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队长刚要张口辩解就看到了领导给的眼神,顿时不敢再出声了,弱弱的道:“属下不敢,局长说没有就没有。”

  听他看懂了自己的意思,程高达暗自松了口气,转头又恭敬的道:“秦先生,我的下属不懂事,让您受惊了。”

  “呵呵。”秦漠淡声一笑:“幸好你来的及时,不然我可得被请去警局喝咖啡了。”

  “谁敢把秦先生您请去警局喝咖啡,我就让谁回家喝凉水。”程高达说着警告了警察队长一眼。

  这队长浑身打了个冷颤,立刻往后退了一大步。

  其他人听到程高达这样颠倒黑白已经快惊掉了下巴,心想程高达是不是失心疯了,面对把熊霸打成这副惨样的秦漠,竟然还替他开脱!

  疯了疯了,这要不是程高达脑子有病,就是他们在做梦,大晚上的做白日梦。已经有不少人偷偷的掐了自己一下,可当疼痛感传来的时候,他们惊的差点一屁股跌倒,这一切竟然是真的。

  “我去,什么情况,这个世界怎么了?”夏末也偷偷的掐了自己一下,发现不是幻觉后也懵圈了。

  林子安更是不可思议,这跟他想象的一点也不一样。难道程高达不该把秦漠抓走吗?难道程高达不该把秦漠扔进监狱被爆菊花吗?难道程高达不该用尽一切手段替熊霸出头吗?为什么这些难道全都没有出现?为什么程高达对秦漠如此畏惧?

  “算了吧,像我这么低调的人,被请去喝咖啡也是常有的事。”秦漠摆摆手,一副我已经习惯了的样子。

  听到这句话,一众人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这还叫低调?一来宴会就跟华夏银行的行长称兄道弟,现在更是被警察局局长奉为上宾。如果这叫低调的话,他们很想知道秦漠高调起来,是不是连首长都要过来尊称他一声先生了!

  程高达闻言额头上就渗出了冷汗,勉强的笑了笑:“秦先生真爱说笑。”

  “呵呵。”秦漠摆摆手:“行了,你把他带走吧,一群警察在这里围着,还让不让人家开宴会了。”

  众人再次翻白眼,拜托,宴会早就进行不下去了好吗。

  程高达却是如蒙大赦,赶紧让属下抬起熊霸,跟秦漠一再告退后才急匆匆的离开了会场。

  “我们还走不走?”程高达走后,秦漠问道杜亦菡。

  杜亦菡这会才刚刚回神,二话不说拉起他就朝会场外走去。

  秦漠一边被杜亦菡拖着走一边道:“慢点慢点,这么着急干嘛,家里又没有等着吃奶的孩子。”

  噗嗤……

  听到秦漠的玩笑话,夏末忍不住笑了起来。夏末一笑,其他人也跟着笑了。一时间会场里莫名其妙的发出了一阵笑声,仿佛已经忘了秦漠刚刚对付熊霸时用的残忍手段了。

  林子安无疑是全场唯一一个没有笑的人,他紧紧握着拳头。杜亦菡毫不避讳的拉起秦漠的手,就像曾经无数次做过这样的动作一样。联想到杜天明说他们现在住在一起,他难免往龌龊的地方想了。一想到自己心仪已久的女神被别的男人捷足先登了,林子安就恨不得撕了秦漠。

  此时杜亦菡已经拉着秦漠走出了酒店,一走到马路边上,杜亦菡就松开了秦漠,直勾勾的看着他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酷K匠X网E#正/版首##发

  秦漠被杜亦菡问的一愣,连忙把手贴在她额头上:“咦,没发烧啊,那脑子怎么坏了?我是你房东啊,兼职给你当保姆、当司机、当保镖。”

  啪!

  杜亦菡一把打开秦漠的手:“少装糊涂,你明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你是什么身份?为什么程高达对你毕恭毕敬?”

  见糊弄不过去,秦漠哎了声:“我之前不是跟你说了吗,我是一个大家族的小少爷,你自己不信啊。”

  杜亦菡闻言怒怒的瞪他一眼:“哪个家族的小少爷穷的需要出租房子?不说拉倒。”

  “你看看,你又不相信,还觉得我骗你。就说你们女人最难伺候,说什么都不信。”秦漠摊摊手,一口无奈的语气。

  杜亦菡懒得跟他争吵这些,直接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坐进去。

  秦漠见杜亦菡要走,也赶紧钻了进去。

  “两位,去哪儿?”出租车司机问道。

  “皇家别苑。”

  “内森庄园。”

  两人异口异声的说道。

  司机糊涂了,扭头问道:“到底去哪儿?”

  “皇家别苑。”杜亦菡瞪了秦漠一眼。

  秦漠缩缩脖子:“那就去皇家别苑。”

  看到秦漠这副怂样,司机哈哈笑着启动车子:“小伙子这么怕媳妇啊。”

  “谁是他媳妇。”杜亦菡不高兴的推了秦漠一下:“离我远点。”

  秦漠默默的往车门旁挪了下,嗯道:“对,还不是媳妇。”

  “不是媳妇那就是女朋友喽,这年头能找到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不容易,珍惜点吧。”司机自顾的说道。

  “我也不是他女朋友,开你的车吧。”杜亦菡黛眉轻蹙了一下。

  “对,还不是女朋友,只是住在一起……”

  “住在一起还不叫女朋友啊。我去,那你们到底啥关系?炮友啊。”不等秦漠说完,司机又自顾的接了话。

  秦漠嘴角一抽,也是被司机问的无语了,还炮友咧,要是自己敢问杜亦菡约不约,杜亦菡肯定能把他阉了。

  杜亦菡更是又羞又怒,她看自己是越解释越解释不清,干脆就随司机误会去了。

  她和秦漠都不接话,司机也识趣的闭了嘴,车厢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秦漠偏头看了眼杜亦菡,她扭头看着车外,正在沉思些什么。联想到熊霸之前说的事,他猜测八成是想她妈妈的事。

  熊霸虽然只说了只言片语,但不难从中猜测出更多事情来。看起来杜亦菡妈妈当年的死另有隐情,而杜亦菡却直到今日才知道这事。她一出酒店就去杜家,肯定是去找杜星河问清楚了。

  想着这些的时候,出租车就停在了皇家别苑门口,秦漠付钱后,两人下车进了小区。秦漠连忙把外套脱下来给杜亦菡,杜亦菡也没有拒绝,接过来穿在了礼服外面。

  两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踩着月光走到了杜家门口,杜亦菡输入密码后大门自动打开,进了杜家,杜亦菡的脚步显得匆忙了许多。

  “大小姐,您回来了?吃饭了吗?”一进别墅就迎上了佣人,佣人赶紧招呼道。

  杜亦菡没心思理会她,直接问道:“我爸呢?”

  “老爷在书房呢。”佣人回道。

  杜亦菡抬脚就往楼上走,秦漠担心她的情绪,也跟着上去了。

  杜星河的书房在二楼,杜亦菡熟门熟路的走到书房门口,连门都没有敲,直接就把门咣当一声推开了。

  这一声动静把里面的杜星河和严采容都吓了一跳,两人似乎在亲热,门开的时候严采容还坐在杜星河的大腿上,杜星河的手也还伸在严采容的衣服里。

  “进来不知道敲门吗?”杜星河被女儿撞破好事,尴尬的立刻把手拿出来,板着脸教育道:“一点规矩都没有。”

  严采容倒是从容不迫的整理了下衣服,慢悠悠的从杜星河腿上站起来,笑的跟个慈母一样:“亦菡,怎么大晚上回来了?”

  “出去。”杜亦菡的脸色很难看,声音也很沉。

  严采容脸色一变,不过还是忍着没有当着杜星河的面发火。

  “亦菡,你这是什么态度?她是你妈,谁教你的对上不敬?”严采容不吱声,杜星河先看不下去了。

  “我妈早就已经死了。”杜亦菡冷冷的一指门口:“你出去,我要跟我爸单独说话。”

  “有什么话就说,采容不是外人。”杜星河直接拦住了严采容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锦瑟说:

  恶魔果榜竞争太激烈了,每天都心惊胆战的,很感谢兄弟们朋友们的支持,今天加更,有果实的继续送哦,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