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漠,亦菡怎么样了?她是不是去杜家了?”手机一接通,梁茜就紧张的问道。

  “你怎么知道她去杜家了?”秦漠奇怪的反问道。

  “我一个朋友也去参加宴会了,她刚刚才打电话告诉我宴会上的事,我猜也猜到亦菡会去杜家了。她现在情绪如何?”梁茜说道。

  秦漠一听她是这么知道的,才说道:“从杜家回来后她也不说话,我也不知道情绪怎么样。”

  梁茜闻言更担心了:“但凡牵扯到她妈妈的事,亦菡的情绪就容易失控。你晚上要注意她一些,她还没有吃饭吧,你给她做碗西红柿鸡蛋面,以前她很喜欢吃她妈妈做的。”

  “嗯。”秦漠点点头,顿了下问道:“她妈妈的事你知道多少?”

  “哟,终于忍不住好奇要问了啊,我还以为你不会问呢。”梁茜在那边笑了一声。

  秦漠摇摇头:“不是好奇,只是每次听你云里雾里的说一句,我就算有心也不知道怎么帮她。”

  “行吧,看在你有这份心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梁茜一副很欣慰的语气说道:“其实具体的事我也知道的不多。只知道亦菡的妈妈当年是跳楼自杀的,就是从盛世集团的顶楼跳下去的。那时候盛世处于即将上市的时期,因为出了这事被搁浅了。警方还收到匿名举报,说亦菡妈妈的死跟杜星河有关,杜星河因此被警方调查,盛世也被相关部门盘查了很久。

  后来这事平息之后,杜星河就想重新准备上市。可因为资金链出了问题,必须要有新的融资才行。杜星河才娶了严采容,有了严采容娘家的注资,盛世才得以成功上市。

  这些年亦菡一直对杜星河娶严采容耿耿于怀,跟杜星河的关系越来越淡。父女俩要么不说话,一说话准吵架。今晚亦菡还跑去问她妈妈的事,杜星河一定气死了吧。”

  听梁茜说了这些后,秦漠快速的整理了一下。心想难怪杜亦菡怀疑,连他听了都觉得事情不简单。什么时候自杀不好,偏偏赶在上市的节骨眼上。这摆明了就是想用自己的死阻止盛世上市,报复杜星河。

  身为妻子不惜以死来报复丈夫,可见杜星河平日里对妻子也不怎么好,不然夫妻间哪来这么大的深仇大恨。至于杜亦菡的妈妈恨杜星河的原因,应该就是导致她自杀的隐情了。

  再联想莲姨在杜家跟自己交待的话,秦漠更加确定这事不简单,不仅不简单,还十分危险。不然莲姨不会求自己无论如何要阻止杜亦菡。

  思索着这些,秦漠在心里重重叹了口气。他一个外人都能想到的事,杜亦菡怕是早就想到了。事关亲生母亲的死因,自己又如何能阻止得了她。

  “你还在不在听?”梁茜半响听不到秦漠说话,不禁问道。

  “在听。”秦漠回神道:“我知道了,我会注意她的。”

  听到秦漠说话,梁茜才放心道:“那就好,我挂了,你快去给她做饭吧。”

  秦漠郁闷的嘴角一抽,还真当自己是保姆了啊。

  不过郁闷归郁闷,他也真不能任由杜亦菡饿着。收起手机就进了别墅,连身上的礼服都没去换,直接就去厨房煮面了。

  梁茜特别指明要做西红柿鸡蛋面,秦漠打开冰箱看了看,幸好还有西红柿和鸡蛋,不然这大晚上的,自己只能出去给她买了。

  拿出西红柿和鸡蛋,秦漠卷起袖子,这就开始打蛋切菜了。厨房里没一会就飘出了浓浓的香味,让人闻着都觉得胃口大开。

  秦漠关了火,拿出一个半大的碗盆,装了大半盆面条给杜亦菡端了上去。站在她卧室门口轻轻叩了几下门,里面半响才传来声音:“有事吗?”

  “没什么事,给你下了碗面。”秦漠说道。

  “没胃口。”杜亦菡淡淡的说道。

  秦漠也不勉强她吃,放在门口道:“放门口了,想吃出来拿。”

  说完秦漠就下了楼,他自己晚上也没吃,回到厨房拿了双筷子,端着锅就吃了起来。

  }更新最~'快…上d酷}b匠%O网

  杜亦菡回房之后脱了礼服就开始倒立,每次心情不好想哭的时候,她都会这么做,只有倒立才能让她冷静下来,眼泪才不会流出来。

  杜亦菡一直以为她的眼泪在十岁那年已经流干了,可每一次想到妈妈的死,她还是难过的想大哭一场。只是她不允许自己哭,那是弱者的行径。她要把哭的力气省下来,让自己变的更加坚强,更加强大,只有她越来越强大,才能越来越接近妈妈死亡的真相。

  从回来到现在,她一直在说服自己平静下来,思绪像线团一样紊乱,直到一股诱人的香味飘进鼻尖,才让她灵台一清。

  “是西红柿鸡蛋面的香味。”杜亦菡一下子就闻出来了,她太熟悉西红柿鸡蛋面的味道了,一闻到是最爱吃的面,她的脚马上就从墙上放了下来,疾步走到了门口。

  咔嚓!

  房门打开,杜亦菡就看到门口放着一个大碗,碗面上是秦漠用鸡蛋煎出来的笑脸,也不知道他怎么做出来的,竟然能让笑脸如此逼真。让杜亦菡第一眼看到就想笑,嘴角忍不住扬起一抹弧度。

  笑着笑着眼泪就顺着脸颊滚落下来,她憋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把眼泪憋回去了,此刻又被秦漠一碗西红柿鸡蛋面感动的哭了。

  ……

  国医第一附属医院,VIP病房。

  熊霸在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手术治疗后,终于被推进了病房。

  熊母看到儿子的手掌和脖子上都是绷带,心疼的哭了出来,连忙询问医生熊霸的情况。

  “病人的五指和手腕一共下了十根钢钉,等骨骼长好之后还需要做一段时间的复健,如果复健做的好的话,他的手还能像以前一样,否则的话,就很难再用得上力了。另外他的喉咙被玻璃瓶刮伤的也比较严重,恐怕声音恢复不到以前的程度了。”医生如实的说道。

  医生的话令熊母眼前一黑,踉踉跄跄的往后倒去。

  “大嫂。”熊霸的姑姑熊英华连忙扶住她:“大嫂,你先别激动,先坐下。”

  “你让我怎么不激动,躺在床上的是我儿子。”熊母一把推开了她,生气的瞪向程高达:“高达,这事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是谁把霸儿打成这样的?你为什么不把他抓起来?”

  熊霸的父亲熊英才也正在气头上,闻言也瞪向了程高达:“没错,高达,打伤霸儿的人是谁?你当时在场为什么不阻止他?”

  程高达现在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但也只能硬着头皮解释道:“我到的时候熊霸已经被打成这样了。不是我不想把对方抓起来,是我没那个权力抓他。大哥大嫂,这次熊霸惹了不该惹的人,我们只能认栽。”

  “认栽!”熊母拔高了声音尖叫道:“你想都不要想,霸儿被打成这样,如果不让对方付出同样的代价,我决不罢休。”

  熊英华颔首道:“我也是这个意思,高达,对方是什么身份?连你也不敢抓他?省里面的人?”

  程高达摇摇头,用食指往上顶了顶。

  “中央的!”熊英华一看丈夫的手势,顿时叫了一声。

  “你小声点。”程高达吓的朝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熊英华赶紧捂住了嘴,低声问道:“什么级别的?”

  “没办法定义他的级别,总之就算顶级的大官见了他,也得客客气气的。”程高达严肃的说道:“所以我才说这事不要再追究了,不然倒霉的只能是我们。”

  程高达的这番话令熊英才夫妻俩互相看了一眼,然后默契的闭了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