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齐王朝这快地域上,各种大事小事可谓司空见惯,多数也难以引起人们的重视,可唯独一件事,却是王朝数年来唯一的盛事。

  那便是天衍宗入宗考核,在这场考核之中,将决定进入天衍宗弟子的名额。

  大齐王朝境内势力盘根交错,九品宗门更是林立,可真正达到八品宗门这个界限的,却也只有天衍宗。

  在那所有势力的眼中,天衍宗,无疑算是一个庞然大物,你根本无法想象他拥有着何等可怕的底蕴,哪怕就算王朝,对其也是礼让三分。

  无数势力,都想要将自己的弟子儿子送入天衍宗之中,因为他们都清楚,一旦进入天衍宗,这才是真正的一飞冲天。

  的确,大齐王朝土地肥沃,资源广阔,但相比较于这大千世界,却也还只是沧海一粟,而想要真正在这大千世界之中绽放光芒,天衍宗,无疑是大齐王朝平民唯一的出路。

  因此,每当每年一度的天衍宗入宗考核的时候,各大势力都会派出强者前去观摩,不为挖墙脚,只为在那些落选人才之中挑选实力出众者。

  周衍峰,这就是他们此行唯一的目的地,此时,已经人山人海,辽阔的土地上哪怕就算过道也站满了强者。

  对于这种事情,天衍宗却视而不见,毕竟,他们挑走了好的,也要让其他宗门有点汤喝啊,等于是默认了。

  当然,其中也有很多家属前来观礼,自己的子女要是入选了,必然会颜面大涨,享受各种羡慕嫉妒恨的表情。

  入宗考核的地点设置在周衍峰峰顶广场上,此时可谓已经占满了各种人群,各种嘈杂的声音凝聚在一起,犹如人间的菜市场,直直刺耳。

  在那广场范围之内,站着数百前来考核的年轻人,所有人的眼神种都蕴含着一丝兴奋,能够站在这里,不管最终成功或是失败,这都证明了其天赋强悍。

  享受着别人羡慕的目光,自己,可是有资格前来应试的强者,年轻一辈之中,荣光无限。

  而广场后方,有着几排看上去很是特殊的席位,这是给身份比较特殊的强者所预留的,当然,其中也还有不少天衍宗强者坐镇,以免发生骚乱。

  “今年的应试者可真是不少啊,足足一千多人,可惜,名额还是那般,竞争,倒是比以往激烈啊。”

  爽朗的笑声出现在这后方的席位上,一些目光望去,只见一面容俊秀的三十来岁男子正满脸笑意的说道,浑身上下气势不凡,赫然,就是主持这次应试的天衍宗强者。

  “是啊,一千多人争夺这一百个名额,其竞争堪比往年之最啊,倒是一番龙争虎斗。”

  ◎…酷《'匠'网正t/版¤w首发`/

  天衍宗不收庸才,这是自古留下来的规矩,所以,哪怕你有各大势力的推荐信,想要入宗,却也一样极为困难。

  只是今年比往年更加激烈了而已,而天衍宗,也不会在此时追加名额,一年一百人,这已经足够了。

  看时间差不多了,三十来岁的俊秀男子一个起身,只是简单的做了个手势,广场上数万人,嘈杂之声瞬间消失。

  “感谢今天各位能够前来捧场,大家也都是老熟人了,多余的废话且不多说,规则,和往年一样,我天衍宗只收百人。”

  话语间充分展现了天衍宗的霸气,这一千多的应试者,哪一个不曾经是天之骄子,换做别的宗门,几乎都是打破头想要的。

  但他们,却只招收最为厉害的一百人,就连一个名额也都不加,这番作法,不可谓不霸气啊。

  “此次应试,一共有一千一百三十六人参加,分出五场,决定宗门归属,胜利十分,失败零分,平局五分,积分前一百名进入天衍宗,大家还有什么意见没?”

  一瘦小的男子第一时间站出,简单的宣布了一下大家几乎都知道的规则。

  谁能有意见?谁有意见敢提出来?这可是天衍宗定下的规矩啊。

  之所以复述一遍也只不过是怕有人不知道而已,但这种人,绝对是极少数的奇葩。

  “终于要开始了呢?”林隐嘴角闪烁出一丝微笑,不知为何,在这马上要开始的时候,心中不免有些紧张了起来。

  四处查看,却还是没见到昨日分离的稚嫣儿,让这本身就有些许紧张的林隐此时变的更加琢磨不透了起来。

  难道稚嫣儿放弃了不成?也不无可能,毕竟,她脚腕受伤,根本没法战斗。

  “抽签开始吧!”

  瘦弱男子宣布道,在场之人却都兴奋了起来,一年一度的祖宗考核,就这般开始了吗?

  应试的考生排出一条长龙,一个个走到主席台上开始抽签,好在广场够大,分出了一百个擂台,抽到哪个擂台,这就要走到哪个擂台之上,倒也很是方便。

  “只招收一百个弟子,一百弟子当中只有五位精英弟子,数千人的考试,这还真是困难啊,一定要成为精英弟子。”心中暗暗发誓,林隐虽说比较低调,但这时候,却明白的知道自己要拼了。

  拥有资源就拥有一切,家族之所以让自己进入天衍宗,就是因为天衍宗的资源比家族要浑厚的多,这等情况下,在低调下去绝对不是个办法。

  得到精英弟子的名额,哪怕就算天衍宗也会重视,所得到的资源和一般弟子可谓完全不同,这是哪怕就算林隐也不能无视的。

  “精英弟子?就怕你没那资格。”只听一声冷哼,早站在擂台上的那少年有些嘲讽到。

  大家都是年轻一辈天才,都可谓是一块区域之中的天之骄子,互相之间不服气这很正常,而林隐这个对手,显然也不是省油的灯。

  自己都不敢说去竞争精英弟子,这个六品巅峰剑者居然也敢大言不惭,这是那家伙绝对不能忍受的。

  “够不够资格,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走上擂台,林隐到没有因为对方的无礼而生气,倒是微微一笑的说道。

  “我也到想看看,一六品剑者,凭什么这般大言不惭。”

  嘴角也是一丝狞笑,他作为一个很天才的骄子,本身修为已经到了七品中阶刀者的地步了,对付一个小小的六品剑者,这对他来说貌似也不是大事。

  “请赐教!~”

  对其拱拱手,林隐到是丝毫不客气。

  可对方更加没将林隐放在眼里,一出手,手中黑色长刀直接浮现,对着林隐这就冲了出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迫不及待了呢。

  一个月前突破到七品刀者,这让他的信心暴涨了很多,也正因为这样,他以为,自己想要对付一大言不惭之人,且还只是个六品剑者,这很容易。

  浑厚的元力从体内暴涌而出,那种强横的程度,令在场观看此战的很多人都倒吸一口凉气,七品刀者,这可是在天衍宗考试之中,都极为少见的啊,只是这一暴动,就吸引了不少目光。

  “刷!~”

  他身形一闪,强横的元力带着长刀这就朝着林隐袭来,火热的波动涌现在长刀之上,那就算长刀都变的炙热了起来。

  “炎刀诀!~”

  长刀出现在林隐前方,刀尖之中爆发出一股无形的火焰,瞬间包裹整个刀身,携带着那等狂暴的刀风就朝着林隐直面扑来。

  林隐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

  手掌平齐,甚至于就连剑都没出,带着元力的手掌就化为一道无形的剑气。

  “啪!~”

  清脆的响动忽然袭来,那所谓高手的长刀,仿佛在这半空种凝固了一般,再也没有丝毫寸进。

  而林隐的另一只手掌已然探出,伴随着浑厚的元力,直面袭击到其胸膛之上。

  火辣辣的疼痛席卷胸膛,只感觉之前那手掌并不是肉做的而是铁做的一般,这就令其下意识的后退了好几步。

  一丝鲜血,不争气的在此时流出嘴角。

  忽如其来的一掌竟有如此威力?

  就连场外也都是一片哗然。

  很多人甚至根本没看出来林隐是如何出手的,之前其实狂暴的强者这就后退好几步甚至受伤了?

  “好硬的身体!好快的速度!~”

  也就唯有那些眼力好的人方能看出之前的一幕究竟为何,灵神有些呆滞,心中同一时间想到:“这小子竟是如此深藏不漏?”

  “我宰了你!~”

  恼羞成怒的那家伙虽说也没搞清楚什么状况,但胸口的疼痛却无比清晰,怒吼一声,调动浑身元力在此时毫无保留的就席卷出来,长刀,火焰变的更加浓郁了。

  面对这般恼羞成怒,林隐其眼神甚至和之前一样。

  一个探手,手掌之中一股元力奔涌而出,形成一道无形的攻击直射对方而去。

  本人,也犹如蛟龙入海一般狂奔而去,手掌上,淡淡湛蓝色光芒直接浮现。

  “咚咚咚咚咚咚!~”

  只看见此时那男子被一顿胖揍,之前那火焰长刀早已消失,歪着身子丝毫没半点反抗之力。

  秒杀?

  一七品刀者居然被六品剑者不出剑的情况下给秒杀掉了?

  这是何等讽刺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