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杜星河处处维护严采容,杜亦菡的粉拳紧紧的握在一起,咬着嘴唇一字一字的问道:“我妈当年为什么自杀?”

  杜星河一愣,眼底闪过心虚,不过被他掩饰的很好,皱眉道:“这事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你妈一直有很严重的抑郁症,她是抑郁症犯了才自杀的。”

  “骗人,这些都是你骗我的谎话。我妈根本不是因为抑郁症自杀的。”杜亦菡愤怒了,声音不由自主的拔高了许多。

  “你又在外面听到了什么疯言疯语,谁给你的胆子来质问我这些。”杜星河也生气了,声音比杜亦菡还高。

  “你心虚了。”杜亦菡见杜星河生气,冷笑道:“我妈的死一定跟你脱不了关系,如果不是你,她也不会得抑郁症。可怜她尸骨未寒你就迫不及待的娶了新老婆,为了讨新老婆欢心,都不肯在家里给她设灵位。我真想知道,午夜梦回,你就没有梦到过我妈吗?你就每天晚上都能睡的安心吗?”

  “住口!”杜星河蹭的站了起来:“你给我住口,杜亦菡,你翅膀越来越硬了,你到底还知不知道我是你爸。”

  “你也知道自己是我爸吗?那么多年,你尽过一天当父亲的责任吗?你还没有保姆对我好。我今天只想知道我妈死的真相。”杜亦菡的声音又沉又冷,仿佛像看着仇人一样看着杜星河。

  杜星河被杜亦菡的眼神吓到了,她的眼睛跟她妈妈长的一模一样,这一瞬间,杜星河恍若看到了前妻,吓的他一把抄起桌子上的烟灰缸砸了过来:“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你的眼睛跟你妈的一样让人讨厌。”

  看到杜星河的烟灰缸朝自己砸来,杜亦菡绝望的站在门口,连躲都没有躲。

  秦漠怎么会让杜亦菡被砸到,他抬手将烟灰缸接住,然后直接原路扔了回去。

  嘭!

  烟灰缸砸中了杜星河身前的水杯,水杯咣当一声倒在桌子上,里面的水哗啦溅了杜星河一身。

  “你干什么,这里是杜家,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在这里撒野。”严采容一看秦漠放肆,立刻吼道。

  “你又算哪门子的杜家人,在我眼里,除了我妈,谁也担不起杜夫人这个名头。”杜亦菡的视线一转落到了严采容身上。

  严采容也害怕杜亦菡的眼睛,一看杜亦菡用冷漠的眼神看自己,立刻心虚的往后退了一步。

  “你给我滚,滚出去。”杜星河怒火烧心,一手拍着桌子,一手指着门外。

  杜亦菡冷冷一笑:“不用你赶我,这个家我一分钟都不想多待。”

  说完她转身就走了,还不忘把秦漠也拉走了。

  从二楼下来后,莲姨已经站在楼梯口等着了,等杜亦菡一下来,她赶紧上前拉住杜亦菡的手,紧张的问道:“没事吧?你爸打你了吗?”

  杜亦菡强忍着眼泪摇摇头。

  “那就好。”莲姨松了口气,拍了拍杜亦菡的手背道:“走,先去莲姨房间。”

  莲姨的房间跟其他佣人连在一起,只不过她的房间略大一些,也相对独立一些。进了房间后,杜亦菡急切的说道:“莲姨,你一直待在杜家,你一定知道我妈妈当年真正的死因,求你告诉我好不好?”

  “大小姐,你妈妈的死因你不是一直知道吗?今天怎么了,是不是听到什么谣传了?”莲姨奇怪的问道。

  杜亦菡很信任莲姨,嗯道:“别人告诉我当年妈妈的死另有隐情,我问爸爸他也不肯说,莲姨,你如果知道的话,能不能告诉我。”

  莲姨愣了愣,唉声叹气的道:“当年盛世集团正处于上市的风口浪尖上,你妈妈突然自杀的事被有心人故意运作。外面有很多谣传,但都是别人故意放的烟雾弹,为的就是制造盛世集团的负面新闻,阻止集团上市。你是个聪明的丫头,怎么还能相信这种挑拨?”

  杜亦菡在听莲姨说话的时候,一直在盯着她的眼睛,等她说完之后,杜亦菡沉声道:“莲姨,你一点都不会说谎,是我爸爸不让你告诉我的吧。”

  莲姨心虚的避开杜亦菡的视线,有些紧张的道:“大小姐,你就别再纠结当年的事了。现在你长大了,不应该再翻以前的旧账,应该要把精力都放在集团上。就算是为了你妈妈,也不能让集团落入那对母子的手里。”

  酷●匠@:网2w正iC版首☆发j#

  杜亦菡见莲姨还是不肯说,便也没有难为她,站起来说道:“我不会让盛世集团落到别人手里,我也同样不会让我妈妈冤死。我发誓,一定会查出来你们不肯说的真相,到时候无论是谁,都要为我妈的死付出代价。”

  说完杜亦菡也不再听莲姨的劝告,抬步走出房间。

  “大小姐……”莲姨起身要追。

  “莲姨,你休息吧。我跟着她就行了。”秦漠拉住了莲姨道。

  莲姨忙点头:“小秦,大小姐就麻烦你照顾了。千万不要让她去查当年的事,我不希望她出事。”

  “我尽量吧。”秦漠说着就去追杜亦菡了。

  杜亦菡的脚步虽快,但秦漠的更快,出来后三两步就追上了她。杜亦菡没有先出杜家,而是去了车库。杜家车库里不乏豪车,钥匙都放在看守车库的保镖身上。

  “把那辆宾利的车钥匙给我。”杜亦菡随手指了一辆白色的宾利。

  保镖一看杜亦菡指的车就为难了:“这……大小姐,这辆是先生今天才从4S店里提回来的新车,说、说……”

  “说什么?”杜亦菡眸光一沉,冷声问道。

  保镖被她看的浑身一颤,一咬牙道:“说是送给太太的生日礼物。”

  话刚落音,保镖就感觉杜亦菡的眸光更冷了,他吓的艰难的咽了口吐沫,心想自己也太倒霉了,值个夜班还能赶上杜亦菡回来,还非要开这辆新车。

  “是吗。”杜亦菡的声音阴沉的能滴出水来:“那我现在要开走,钥匙你给不给?”

  “我、我、我……大小姐,您别难为我了。您看看开其他车行吗?”保镖哪敢让杜亦菡把这车开走。

  杜亦菡呵笑一声,冷冷的一伸手:“在杜家,没有我杜亦菡动不得的东西。”

  保镖莫名的被杜亦菡震慑住了,这种气息他只在杜星河身上感受到过,那是一家之主的权威,是这个家里除了她之外,任何人说的都不算的威慑。以至于他不由自主的就乖乖的把钥匙递了过去,根本不敢再说其他的话。

  拿了钥匙,杜亦菡就上了那辆崭新的白色宾利,秦漠自然也跟着坐进了副驾驶。

  这款宾利欧陆是限量版的,全部拿下来得三百多万,性能自然是好的没话说。杜亦菡发动车子一踩油门,轰的一声就开出了车库,车身像离弦的箭一样冲出了杜家。

  秦漠见杜亦菡把车速一提再提,从一百六飙到一百八,又从一百八飙到两百,就赶紧把安全带扣上了,城市道路开到两百,车技不够好的话,那是很容易出事的。

  好在杜亦菡并没有完全失去理智,车速提到两百就没有再往上飙了。加上晚上车少,十几分钟后,他们也安全的回到了家。

  杜亦菡把车子往院子里一扔就下车进了别墅,秦漠无奈的叹了口气,默默的下来坐进驾驶座,又默默的把车开进了车库。

  滴滴!

  下来锁上车后,秦漠突然有些同情杜亦菡了。杜星河能随便扔个几百万哄严采容开心,却连多一点的资金都不愿意给亲生女儿。如果换作他的话,应该会当场把这车砸了吧。

  “哎,豪门是非多啊。”摇摇头,秦漠叹了口气就往别墅里走。

  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又响了。他拿出来一看是梁茜打的,就直接接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