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奇,白家第三代直系弟子。”白衣少年微微一笑道,哪怕就算在擂台上,却也依旧给人一种沐浴春风的感觉。

  倒是林隐瞬间一愣,之前怎么也没想到这时候居然会遇见一白家弟子。

  京城白家,王朝最强大的四大家族之一,当年的林家或许也这般辉煌过,但是那却是当年的事情了,现在的整个王朝,地位最显赫的就是这四大家族了。

  作为四大家族的弟子,哪怕白家的一般弟子在很多时候都比很多大家族的亲传弟子要受到更好的待遇,其实力强横和修为逆天本身就是无可厚非的事情,而面前这白奇,居然是白家弟子?

  如果说之前的林隐以为这白奇就是一修为还算可以的年轻一辈的话,那现在却不得不开始重视了起来,大家族的弟子,和一般的小家族或者是小势力可以说是完全不同。

  不管是培养后代的资源还是狠心程度都是小家族所不能相比较的,而这白家,在王朝百年不倒也不是只是说说而已,面前的白奇,绝对不会和表面上看的那般简单。

  这是白奇的第一次报名字,哪怕就算之前和那胖子战斗的时候也都是一脸风轻云淡,而现在这名字只不过就是一出现,当即就令在场几乎所有人都开始纷纷议论了起来,白家,这在很多人眼中可都是高不可攀的存在啊。

  哪怕就算这白奇不是白家的重点培养弟子,在白家可以算得上是直系弟子的人,都可以说在王朝之中有着一定名气的,而此时这个白奇就是,任谁也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很是和蔼的白衣少年,会拥有这样雄厚的背景和实力。

  当然,就算没想到,林隐此时到也没过多的去震惊,遇上了一个对手这是早晚都要面对的事情,只不过现在稍微有些提前了而已,在他眼中,这也属于常态。

  “林隐,林城林家弟子。”介绍很是简单,或许也已经重复了不知道多少遍了,看的那白奇到是稍微有些惊奇了起来,自始至终,这小子都表现出一脸淡定的样子,难道说,自己在他眼中就还是那一如既往吗?

  这种或许不算很在意的表情其实令白奇还是稍微有些不爽的,好在,从小有着良好教养的他并不会在这个时候做出点什么,只是笑眯眯的一伸手,这就做出了一个请的样子。

  林隐到也不客气,不管这人是不是白家的直系弟子,这其实和自己没多大关系,战斗,或者说打败他,这才是他的最终目的,哪怕在表面上,双方相差甚远。

  瞬间犹如一头猎豹一般的急速奔跑,这时候的林隐各种动作都极为不和谐,这是大家第一次看见林隐主动进攻且还弄出这副表情,第一时间,在场很多人都惊呼了起来。

  在之前自始至终林隐都表现出一副被动防御的样子,哪怕就算是秒杀对方也只不过就出手一次而已,而和现在这样主动进攻的,可谓是少之又少。

  大家对林隐的了解其实也都不算多,只是知道这人战斗经验极为丰富,基本功极端扎实而已,每一拳头都好像是在出剑一般。

  可像这样急速前进甚至于整个身体都扭转的很是不和谐了的场面,却是大家都没见过的,而之前还说林隐运气好的那胖子,更是瞪大了眼睛直愣愣的看着这场面。

  这只是一开始就弄的这般惊心动魄,可是谁之前也没想到的事情,可偏偏,这个时候的大家却说不上来有什么感受,顶多,就觉得林隐这等表现很不科学而已,仅仅也就这样。

  “砰!~”结结实实的拳头硬撼胸膛,此等时候林隐仿佛一条脱缰的野马,不管是速度还是力量还是那等手段都极为惊人,避无可避的情况下白奇只能赢拳头和其硬撼到了一起。

  只感觉拳头一阵发麻,本身以为自己肉体力量很强的白奇只感觉一股压力扑面而来,后退了一步稳定住身形根本不在犹豫,长剑拔出,对着这惯性力量下还在前进的林隐就是一剑。

  带着白茫茫寒光的一剑看上去是那般恐怖,只是落下的时候就让林隐头皮是一阵发麻,极力扭转身体,这才勉强躲过那一剑却还是贴着耳朵飞了过去,那场面不可谓不惊险啊。

  无数在看其他战斗的人,感受到这边的激烈之后都纷纷将目光转向了这里,眼帘中浮现出来的这一幕果然没让他们失望,纷纷这都惊呼了起来。

  这等惊险的场面可不是这样的小组赛当中可以看见的好伐?可偏偏这个小组却强抢对撞了,三十人当中只有三人可以进入一百强,这本身就是一个很是可怕的概率,真正一二三名战斗的场面,可是很少会发生的。

  急速后退好几步,林隐这额头上已经冒出一丝冷汗了起来,刚那一幕不可谓不惊险啊,要不是苍天剑诀里面的那等古怪身法,自己还真就不一定能躲过去,要不就是直接被弄死,要不,这耳朵就没了好不?

  这比试也不是很简单就能解决掉的啊,尤其是在这种实力双方都差不多的情况下,更加可谓要小心,毕竟,这一个不小心的话甚至于可能没收住手就真的死了。

  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之前的林隐,还将这种战斗想成是切磋,但是现在却完全不那么想了。

  “出剑吧!让我看看那的剑法怎么样?这样。你不会是我对手。”显然,白奇表现出来的淡定和其年龄也都很是不符,仿佛可以看透这事情的本质一般。

  其实现在的林隐任何剑技这还不会,可凭借上辈子的剑招和那等战斗经验,一般人就算用了剑技这也都不会是他对手,剑技的威力,他却还没体会到过,却不代表他就不重视。

  之前这白奇的一剑,其中明显是蕴含了剑技的,虽说林隐此时并不知道这是什么,可要是不出剑的话,自己却必败无疑,这一点他心中明白。

  “吱呀!~”精钢剑被其从背后直接抽出,这是他三叔在走之前送给他的,不是什么好剑,但却正适合现在的林隐去修炼。

  崭新的剑锋预示着它还从来没和人战斗过,但哪怕就算这样,拿在林隐的手中却还是透露着丝丝寒光,仿佛一剑下去就能让人一刀两断一般。

  看见林隐拿剑,在场很多人却都眼神凝重了一些,不知为何,明明这小子修为并没有多强,可当精钢剑在他手中的那一刻,他浑身的气质却仿佛起了变化,那种极端微妙的变化让人心中多少开始有些打鼓了起来。

  这个少年,为何在拥有剑的情况下和没剑的情况下气质截然不同了呢?

  此时的他,仿佛是个真正剑者一般的站在那里,手中的剑和其本身反对气势瞬间就融合到了一起,仿佛,这剑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一般。

  哪怕就算是之前那嘻嘻哈哈的胖子邪幻月也都没了丝毫笑容,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年凝重,似乎,就连他也都感受到了这等场上气势的变化。

  虽说白奇同样也很清楚的感受到了此时林隐的变化,甚至于有一种自己没办法敌对的感觉,但此时,仅仅被一种气势所吓退,这也却并不是他的作法。

  咬咬牙,管不了那样多的直接挥剑长驱直入,追风剑诀,白家祖传的赤阶高级剑技微妙魏桥的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整体是运动仿佛一道疾风一般,这在瞬间就来到了林隐的面前,而林隐,似乎没看见这等剑技的到来一般,手中长剑只是一横。

  “当!~”直取林隐腰间的那一段剑技,在这个时候就那般轻易的被其给挡下来了。

  “叮咚!~”林隐仿佛是知道这样做并不能让所有人震惊一般,长剑相交那电光火石之间他就好像看见对方的下一阶段动作一样,再度一个格挡,丝毫没意外的再一次将对方长剑给挡住了。

  而手中那精钢剑却就好像是有了眼睛一样,在挡住的瞬间再度一个划过,对着对方的脸颊这就一剑挥去。

  对方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呢?直接就在此时感受到一缕薄凉,一丝血线这就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当即大惊失色开始退回,手中也不停滞,在退回之前却又是一剑,显然,这是不甘心之前的失败想要在退回去之前再度扳回一城啊。

  可在场几乎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本来大家都以为这一剑或许林隐没任何办法了,却看见那带着元力的宝剑到达他手臂的时候。

  “当!~”的一声。

  &酷Z5匠‘网Y唯√一正q/版W;,其O3他d都是%$盗{版~@

  这家伙就好像是能预知未来一般的直接再度抵挡了下来,整体的过程似乎就是一眨眼。

  整整四招的短暂交锋,那白奇却直接落尽下风,仿佛这一切,都在那林隐的计算之内一般。

  甚至于就连剑技这时候他都没发出,却就在剑招上狠狠的压制了对方。这等结果,是谁也都不迷糊的事情。

  却也瞬间大惊失色。

  场上陷入到了一股极端的安静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