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无数人看着眼前这场景都有种说不出来的惊讶,六品剑者会用出这般恐怖的能力?之前没人相信,但事实发生在眼前,此时此刻却不得不相信。

  林隐给大家上了一课,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修为才是最重要的,只要你有战斗手段,战斗能力,越级挑战,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躺在地上,虽说那家伙还有些许不开心,但却也明白,面前这少年或许自己真不是对手,脸上表情变化一番,最终,这却还是站起来灰溜溜的走了。

  他知道这等擂台已经没自己什么事了,被那修为比自己差的人一味的压制,就算想要在继续下去这也都没脸了啊,灰溜溜的走,不引起注意,这才是最好的选择。

  场下的那些强者到都还是一阵呆滞,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擂台,他们不是没见过越级挑战的,却没见过这般压制对方的越级挑战。

  根本就不给对方反应时间,在瞬间结束战斗,甚至于背后的长剑都没出,要知道,报名的时候他写的却是六品剑者啊,这一点可谓让人联想。

  这个看上去并不大的十六岁少年,到底拥有什么样的实力?在这等分族之中又能有什么样的成绩呢?哪怕就算是个六品剑者,这也都让人联想不已。

  一步步走下擂台,林隐心境到是没多少变化,自己现在甚至于可以勉强和九品刀者剑者战斗,一个七品刀者,这还真就没被他放在眼中。

  这等结果,是他早就能预料到的,如果不是这种结果他才应该诧异呢,多少年的苦修岂不是就白费了吗?整整三年的基础剑技或许在别人的眼中那是傻子行为,但是在林隐眼中却极端有用。

  扎实的基本功才能够让自己的未来绽放光芒,这一点林隐深信不疑,平常就不爱多话的他,此时当然也不会去炫耀什么,只是很安静的走到一边,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

  “哥们牛啊,本身以为你是这数千人当中垫底的存在呢,现在看来,进入前一百,这已经板上钉钉了。”身旁一个十六七岁满脸横肉的胖子对着林隐就竖起大拇指说道。

  林隐点点头,此时他所要做的就只有回复,并没有说什么,毕竟自己只是六品剑者,本身的修为上有着很大的硬伤,如果不抓紧时间休息的话,下一轮战斗还真就不太稳定。

  见到对方只是搭理了自己一下就开始恢复,胖子到也没说什么,毕竟这成绩才是真正进入天衍宗的主要,他现在的这番作法,到是令胖子都开始有些佩服了起来。

  自己要是有面前这小子努力,或许直接就能免试加入了不是?以他的天赋这到不是什么难事,可惜,对胖子来说,叫他苦修还不如杀了他来的痛快,所以才会有现在这种不温不火的一幕出现。

  “那小子,到是有点意思,希望在小组赛的时候能遇见。”身后,一个看上去翩翩公子模样的白衣少年嘴角不可差距的出现了一丝微笑。每个小组只能有三个人出线进入前一百,他很是期待自己能和这个战斗经验极为丰富的少年一战。

  起初的震惊立马就被淹没在了场面的火爆之中,毕竟林隐表现虽说还算厉害,但来这里的人那个不是王朝的天才?谁没有自己的一些手段?之前的那种震惊也持续不了多长时间,没一会就被淹没。

  林隐到是一点也都没在意,本身这小子就不是个想要引人注意的人,在这种时候能不高调当然也不想高调,这样的情况,到是让其心中松了一口气。

  可是金子总会发光这句话却验证了此时林隐的状态,一个六品剑者,在很多人的眼中这都只是垫底的存在,他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却和其完全不对称。

  想要进入天衍宗,这就需要发挥出自己的实力,而现在他所发挥出来的那些,要是不引起别人的惊讶这才真奇怪呢。

  好几场战斗,几乎都是在他完胜的情况下结束掉的,可谓在这种战斗之中势如破竹,连续四场,就没一场失败的,甚至于其中就算遇见一个七品剑者巅峰,最终在游斗一段时间之后也都同样胜利了。

  而林隐这个名字,也都进入到了大家的视线之中,当大家都以为这小子算是好运到头的时候,他却偏偏抽到的都是一些弱小的存在,让在场几乎所有人都是郁闷不已。

  他!虽说有着实力但却不会这般幸运的就这样走下去吧?很多人的心中都有些不敢相信,可这家伙,却一直都这般幸运。

  整个小组呼声最高的几个人都想要和这林隐碰上战斗一次,但却怎么抽签也都抽不到,让整个小组赛都几乎到尾声了,那几个成绩还在林隐之后的家伙可谓恨的是咬牙切齿,却拿他没半点办法。

  “哥们!这可是最后一战了啊,你要是在能抽到一个好签,这最终的结果可就是你第一生出了,我就纳闷了,你小子怎么这么好运气?”旁边那胖子在中途几乎没说话的情况下对着林隐说道。

  '*酷=匠网#e首u发=◇

  整个小组得分最高的三个人,这胖子是其中一个,林隐在很多人的眼中运气好也是其中一个,按照道理来说,这最后一战不管是遇见谁,林隐都出线定了。

  毕竟,这真正全胜的也就只有林隐和那第二两个人而已,其他的人都被他们牢牢是甩在后面,哪怕就算是那胖子,也都以为遇见了那白衣男子而失败的很惨。

  小组赛最后一战,能进入前一百的人几乎已经定下来了,但战斗就不需要在继续下去了吗?显然,这不可能。

  林隐依旧还是那一副淡定的样子,的确这一次的小组赛自己运气很好,遇见最强悍的高手也就只不过是七品剑者巅峰而已,那样的强者,自己只要努力战斗,都可以随之将其打败,甚至于剑都不用出。

  但如果遇上一真正的八品剑者的话这可就不一样了啊。

  面前的这胖子是其中一个,而身后的那白衣少年也很是一个,要是真的遇上了他们,乃至其他的八品剑者,这谁胜谁负可还真就不好说不是吗?林隐没有暴露底牌的情况下。

  “运气,往往也是实力的一种。”或许是因为心情还不错,又或许是林隐觉得旁边这胖子是个可教之人,他还是很礼貌的回了一句。

  胖子顿时就眉飞色舞了起来,当即说道:“我是来自京城的邪幻月,幻术流刀者,你呢?”显然,胖子对这个六品剑者心中产生了巨大的好奇。

  到现在他也都不清楚,这林隐的六品剑者到底是掩饰要是真的只是凭借战斗技巧胜利的,当然了,这也和其平时不爱钻研武学有关。

  要是其他爱钻研武学的人,或许一眼就能看得出来,林隐的基本功极端扎实,外加上丰厚的战斗经验,那就算是个六品剑者,却也绝对比一般八品剑者要可怕。

  “林隐!林城林家!~”他本身就是个说辞不多的人,虽说觉得这胖子可交,但在最后一战没开始或者结束之前,在他眼中却也不是聊天的时候。

  或许是知道了林隐的想法,邪幻月也没在过多说点什么,当即很是老实的就去抽签了起来,最后一战,虽说这结果已经几乎注定,但对他这个第三名来说,可却也要小心为上啊。

  好在,公布抽签的时候那家伙抽到了一本事平庸的六品剑者,当即这就裂开嘴笑呵呵的对林隐说到:“呵呵,你这好运气转到我身上了,祝你好运,可千万别抽到那变态啊!~”

  这办带着开玩笑的方式和林隐所说,可当林隐将手中的号码给其看的时候,顿时,这货就觉得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乌鸦嘴。

  怎么就这般灵验呢?

  十六号。

  这个号码在很多人的眼中都不算什么,但是,这一次却并不是那样。

  因为另一个十六号,正好就是那身后的白衣少年,也就是和林隐一样全胜的存在。

  只不过,林隐是没遇见多少强悍的对手,而对方,却是实打实的一招一式打过来的,且几乎没一次战斗都是碾压。

  “我这乌鸦嘴!~”用手一捂额头,邪幻月有种自己还不如去诅咒人,这样更加有前途一些的感觉,这,也实在是太灵验了吧?

  林隐到是没说什么,在轮到自己的时候一步步很坚实的走到了擂台,并没有因为自己抽到了个高手而感到沮丧,却也没有过多的兴奋,仿佛他面前的,和之前的那些对手一样一半。

  “真没想到到最后了还能让我和你来一场,这是老天都看不过去你运气这般好啊!~”白衣少年到是没多少城府,看着林隐眼神中蕴含了一丝兴奋。

  虽说,之前的林隐战斗的确很畅快,甚至于有很多时候都秒杀对方,但在他眼中,这也就只不过是自己的一个对手而已,还不足以林其重视到和自己是同等强者的地步。

  京城白家少爷,单单这个名头,这少年不知道吓死了多少年轻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