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明显是被捧在手心里的世家子弟,就算来到天衍宗,那小姐脾气却也丝毫不改。

  做出这等事情,倒也在那些人的意料之中,脸色丝毫未变,显然,这是经常见到此类事情发生。

  “啪!~”皮鞭并没因为迅速,这就落到稚嫣儿的脸上,反倒是林隐截住,抓着那皮鞭的一面就是一扯。

  一小女子的力气怎么可能是经过严格体能训练的林隐的对手?力量这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就算想要反抗这都不可能。

  整个人都被提起来,一个不小心,往前走了好几步,脸色开始难看的看着林隐,显然,这差不多已经快发飙了。

  脸色涨红,想要破口大骂却不知道说啥好?公主一般的小女孩差不多快哭了,这算什么事啊?以前只有她欺负人,今天到被一穿着普通的家伙给欺负了?

  一想到之前的委屈,公主般的少女这就瘪起嘴来,一般,这要是在家的时候,只要她这样,不管是什么人,都会被严厉惩罚的。

  准确的来说,这就是个被惯坏的孩子而已,对于林隐来说,两世为人的他可谓是见多了,说不上讨厌,甚至会替她悲哀下。

  “你找死!~”果然,后面充当护花使者的二人第一时间就冲了上来,对他们来说,这小公主是他们讨好的对象。

  现在却被一个平常人给欺负了,这么说,脸面上也挂不住啊,该出手时就出手,结果怎样他们不清楚,但这脸,却还是要要的。

  本身就是纨绔子弟的他们,对待这种一般人,或许在进入天衍宗之后会改观,但这还没进入的时候却就是直接踩死的,在他们眼中,自己背后有这背景,同样自己也有着实力。

  不嚣张,不嚣张那才有鬼了呢?

  拔起长刀一左一右这就朝着林隐攻了过来,招式不留余地,显然这是想要将其往死里整啊。

  “我就站这儿不动,天衍宗门口,还不信你们真敢杀人。”

  说实话,对林隐来说,以自己现在的实力,二人真是小喽啰般的家伙,实力上面根本就不足以让自己出手。

  两世为人的他很清楚这些人的心思,这样不留余地的进攻,其实也就是做做样子而已,天衍宗山门前,他们不敢放肆。

  果然!

  听见林隐这番话,本身还想要攻上来的二人顿时停止,冲动就在瞬间被理智所取代。

  这里可不是他们那城池,而是天衍宗,说句不好听的,只要是你王朝中人,到了这天衍宗,就在也没了身份地位。

  当众杀人,且对方还没还手,这罪过可就大了啊,就连自己家族都拯救不了自己。

  瓷器怎么能和瓦片硬碰硬呢?在他们心中,自己就是那瓷器。

  “哼,欺负了我们家乐乐。不给个交代想走绝对不可能。”

  虽说不敢当众杀人,可语气上却依旧强硬,毕竟是一群世家子弟,指望他们一入天衍宗就改掉那些臭毛病,本身就不现实。

  “交代?没让你们给个交代就算不错了,你们面前的那公主是人,我这马上的女孩就不是人了?”林隐很少动怒。

  可这次却真有些生气了,到现在他都不理解,为何那些世家子弟那般嚣张,不就是自己的家室好点吗?

  给你们提供了好的平台不好好利用修炼,却作威作福起来了,这是他怎么也都不愿意接受的事情。

  好在,这些在他眼中也都只是还没成熟的小屁孩而已,和这样的小家伙较劲,不是他林隐的性格。

  听见林隐这般说,那小公主一般的女孩最瘪的更深了,从小到大,她都没受过什么委屈,也一直都这般过来的,却没成想,刚出家门,就遇见了个敢教训自己的人。

  对林隐的恨意,那叫一个深啊,恨不得冲上去咬他几口。

  奈何,自己的实力貌似没他强,就算想打也打不过他,这才止住了自己的想法。

  “行了,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我不计较了,林隐,快带我上去!~”倒是稚嫣儿没过多的计较。

  虽说现在身上残破不堪,但稚嫣儿背后的背景却比谁都要深厚,一直以来,她都低调行事。

  说实话,今天那小丫头的表现深深的让她愤怒了,可一想到,救了自己的坏人给自己出头,不知为何,心中就是一股暖意。

  这样的小事也就不在计较了,那种公主一般的小丫头,她可谓是见多了,也知道,其实人家并无恶意。

  顶多也就是家里宠坏了,这一时之间适应不过来而已,和这样的小丫头较劲,岂不是掉了身价?

  看Og正版章&z节上"酷~匠网Y

  林隐一个跟头差点没摔在地上,这小妞,啥时候变的这般好说话起来了?且就连看自己的眼神都变了。

  仿佛自己就是他崇拜的对象一般,弄的他是一阵毛骨悚然,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还愣着干啥?难道要我下来自己走?”娇嗔的白了林隐一眼,稚嫣儿倒不拿自己当外人。

  可怜的林隐,这本身还想要替那苦命的小丫头出头呢,倒是衬托出人家的高大,自己反倒成坏人了?让其无比郁闷。

  郁闷归郁闷,谁让自己摊上这不讲道理的小丫头了呢?转过身去,再不理会那几个嚣张的家伙,这就朝着天衍宗而入。

  几个嚣张的世家子弟面面相觑,却没任何办法,战斗吧?自己貌似不是人家对手,仅仅一个眼神就可以看出他的强大。

  不战斗吧?这次面子算是丢进了,且还在天衍宗,自己想要出手也都困难。

  最纠结的还要数那公主般的存在,这看见二人渐渐消失之后,哇的一下就大哭了起来。

  从小到大,可没一个人敢这样对自己啊,委屈,愤怒,甚至于还有些异样的感觉,一下全都充斥在了她的心中。

  仿佛打翻了五味杂陈,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心里是啥滋味,反正是难受就对了。

  眼看着自己的女神这时候受委屈了,两个少年却也没任何办法,面面相视则是一脸苦涩。

  今天,这算是丢人丢大了。

  “林隐是吧?本小姐和你杠上了,以后别让我在看见你,要不,见你一次就坑你一次。”

  知道自己实力远远不是那林隐的对手,公主般的小丫头根本不提战斗,挥舞着小拳头,自己到是被自己这番言论给逗笑了。

  看的那两个世家子弟差点没眼珠子掉地上,这算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之前那般献媚都不管用,反倒让那很是装叉的家伙给捡便宜了?

  看这小公主的架势,明显是对那林隐很好奇了起来,一个女孩子,对一男人好奇,这不正好就是那种预兆吗?

  一想到这里,两个世家弟子都是一阵抽搐,早知道,也和那林隐一样就好了。好吧,他们也没那胆子。

  “这年轻人到是有点意思,实力虽说不高,但无论性格还是其他方面,都具备一个强者所应有的潜质,就是天赋差了点,到有点收了他的想法呢。”

  暗中,那之前就宣布走了,甚至于招呼都没打的那老叟一脸微笑的自言自语道。

  多少年了,都没个年轻人可以引起他的注意,但今天,林隐却做的非常好。

  不冲动,不莽撞,却也还有一丝锋芒毕露的感觉,能够不用武力解决的问题都不用武力,低调,沉稳,这是老者对林隐看法当中最为欣赏的。

  “腹黑!~~”

  老叟很是中肯的给出了这样一个评价,倒也不失公允。

  一场风波,在这种匪夷所思的情况下被林隐轻描淡写的处理了,没有多少战斗,也几乎就没出手。

  让在场之人看的都是一愣愣的,果然,有些时候。一张嘴巴比实力还要好使啊。

  虽说,要是换做之前很多人都自问做不到。

  天衍宗很大,大的几乎是一望无尽。

  进入山门之后,最前沿一座山峰,这就是每年给那应试者准备的。

  林隐和那稚嫣儿一起来到,却被分到了两个不同的区域,显然,这男女有别的道理小子还是懂的。

  稚嫣儿倒是有些依依不舍,不过最终,对着小子挥舞了下小拳头。

  笑眯眯的说了句:“我可期待你的表现吆,别被我给比下去了。”这就开开心心的跟着接应弟子走了。

  至于这句话,林隐到是没怎么在乎,自己和那小妞子严格说来也只是萍水相逢,甚至于就连那妹子的信息也只知道叫稚嫣儿而已。

  其他的事情可谓一概不知,在林隐眼中,以后或许交集也不大。

  至于救命之恩,好吧,林隐就没放在心上,毕竟,那也只不过就是举手之劳而已。

  被分到前院的一个单间,林隐这就安顿了下来。

  接下来半个月的考试可就要在这里度过了,在生活方面,小子到是不含糊。

  这一溜烟,就跑到山下的为考试者准备的小镇开始采购东西。

  待回来之时已接近傍晚。

  几天的赶路外加忙碌,弄的他是昏昏沉沉的。

  到头便睡,倒也没什么可去想的。

  转眼,这就到了第二天应试之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