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曾公北在大家心中的形象已经从一个真诚善良的教授,变成了一个玩弄手段的阴谋家,或许他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只是不愿意解释罢了,或许他真的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过这不是大家所能左右的。现在所有人最关心的问题是曾公北到底要什么时候,才会向大家公开他背后的秘密,毕竟没有人愿意作为一颗棋子,任人摆布,这种感觉很糟糕,也难以令人接受。

  现在整个考古队看起来远没有表面上那么和谐,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思,这样一支队伍,到底还能维持多久,谁也不知道。

  在一切没有弄清楚之前,就算大家明知道曾公北身上存在问题,但也不好说什么,因为没有证据的怀疑,都是臆测。其次作为一个考古队员,也不好对上司的行为做过多的评判,这是为官之道,也是为人之道。

  所有人在曾公北话音落下的时候,都选择了沉默,这个时候这种方式也是最好的选择。

  率先打破僵局的还是曾公北,他轻微的咳了几声说:不要在纠结这个香味的问题了,我们还是要继续进行工作,现在是下午2点整,我希望在夜幕来临之前把这里清理出来,这只是第一步,后续的工作还有很多,我们要抓住一切可用的时间。

  这具棺木保存的十分完好,可能与其本身的材料有关,但即使是这样,经过成百上千年的洗礼,沧海桑田,还是无法推测出他的年代了,一般来说像这种棺木,在棺体本部都会刻有墓主人的信息,但找遍了整具棺木也没有找到任何文字或是标志。既然根据棺木外部的信息不能推断它的出处,就只能将它打开在做讨论了。

  对于考古来说,他们这些人是行家里手,但对于开棺这样的事情,考古队员则要显得外行的多,他们采用的是十分原始的办法,用考古铲一点一点的撬动棺木,十几分钟过去了,棺木还是纹丝不动的摆在那里。垚子看了就笑,说:照他们这种开法,这辈子估计是没戏了。

  不一会所有队员都是一脸的汗水,这个时候曾公北不得不求助林淮海:林老弟,对于开棺这样的事情,以往都是考古队聘请专业的人员来做,但眼下的情况你也知道,我们的条件有限,并没有这样的人,不知道林老弟,你可否有什么高见。

  林淮海说:高见谈不上,不过找你们这种方法是无法打开棺木的,因为这种古代的棺木在墓主人下葬的时候,都经过了特殊的处理,使得整个棺木没有任何缝隙,几乎接近真空,普通的法子根本无法打开的,除非使用大型的工具,强行的进行破拆,可那样一来不免要破坏棺木,造成不必要的损失。对于如何这种棺木,我也不是十分的有把握,不过到可以试上一试。

  如果我的猜测没有错,眼前这具棺木封棺所用的材料,应该是一种水溶性的物质,当然这种物质的成分到底是什么,就不是我所知道的了,眼下想要打开这具棺木,只能先用清水在棺盖与棺身接触的地方进行浇抹,将其彻底溶解以后,才可以把棺木打开。

  “用水涂抹棺木?这种法子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过凡事都讲究个创新,可以试一试的嘛。

  “大伙把水壶拿出来按照林淮海的指示,一点一点的对棺木的缝隙进行浇灌,一开始效果并不是很明显,大家不免对于这个方法有些质疑,但过了大约10分钟的时候,棺木上面便出现了一些轻微的变化,开始有淡黄色的液体流下来,大家一看有效,不免加快了手中的动作。但就在这功夫,棺木中突然发出一阵轻微的响动,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大伙纷纷放下了手中的动作,就这么盯着棺木看。

  垚子小声说:老海,不会真的让你小子猜对了吧,这里面躺着一个不好惹的主。

  林淮海对垚子说:即使这具棺木中的尸体真的会发生尸变,那么这种变化也要等到棺木打开以后,尸体接触到空气,在此之前,这种情况不可能发生。

  }酷r《匠网永C◎久=s免7M费k$看小说

  过了好大一会,也不见棺木中有任何的变化,曾公北对大家说:不要紧张,这具棺木摆在这里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里面怎么可能有活物,无论从那个角度来说,这都是不可能的,我们不要自己吓自己,刚刚的响动也许只是个巧合。我们继续手中的工作,小姚你力气大帮我打个下手,我看林老弟的方法已经奏效,棺木差不多可以打开了。

  听到要开棺,姚山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脑袋上面沁出了不少汗水,他的手悬在棺木上面,徘徊了好几次,就是不敢接触。整个人几乎抖成了一团,曾公北见了,又好气又好笑,说:小姚这孩子,胆子太小,不是干考古的材料。这次活动结束后,我会给你们领导写一封信,把你调离第一现场,去档案室整理文件吧,虽然薪水少了点,但安全系数绝对有保障。

  姚山解释说:教授,我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进入到这间古墓以后,我的身体会不由得发抖,而且……而且……我的脑子里面一直有一个女人在哭,我一闭上眼睛,就会看见一盏盏绿色的鬼灯,我快要崩溃了,刚才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每当手快要接触到棺木的时候,脑海里面就会出现一个声音,告诫我千万不能碰,不然大家都要死在这里。

  姚燕十分担心自己的哥哥,听了姚山的话,竟然要哭出声来,姚山的情绪很激动,不像是在说笑,曾公北也关心的说:小姚,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怎么会造成这莫大的心理负担,你说的这种情况,我无法理解,也无法回答你。我的背包里面还有些镇定剂,可以暂时使你的情绪暂时稳定下来,回去以后,一定要去看心理医生,你这种情况发展下去是很危险的,因为你的大脑里面已经出现了轻微的幻觉。

  姚山刚要做辩解。只听垚子很严肃的说道:你们刚刚谁动过棺木?垚子的神色看起来十分紧张,似乎是见到了某种可怕的情况。

  大家统一的摇了摇头。

  垚子见状,迅速的把手中的工兵铲举起来,护在身前,对众人说道:棺木自己打开了!

  这句话犹如一颗定时炸弹,在本就紧张诡异的氛围中突然炸响。

  所有人条件反射的看向棺木,只见棺盖不知何时已经散落在了地上,这诡异的一幕,以往在电影中才会出现,但现在却真实的呈现在大家的眼前,众人震惊的同时,都不免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棺木会自己打开?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顿了,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谁也不敢妄动,因为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等待大家的到底是什么。见到这种情况,林淮海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好,他迅速在墓室的东南角点起了一根蜡烛,蜡烛燃着以后,火苗飘忽不定,随时有熄灭的可能,林淮海的暗自捏了一把冷汗,心说:祖师爷保佑,千万不要吹我的灯!

  此刻幽暗德地下墓室,气氛已经诡异到了一定程度,考古队员们关心棺木里面到底有什么?而林淮海则担心的是,鬼吹灯,根据老一辈摸校尉经历来看,这灯一吹,必定会发生尸变。林淮海虽然盗掘的古墓不少,但从没遇到过尸变,一旦遇到这种情况,说实话,他也不知该如何应对,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期望这种情况不要发生。

  最后还是垚子撞起胆子,走到棺木前向里面看去。

  垚子虽然平时的胆子很大,但此刻这心里也泛起了嘀咕,不过他这个人是属于死要面子活受罪的类型,这时他的心里别提多后悔了,但已经迈出了第一步,如果这个时候打退堂鼓,不免要被众人笑话。他在心里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提了提精神,抬起头就看到了棺木里面的情况。

  大家伙在心里纷纷替垚子使劲捏了一把汗。

  垚子看到棺木里面的情形后,神色突然大变,说话也变得磕巴起来:怎么—会,是——是他?你们快——来看看。

  棺木中确实有人,这个人大家还认识,正是之前失踪的向导老赵头,他浑身上下布满血迹,脸上脖子上通通都是抓痕,看起来好像死人一样。

  众人将他从棺木里面抬出来,惊奇的发现他竟然还有气息,曾公北以前在部队当兵的时候,做过一段时间的卫生员,简单的外伤还是可以处理的,他为向导老赵头做过检查后发现,他只是受了一些外伤,暂时昏迷了过去,并无大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