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俩一个是我未婚妻,一个是我师妹,跟着我无可厚非啊,你跟着我像什么话啊。”南宫煌摇头道,“就这样吧,等我将月茹事情处理好后,带着她一块来你们肖家庄做客便是。”

  “未婚妻!”这句话对于肖月婵来说不亚于晴天霹雳,直接将她惊得呆立当场、她原本以为这两女都是南宫煌的师妹,可没想到林月茹竟是他的未婚妻,这让肖月婵心都好像碎了似地,不过也很快就缓和过来,毕竟这个世界强者为尊,三妻四妾根本不足为奇,类似南宫煌这样年轻而又正义的强者,娶十七八个妻子都不为过,想想肖月婵也便释然,不过这个姑娘天资真乃不俗,她懂得以退为进,于是连忙对南宫煌跪下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师,师傅……”众人面面相觑,皆有些不明所以,南宫煌更是被搞得哭笑不得,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连忙扶起肖月婵道,“小婵你这是在闹哪样啊?我什么时候成为你师傅了?”

  “现在啊,请师傅收我为徒吧,否则人家就长跪不起!”肖月婵坚定地说道。

  “你,你这丫头……”南宫煌苦笑连连,看着眼前这位可爱的姑娘,他真是无可奈何。

  “哼!这么漂亮的姑娘要拜你为师,你还在这里装模作样什么呀?”萧紫玉心有不爽的讽刺道,以她女人的眼光早就看出来肖月婵的心思,怎有不吃醋的道理。

  “南宫少侠,就请您收下小女吧?”肖军平反应过来,嘴角狠狠的抽搐了几下,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竟如此机灵,做不了南宫煌的妻子,做徒弟也行啊,他不禁佩服起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儿来,连忙上前哀求道。

  “南宫大哥,以您的修为收一名聚气境的后辈绰绰有余,要不是碍于我妹妹已经拜您为师了,我都想拜入您的门下,就请您收下我妹妹吧?”肖月林也请求道。

  “师傅!”肖月婵目光灼灼地看着南宫煌道。

  “你们这……”南宫煌真是一个头两个大,将目光转移到林月茹身上,只见她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甚至好像在看热闹似地,南宫煌硬着头皮问道,“月茹你怎么看?”

  “什么怎么看呀?这么可爱的姐姐求着拜你为师,那是你的福分,要是我早就答应了,还在这里婆婆妈妈,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呀!”林月茹瞪了南宫煌一眼教训道。

  南宫煌苦笑了下,扶起肖月婵道:“好,我就答应做你师傅!”

  “耶耶,谢谢师傅!”肖月婵连忙抱着南宫煌欣喜若狂起来。

  “无耻!”萧紫玉暗骂一声,见肖月婵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她越发的痛恨起来。

  “那师傅,现在人家是您的徒儿了总可以跟您一块了吧?”肖月婵趁热打铁道。

  “哦,对了,我还有件事情要说,你拜我为师就必须要听我的话。”南宫煌严肃地说道。

  “那是当然!”肖月婵道,“要不师傅你们在这里歇一晚上,您单独给人家讲讲我们门派的门规纪律吧?”

  “没什么门规纪律。”南宫煌被肖月婵绕的头都大了,摆了摆手道,“怕了你啦丫头,算了,我们今晚就在肖家庄歇息一晚,明天再回山门吧!”

  “耶耶,那太好啦,我这就去收拾行李,明天跟师傅你们一块回山门!”肖月婵顿时欢欣鼓舞起来。

  南宫煌看着肖月婵那俏生生的背影头皮都一阵发麻,现在自己身边已经有两个难缠的姑娘,再带上一个,指不定会死在她们手里,所以南宫煌下定决心半夜溜走。

  晚宴十分丰盛,肖军平等人陪着南宫煌吃吃喝喝一直到深夜,南宫煌特地多灌了些他们酒水,这才返回房中,拿来笔墨写了一封书信,然后快速来到林月茹的房中。

  “你们干什么?想溜走?”南宫煌刚刚跨入林月茹的房间便看到萧紫玉拉着林月茹蹑手蹑脚的想从窗户中跳出,立即被南宫煌抓了个现行,着实将两女吓了一大跳。

  “南宫煌,我们真的不能跟你走,否则被我师傅抓到肯定会杀了你的!”萧紫玉冷静下来厉声道。

  “你别拿你师傅来恐吓我,我只知道现在必须要想办法治好月茹,让她尽快恢复记忆!”南宫煌冷喝道,“走,趁现在肖家众人都已经休息,我们抓紧时间离开这里!”

  “不行,我累啦,要走明天再走!”林月茹坐在床上傲气地说道。

  “你!”南宫煌最是拿林月茹没有办法,于是将目光投注在萧紫玉身上,想让她帮忙劝说,但萧紫玉却昂着脑袋,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气得南宫煌顺手拉起萧紫玉向外走去。

  “你想干什么?放开我师姐!”林月茹顿时娇喝起来。

  “你乖乖的坐下,我和你师姐有些事情要谈,你放心我保证不会伤害她!”南宫煌无奈的说道。

  “师姐……”林月茹显然不相信南宫煌,看向萧紫玉。

  “听他的吧,我跟他出去下,你等我回来,没事的。”萧紫玉被南宫煌拉着玉手顿时心如鹿撞,真希望南宫煌能永远拉着自己,她也非常想和南宫煌有独处的时间,所以犹豫了下说道。

  “那好吧,你要快点回来哦,如果这家伙欺负你的话就叫我,我一定不放过他!”林月茹挥剑道。

  K酷L匠*!网永久+j免t费3,看H小$u说:

  这让南宫煌听得心都在滴血,曾几何时林月茹为了自己不惜豁出去性命和萧紫玉他们硬拼,可现在却反过来为了萧紫玉要跟自己拼命,这真是太讽刺,太让南宫煌难以接受了。

  “我们走!”南宫煌拉着萧紫玉快步回到自己的房中,他现在真害怕和林月茹相处,因为她的每一句话都能让南宫煌气得想自杀。

  “你想干什么?”回到房中,南宫煌顺手关起房门,萧紫玉有些心惊肉跳地问道。

  “我只想让你劝劝月茹,让她不要这么跟我作对,你也知道我这么做完全是为了月茹好!”南宫煌严肃地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