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她,她失,失忆了……”看到南宫煌那一副要吃人的模样,萧紫玉也彻底的恐惧了,她可是深深感受过南宫煌的恐怖手段,不敢隐瞒,她此刻真是惊骇至极,万万想不到在这灵兽森林边缘竟然遇到南宫煌。

  “失忆?怎么可能?”南宫煌闻言虎躯猛的一震,心疼地看向林月茹,正要上前几步,林月茹下意识的刺出一剑,不偏不倚的刺到南宫煌的心窝处,鲜血顿时流了出来,这可是一柄顶级灵器啊,估计要不是南宫煌体魄强悍,就这么一下就可能将他刺了个透心凉。

  “啊?不要师妹!”萧紫玉着实吓了一跳,连忙拉着林月茹向后急退而去,心惊胆寒地看着南宫煌,她虽然痛恨南宫煌,虽然畏惧他,但并不代表她想杀了南宫煌,其实她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只想让南宫煌注意自己,重新像以前那样爱着自己、宠着自己。

  “月,月茹,你,你竟然会对我下手……”南宫煌捂着胸口、满脸疾苦、惨淡的笑着。

  “林师妹她,她失忆了,你,你不要见怪。”萧紫玉害怕激怒南宫煌,连忙惊慌的解释道。

  “我没失忆,师姐你别瞎说,我根本就不认识此人!”林月茹俏脸一寒、固执己见地说道。

  “师妹!”萧紫玉瞪了她一眼制止她继续说下去。

  *看O$正Y◇版r…章G节》上Oj酷^匠/v网

  “南宫大哥,你,你们……”这时终于缓过劲来的肖月婵跑到南宫煌身边,看着他胸口鲜血直流,吓得俏脸煞白,不知如何是好。

  “我没事,你退下!”南宫煌摆了摆手,依旧含情脉脉地看着林月茹问道,“萧紫玉,月茹是怎么失忆的?说啊!”

  “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萧紫玉连忙摇头道,她根本不敢告诉南宫煌,因为她深知南宫煌的脾性,一旦知道是她师傅所为,他定要前去寻找解药,然南宫煌再厉害也绝对不是她师傅的对手,到时下场只有一种,她不想看到南宫煌惨死。

  “哼!”南宫煌强压心中的怒气,继续对林月茹问道,“月茹,你难道对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吗?我是你南宫哥哥呀……”

  “没有,我根本就不认识你,都不知道你们在说些什么!”林月茹毫不犹豫地答道。

  “你……”南宫煌一颗心都快碎了,看得肖月婵心疼不已。

  “师姐我们走,这家伙是个疯子!”林月茹拉起萧紫玉便要远去。

  “站住!”南宫煌闪身拦住两女,好不容易才找到林月茹,他怎么可能再让她离开。

  “月茹听我的,你真是失忆了,给我一点时间,我会让你恢复起来的!”南宫煌向林月茹伸出手道。

  “刷!”林月茹毫不留情,随手又挥出一剑向南宫煌右手斩去。

  “不要啊!”萧紫玉和肖月婵几乎同时尖叫而起,幸好萧紫玉良心没有完全泯灭,顺手推了林月茹一把,林月茹手中的灵剑擦着南宫煌的手臂而去,尽管没有结结实实的斩到南宫煌的手臂,但剑上的灵力依旧将南宫煌手臂割出一道半尺来长的血口,鲜血往外直冒。

  “南宫大哥!”肖月婵都快吓哭了,连忙扯下自己破破烂烂的外衣向南宫煌手臂包裹而去。

  “不要你们管!”南宫煌推开肖月婵,也不去止血,任由鲜血直流,此时此刻南宫煌竟泪流满面,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林月茹几番毫不留情的对南宫煌下狠手,虽然这些剑伤对他来说并无大碍,但却好像一剑剑刺在他的心脏之上,直欲让他悲痛欲绝!

  “南宫师哥、南宫大哥……”萧紫玉和肖月婵都于心不忍,萧紫玉此刻也是非常痛恨自己,暗骂自己畜生不如,要不是当初鬼迷心窍将林月茹掳去,南宫煌也不可能会如此伤心,更何况她也真切的感受到南宫煌对林月茹的真情,不要说林月茹失忆了,即使是她死了,估计南宫煌也不会多看自己一眼。

  “师姐,我们快走吧!”林月茹见南宫煌这个高手连续两次都没有躲避自己的攻击,她渐渐也放下心来,觉得眼前这个傻蛋般的男子肯定不会对自己下手,于是再度拉了下萧紫玉道。

  “站住!”南宫煌深吸口气,尽量平复内心的痛苦,渐渐的冷静下来,转头看向萧紫玉道,“看在月茹的面子上,我再放过你一次,留下月茹,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不,不行……”萧紫玉原本以为南宫煌必定会杀她而后快,这也是为什么从一开始看到南宫煌她就心惊胆寒的最主要缘故,现在听到南宫煌要放了她,萧紫玉顿时松了口气,哀求似地说道,“林师妹不能留下来!”

  “什么!?”南宫煌大喝一声,双目精芒一放,吓得萧紫玉俏脸剧变,整个娇躯都好像被一张大网束缚住坐以待毙似地,本来她对自己修为突飞猛进还很是沾沾自喜,觉得再过不久就可以和南宫煌叫板,可刚刚一幕却让她知道,自己和南宫煌简直天差地别,估计这一辈子都无法超越了。

  “我是不会跟你走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林月茹狠狠的瞪了南宫煌一眼,拉起萧紫玉道,“师姐我们快走,那家伙再敢过来阻拦我定杀了他!”

  南宫煌闻言一颗心都在飙血,但经历刚刚几场对峙后,他也从悲痛中解脱出来,只当林月茹是失去记忆,所以对自己才这种态度。

  “月茹别闹了,跟我回去吧,你爹他们还在等着你呢。”南宫煌深吸口气平复内心的痛楚、走了过来柔声道。

  “你这混蛋别在这里花言巧语欺骗本姑娘,我根本没有爹,我只有师傅!”林月茹提剑怒指南宫煌道,大有一言不合再度攻击之势。

  “师傅?”南宫煌转头看向萧紫玉,而萧紫玉却偏过头去不敢看他。

  “萧紫玉你当真以为我不会杀你吗?”南宫煌冷然道,“还不快将事情的原委全部道来!”

  “南宫煌你,你别这样,我确实隐瞒你了,但也是为你好。”萧紫玉苦涩道,“我师傅她是先天高手,你斗不过她的,你还是放我们走吧,否则要是我师傅找来了,你就完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