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衍宗山门,或许是因为在十万大山深处,并没什么看守成员。

  而此时在这里的众人则都是来参加考核的,想要进入天衍宗,这可不是件简单的事,通过了十万大山,这只是皮毛而已。

  真正残酷的考验还在后面呢,而其中,年轻一辈的争斗,此时也就届时拉开了帷幕……

  每年春季,天衍宗招收新弟子之前,山门周边都会有一群世家弟子在这里看守,说好听点,是看你有没有那等考核的实力,说难听点,其实就是减少潜在的竞争对手而已。

  由于还没进山门,所以,每年那种人可谓多的可怕,你不交点银子没点实力,想进去这几乎不可能。

  “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我们也是有推荐信前来考试的,为何你们在这里拦住我们?”很多年轻人的叫骂声就已经能说明问题了。

  显然,今年和往常一样,还是有一群不长眼的家伙在这收取利益赶走竞争者。除非你有一定实力,要不想进去很简单,给足够的银子就行。

  要是实力不够他们的标准且也没银子,那更简单,哪来的回哪去,不在天衍宗山门之中,这件事情天衍宗也懒得管,都快成每年的规矩了。

  林隐倒是无视掉了这去嚣张的家伙,牵着那瘦马,马背上的小妮子倒也没正眼看他们,这就朝着那山门走去。

  “等等!你们是哪来的?没看见爷贴出的告示吗?你是有实力还是有银子,别坏了规矩。”果然,这还没向前走几步,这就开始有人阻拦。

  林隐到不客气,直接从怀中掏出一大定银子丢到那家伙胸前,一句话都没说,这就再度朝里面走去。

  低调,一直都是林隐信奉最为严格的守则,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他不想和别人动手,那样只会暴露了自己的实力,而能用银子解决的问题,对他来说,都不是问题。

  “挺识相啊?进去吧?”一看见银子,那小厮就喜笑颜开,显然,这家伙见钱眼开的性格毫不掩饰。

  “等等!你算老几?凭什么收银子?”一拉缰绳,这林隐还没说话呢,那差不多也快精神起来的小妮子到不干了。

  从小到大都没收过委屈的她可见不到有人仗势欺人,那之前从她脸上浮现的冰山一般表情再度出现,令周边的空气仿佛都变寒冷了起来。

  在说完之后,这还不忘瞪林隐一眼,之前还以为这家伙就木头了一点,却没成想这般没骨气,人家要银子你就给是不?还是不是个男人了?

  本身喜笑颜开的那小厮倒也不爽了起来,在这门口设栏这几天了也没见过几个反抗的,这看上去不大的小丫头人不大口气到不小啊。

  不过长得倒是绝美,要是能一亲芳泽的话,不要说这点银子了,多少影子也换不来啊。

  眼角所流露出的淫秽思想全然看在林隐眼中,这厮居然不为所动,依旧一句话不说,只是心中暗暗感叹,这女人,终究是个麻烦啊。

  “小丫头,看你长得挺标致,来做我的女人怎么样?你也说了,你男人那般没骨气,要他干啥?我可是有骨气的多。”一脸的贱笑说明了其意图。

  能来这天衍宗的那个不是天之骄子,习惯了天是老大自己是老二是生活,这不嚣张才奇怪呢。

  “我和他没关系!~”瞬间,林隐和那稚嫣儿异口同声的说道,这次,倒是很有默契。

  再度瞪了这小子一眼,稚嫣儿快气出神经病了,自己说和这家伙没关系这很正常,自己可是个妹子啊。

  这家伙也说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自己就那般不被他看上眼吗?要是这样的话,那救自己干啥?

  只要是雌性物种,不管是女人还是女孩,这思维都是绝对狂乱的,俗话说一个女人一本书,这绝对不假。

  天知道她们的心里在想什么?你对她好点,他认为你举行不良,那你对她爱答不理,她还觉得你不重视她,所谓的自尊心直接受到打击。

  反正,一切都是她们对这就对了,要不然,你的下场会很惨很惨很惨。

  “没关系?没关系更好啊,小丫头,跟了我吧!以后保准你在天衍宗吃香的喝辣的。”那男子的眼神变的更加猥琐了起来。

  提溜个眼睛四处乱转,将稚嫣儿浑身上下大量个全然,恨不得现在就扒掉她的衣服。

  “滚!~”

  又是异口同声。

  林隐虽说想低调,但是要是麻烦上门了,他却也不会不管,仿佛现在,这家伙明显不会善罢甘休,那就教训下好了。

  稚嫣儿扑哧一笑,不知为何,心里甜滋滋的。

  “有些时候,这木头还是挺可爱的嘛!呸呸呸!~稚嫣儿你还要不要脸了?他是你仇人,仇人!~懂什么是仇人吗?”

  “给你一个呼吸的时间,再不滚休怪我不客气。”神色严肃,林隐知道这家伙不会善罢甘休,但此时却还是威胁道。

  “我到要看看,你怎么个不客气?”很是无耻的将那银子踹到自己怀里,这家伙一脸狞笑的说道,用他的话来说,他专治各种不服。

  “砰!~~”

  这架势还没摆好呢,林隐就飞起一脚。

  他是谁啊?林隐,肉体强悍的程度甚至比玄力还要恐怖,一脚下去,这就将对方给踹飞了。

  小小的七品刀者,没有修炼过多少强悍武学的家伙,在林隐的眼中,就是个垃圾。

  身体滑坡一道弧度,那家伙就直愣愣的摔在了地上,这一下可不轻,直接将其弄的是气晕八素。

  想要上前再战,却发现自己没了那等力气,周边的那些年轻一辈各个拍手叫好,显然,林隐这般手段,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燥舌!~”脸色丝毫未变。

  拉住瘦马的缰绳,林隐这就准备进入宗门。

  “嗖嗖嗖!~~”

  #酷z匠网@正M版首i发V

  忽然!

  周边一阵狂风皱起,那空气仿佛在这一刻都凝固了。

  三道感觉上很强大的气息顿时出现在这山门之前,正主,终于来了。

  一回头,只见三个同样是白色衣服的少年人很是骚包的站在那里,一个个面带微笑,仿佛这一切都和他们没啥关系一般。

  但这时候出现明显阻拦林隐,要说没关系有人信才怪。

  林隐的嘴角,这时候也终于浮现出了一丝笑意,对着三个家伙这就说道:“你们的狗?”

  语气到是毫不客气,他可是讲究一击致命的,既然这三人出现,那他就必然要将他们踩在脚下。

  这双方,当然也就不需要在留什么墙面啊。

  “知道是我们的狗还动手,这分明是不给我们面子嘛!~”最左边的那少年脸上也是笑意,显然,对那被揍的家伙,他是没丝毫同情心。

  “你们是谁?我为何要给你们面子?”

  “你!~~”

  右边那唯一的一少女当即就不干了。

  扬起手中的长边这就直接挥了过来,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这三人可够嚣张的啊。

  “啪!~~”

  预想中对方被抽的场面并没出现,一鞭子下去,却直直被林隐给抓住了,手掌甚至就连红都没红下。

  “鞭修?这等火候还想如天衍宗?我看还是你滚比较好。”

  林隐说话从来就没啥客气可将,这一点那坐在瘦马上的稚嫣儿可清楚的知道,一听这货这话,当即,稚嫣儿就轻笑了起来。

  还是和以前一样不留半点情面啊,这才是自己刚认识的林隐嘛?

  之前给出银子的他到是让小妞觉得不认识了,原来,只是不想招惹麻烦而已,低调,有些时候也是一种强大。

  在稚嫣儿的心中,之前林隐之所以不想招惹麻烦是因为这里没人可给他招惹的,也就是说他完全无视掉了这帮人。

  还真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稚嫣儿的幻想能力那可不是一般的强悍。

  “兄弟,有些嚣张过头了吧?做事留一线,人后好想见。”

  那最中间的少年也算是知道面前这家伙不好惹了,当即,脸色有些阴沉的说道。

  三兄妹当中,他最疼爱的就是那小妹,现在小妹被人这样说,要不是他也没把握揍那林隐的话,早出手了。

  “敢侮辱我,我让你的女人变成全天下最丑的女人!~”

  忽然,报复欲极强的那少女一鞭子就抽向了稚嫣儿,她可以感受到,这个女人身上似乎有什么伤势,淬不及防之下自己这长鞭将其毁容的几率很大。

  稚嫣儿一阵惊慌,他还真没想到这战火毫无预兆的就直接燃烧到自己身上了?慌乱之下外加上身上伤势,令的她就算躲避都没办法。

  当即这就吓的尖叫了起来:“啊!~~~”

  林隐眼疾手快,可此时却还是感觉到那长鞭很是遥远,不顾自己安危了,直接一个箭步就挡在了那一人一马之前。

  胸膛中一股怒火直接被点燃,之前的他哪怕就算知道这群人多少有些嚣张,但却也没想到会是这般地步。

  年仅十几岁的少女竟是如此蛇蝎心肠,动不动就要让一个女孩子毁容?既然这样,那可就别怪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