亮的却还是那白奇,他坚信,今天的失败,个不单单是给自己了一个警醒,还是自己成长的一个契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