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拜了新的师傅?而且还是先天高手?是男是女?月茹的记忆是不是因为他而丧失的?”南宫煌追问道。

  “我们师傅是女的,月茹记忆不是我师傅弄的,她是在躲避罗刹峰弟子追逐过程中头部受创而丧失记忆的,也幸亏我师傅救了我们,否则我和师妹都见不到你了。”萧紫玉假装楚楚可怜道,她根本不敢告诉南宫煌实情。

  “好,那你回去告诉你师傅,顺便带我谢谢她,等我帮月茹恢复了记忆就登门拜访。”南宫煌道。

  “不,不行!”萧紫玉道。

  “你还想怎样?”南宫煌恼怒起来,“我还没有追究你掳走月茹导致她丧失记忆的罪责,你再敢忤逆我的意思,我定不饶你!”

  “不,不是,你不能带月茹走,否则我师傅会杀了你的。”萧紫玉道。

  “哼,我会怕你师傅吗?”南宫煌冷喝道,“更何况现在也根本由不得你们!”

  “嗖嗖!”南宫煌顺手击出两招,将林月茹和萧紫玉封印起来,顺势也将自己的伤口止住血流。

  “啊,你,你快解开我的封印!”林月茹顿时尖叫起来。

  “月茹,先委屈你一下,我带你回去疗伤,等你记忆恢复后你就认识我了。”南宫煌抱起林月茹道。

  “不,放开我!”林月茹娇喝道,“你要是再这么对我,我就咬舌自尽!”

  “你!”南宫煌闻言着实吓了一跳,连忙将林月茹放了下来,她对林月茹的脾性可是了解的一清二楚,生怕她做出这种傻事,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放开我!”林月茹怒目圆睁喝道。

  “你究竟要怎么样才肯跟我离开?我真的是想恢复你的记忆,刚刚连萧紫玉都说你是丧失了记忆,你就算不相信我也该相信她吧?”南宫煌无可奈何地说道,面对林月茹他真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是啊,你就跟随南宫大哥走吧,南宫大哥是个好人,他绝对不会害你的。”肖月婵连忙劝说道。

  “再说一遍,你究竟放不放我?”林月茹根本不听南宫煌的,厉声道,“就算你现在封印了我,哪怕是击晕了我,只要被我逮到机会,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放开我!”

  “呼……”南宫煌闭着双目深深的吸了口气、虎躯剧烈的颤抖着,将林月茹放了下来,转头看向萧紫玉道,“你帮我劝劝她,快!”

  “不用我师姐劝,我就不要跟你走,快放开我,我真要自杀啦!”林月茹再度恐吓道,她就吃定南宫煌不会伤害她。

  “好,既然如此,我就将你们全部带走!”南宫煌十分的无奈,看了林月茹一眼,接着将萧紫玉也扛了起来,一肩膀扛着一个,然后快步向灵兽森林外走去。

  “南宫煌,放下我,放下我们!”萧紫玉立即尖叫起来,不过这一回林月茹却没有再以死相逼,她却充满了刺激和兴奋。

  “南宫大哥,等等我!”肖月婵叫道。

  “你没事吧?”南宫煌直到此刻才真正注意到肖月婵,发现她浑身衣不掩体、十分狼狈的模样也感觉有些愧疚,连忙放下两女,将自己衣服脱下给肖月婵披上,道,“我们快点离开这里,争取在天黑之前回到你们肖家庄。”

  “哦,好……”肖月婵闻言顿时欣喜不已,紧紧地跟在南宫煌身后,好像生怕他跑了似地。

  一路上,萧紫玉和林月茹骂骂咧咧,南宫煌也不管不顾,就当没听见似地,扛着两女和肖月婵快速向肖家庄行去,偶遇路上行人,纷纷侧目,回头率百分之百,更是有两次遇到一些自认为修为不俗、爱管闲事的修者,看到南宫煌扛着这么绝色的两位佳人,还以为他是采花大盗,立即阻拦南宫煌想来一招英雄救美、赢得美人芳心。

  可无奈的是南宫煌修为太高,他们根本没有得逞,非但如此,南宫煌正一肚子怒火无处发泄,这些不长眼的家伙惹上他,可真算倒了八辈子霉,一个个被南宫煌打得体无完肤、摇摇欲坠。

  傍晚时分,南宫煌带着三女顺顺利利的赶回肖家庄,肖军平等人早就焦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看到南宫煌安全护送肖月婵返回,肖军平一干人等激动的就要对南宫煌下跪。

  一番寒暄之后,南宫煌便要离开此地,毕竟现在带着林月茹两女再住到肖家庄也是颇为不便,更何况他着急想返回青玉门尽快替林月茹恢复记忆,这样也好让林子轩等人安心下来。

  “南宫大哥您就留一晚上吧。”肖月婵流着眼泪楚楚可怜道,“您连续好几天苦战、又一路奔波,就在我们家休息一晚上,明天再走也不迟呀。”

  “哼!”林月茹如今失忆对别的女人和南宫煌亲亲我我倒没什么感觉,但是萧紫玉却有些恼火,暗骂南宫煌也太花心了,这么快又找到一个相好的。

  “就是南宫少侠,就在舍下住一夜吧,要不是您,我们肖家就完啦,我们怎么说也该以尽地主之谊,好好感激你一番啊。”肖军平等人也极力的哀求道。

  “太客气了,我真的有急事……”南宫煌话音未落,肖月婵忽然哀求道,“那南宫大哥您可不可以带上我?”

  最+新B章节A,上.酷lm匠s?网

  “带上你?”南宫煌和萧紫玉等人皆是吃惊地看着那个天真可爱的姑娘。

  “真是女大不中留啊,哈哈!”肖军平闻言非但没有丝毫的生气,反而充满了喜悦,如果女儿真的能攀上南宫煌这样的强者,对他们肖家庄来说那真是攀上高枝了,唯一的就是让肖军平有些不舍,毕竟养了近二十年的女儿就这么跟人走了,谁都难受,当然喜悦远大过这些负面情绪。

  “小婵,你就别给哥哥添堵了,现在哥哥面对这两个姑娘头都大了,你还要跟着我作甚?”南宫煌苦笑道。

  “她们俩都能跟着你,凭啥人家就不行呢?”肖月婵撒娇似的道,这让肖军平等人一时都紧张起来,生怕南宫煌拒绝肖月婵,他们可就失去了一位这么强大的女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