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小组,一个黑衣男子嘴角带着一丝邪魅的笑容,眼神丝毫不迟疑的看着此时下场的林隐,若有所思,却并没有说出什么。

  “大哥,这小子怎么样?”另一边,这刚刚以绝对实力碾压对手的黑衣男子刚走下场,却被另一个少年拉到一边,指着那回到座位上的林隐说道。

  “战斗经验极为丰富,但要是对上真正高手,却还稍显不足,还没资格和我争第一。”黑衣刀疤男子眼神丝毫没变,用一个极为平淡的语气说道,仿佛,任何一个人他都可以给出一个中肯的评价。

  “那我要是对上他呢?”那有些许瘦弱的少年继续说道,眼神之中却有着一丝希望。

  “伯仲之间,能在他那种攻势面前坚持一个时辰,你胜,如果不能,你败!~”黑衣刀疤男子再度中肯的说道。

  倒是弄的那少年嘴角一丝不快,一个六品剑者,却能够得到大哥这般评价,这可却也是绝无仅有的事情啊。

  “哎,看来大哥眼中,也就只有杨长剑,才能够与他一战了,倒是忽略了我们这些看似不是他们对手的人当中拥有黑马。”虽说很是赞同自己家大哥的话,但此时那瘦弱少年,却也还是有些不忿。

  多少年来,自己都在追赶自己大哥的脚步,但每一次却都是以失败告终,几年之中的数百次挑战,没有一次成功的结果染让瘦弱少年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但事实却就是事实,自己家大哥看待事物,却从来都没不准确过,这才是主要。

  “不去想了,那个林隐,哪怕就算不是大哥的对手,我也要好好提防,这来天衍宗的年轻一辈,可都不是什么善茬啊!~”苦笑的摇摇头,瘦弱男子最终还是选择了重视,而林隐这种表现,却也的确足以令很多人都去重视。

  “我了个靠的,林兄弟你太强了吧?就算和那变态一战,甚至于就连剑技都没用出来,这就单挑掉了白奇,老大啊,以后你就是我老大。”胖墩墩的少年邪幻月差点没直接来抱大腿,这样的少年,不可谓不逆天啊。

  “运气而已,如果不是他过于小心,我也没那机会。”林隐给出了一个很是中肯的凭借,从来不看轻自己的对手,也从来都不高调的去宣扬一场战斗的胜利,这才符合他的性格啊。

  “百强,没想到我们都进入百强了,你还是全胜进入,或许,有着能够进入前十,成为真正门内弟子的实力呢?努力啊,以后我可要你罩着了。”胖死依旧在那喋喋不休,虽说不至于招来林隐的反感,但此时林隐却也懒得搭理他。

  这样的家伙,你越是和他说的多,他就越是得瑟,虽说可教,但至少双方现在还没到那等无话不谈的地步不是吗?毕竟这也才是今天才认识啊,林隐还是清楚防人之心不可无这句话的。

  见林隐不在搭话,胖子自己说也没多少意思,好在他也不是那计较的人,丝毫没心理负担依旧一脸崇拜的闭上了嘴,脸皮之厚让人瞠目结舌。

  百强,在这一天的战斗之中终于算是诞生,每个小队的前三名,或许,这样在很多人的眼中有些不公平,但是,在那天衍宗的逻辑之中运气也算是实力的一种,就算是心中些许还有些觉得不公平的人,到也都只能默默承受了。

  林隐作为小队第一,当然很是顺利的就进入到了百强的席位之中了啊,进入天衍宗之中可谓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没有在过多的废话,却让很多人都羡慕嫉妒恨。

  一千多号人,却就只有一百个能够进入天衍宗,哪怕就算是门外弟子,在很多人眼中那也都是极为热切的,这才是整个王朝精英中的精英啊,有些时候,在很多人的眼中,能够进入天衍宗,这就是异种荣耀了。

  那些落榜,且还有着一定发展潜力的人,在一旁观战的那些小宗门大佬都纷纷伸出了橄榄枝,到也是,可以参加考核的人都可以说已经算是年轻一辈精英了。

  这种人几乎到哪里对是非常吃香的,哪怕就算是因为没能进入天衍宗还多多少少有些没落,却并不会不懂得变通。

  进入天衍宗这已经是一件很是不可能的事情了,除非你明年在来,有些年龄到了的或者是本身就觉得没啥希望的年轻一辈,当然会退而求其次的直接选择进入小宗门啊。

  那就算是天衍宗不要的人,到了小宗门小势力的眼中这却也依旧还是个宝,所以,今天的那些宗门满载而归可谓已经是注定的了。

  欢声笑语之中结束了今天的考核,那些本身也都是落选的一群人,到也并不会显得太沮丧,毕竟,这天衍宗的招收水准极为严格这是谁的心中都很是清楚的事情,你既然来了,就要有落选的心理准备不是吗?

  更何况有很多年轻一辈压根就没指望进入天衍宗,来这里,只不过就是证明自己的实力,选择一个好宗门,或者争取一些宗门的待遇而已,这等结果可谓很是正常。

  回到住的地方,之前数十人一间的房间此时已经没多少人在回来了,对林隐来说,成功进入天衍宗,这只不过就是自己征途的开始而已,或许中间的路很是曲折,但他相信,只要自己坚定了一颗强者之心,就一定可以在这天衍宗之中混出名堂。

  当然了,他现在最为迫切的却是寻找一门剑技,看见无数年轻一辈都拥有自己的剑技,哪怕就算上辈子的他是剑圣,其实也都还是很羡慕的,苍天剑诀虽说逆天,但却也就只不过是一种修炼法门而已。

  或许其中的确蕴含着极端强悍的剑技,但至少现在的自己却也还是没发现,甚至于完全没一点苗头,剑技,这对他来说依旧还是个硬伤。

  今天的他的确是打败了白奇,可却也还是感觉到了那剑技的恐怖,如果换做一个拥有丰富战斗经验的人,外加上剑技的配合,这是自己万万也都不能这般轻松的,甚至于输掉这也都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剑技的珍贵却也还是他心中所清楚的,哪怕就算在天衍宗,外门弟子之中想要获得剑技,这也都需要很努力的去获得一些积分才能成功。

  这是一些刚入门的年轻一辈所不清楚的,好在,林隐的二哥就在天衍宗,这些事情,在以前他寄回家的书信之中还是有所提起的,这才让林隐极端迫切了起来。

  明天的百强战,可谓各个都是和白奇一般的高手,哪怕就算有些浑水摸鱼运气好的,这也都是极少数而已,像今天一般的战斗或许已经并不奏效了。

  林隐清楚,自己的实力,或许进入五十强这到没啥太大的难度,但想要在进一步,没有剑技,这几乎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进入十强,这更加是痴人说梦。

  或许是因为他太多悲观,又或许是对自己信心并不是很足,显然,这个时候的林隐,陷入到了深深的纠结之中,在那迷迷糊糊之中睡着,等待着第二天光明的到来。

  深夜。

  天衍宗三大禁地之一的池剑峰里,一个看起来七十多岁的老者正在打坐修炼。

  忽然。

  XS更r6新o最}快oo上酷匠{网¤y

  周围空间一阵水纹,一个看上去犹如影子一般的黑袍男子显现到了身边。

  老者似乎已经感觉到了他的存在,也没说话,黑衣男子或许早已清楚,这就开始将今天新人战斗的每一个细节开始诉说了起来。

  着重说了林隐和几个种子选手的情况,老者自始至终都没有半点脸色变化。

  终于,在漫长的讲述之后,茅屋中的老叟才缓缓睁开眼睛,对着那黑衣犹如影子一般的男人挥挥手。

  周边水纹一般的动荡再度出现,男人消失。

  这时候的老叟,才表现出了一抹笑容。

  用那近乎沙哑的语气喃喃自语道:“林隐,还真没发现,这小子能走到哪一步,不用任何武技,打败八品剑者,甚至于有能力杀掉对方,战斗经验何其恐怖啊!~”

  那种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如果现在林隐看见,必然会就连眼珠子都掉在地上,这,不正好就是自己上山之时所见过的那老叟吗?

  “在考察一下,如果可以,看看他是否能够成功!~”喃喃自语的说完,这老叟才再度闭上眼睛,周围元力似乎在瞬间就开始隐藏起来,在也没了半点元力被动。

  这一切,都是林隐所丝毫不知的。

  而等到第二天的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一百位已经定为天衍宗弟子的新人,则再度聚集到了昨天的那广场上。

  和昨天不同,今天的广场已经没了那等人山人海,有的也就只有这数百新人外加上考核官,显然,今天的百强战是天衍宗内部的事情,哪怕那些小宗门想要前来观摩也都不可能。

  和昨天相比较起来,今天,可谓极端冷清。

  “林隐,我在这,我在这!~“本身肥胖脸皮也同样超厚的邪幻月一看见林隐,当即就大声的叫着挥手示意。

  林隐似乎没看见一般的直接无视掉了,可身形却走到了那胖子的旁边,依旧一言不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