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祠堂的墓墙突然被炸药炸塌,所有人正在惊魂之时。墙壁的空洞中突然传来几声微弱的呼救声,虽然声音很微弱,但由此刻大伙的精神都十分的集中,所以还是听得很清楚。

  这个呼救的人是谁?从他的声色可以断定是一个男人,他会不会就是这个炸开墓墙的人?

  众人带着疑惑上前查看情况,此刻墙壁的周围还弥漫着大量的烟尘,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过了大概一根烟的功夫,大家眼前的视线才逐渐清晰起来,众人眼前的墓墙中被炸出了一个直径几十公分的大洞,这个洞呈一个不规则的椭圆,到与那盗洞有几分相似。黑暗中有人试着向洞里面忘了忘,入眼的地方尽是一片黑暗,证明里面还是存在一定的空间。大家用手中的电筒向里面照去,在微弱的灯光映射之下,空洞之中所呈现的景象,使得众人都为之一震。

  谁也没想到这空洞后面竟然是一个墓室。

  这间墓室两侧的地面全部凹陷下去,中部翘起,高高在上,宛如一座拱形的石桥。石桥上面放着一具棺木,而墙上画满了壁画。整体结构一眼看起来十分的奇特,曾公北解释说:根据史料记载,这种拱形密室最早出现在五代到南宋之间,这样建造墓室的目的主要是为了防止地下水倒灌淹没棺木,起到一个保护的作用。

  :更;新最‘快=上}酷0匠wQ网VO

  墙上的壁画,大大小小的有十几幅之多,多是描绘一些战争的场面。并无特别之处,但其中有几幅描绘的内容还是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那几张壁画的内容不是连续的,一开始描绘的是两个人抬着一尊巨大的麒麟像,向深山里面走去。接下来是在一个幽暗的地下墓室,因为光线的缘故看不太清晰,大概可以推断的是有三个模糊的身影,他们跪在麒麟像前,似乎在祷告,祈求保佑。最后一幅出现在战场上,一位身穿战甲的将军,满脸血迹,护在麒麟像前,他的目光十分恐惧,似乎是见到了非常可怕的东西。

  这三幅壁画描绘的东西相距甚远,完全不搭边际,事隔千百年,我们也无法推测,古人到底要表达什么样的意思,但有一点,三幅壁画中都描绘到了麒麟,只是不清楚,这个麒麟与众人要寻找的”麒麟”是否存在某种必然的联系。

  这一切现在还无法得知。

  这时,众人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刚刚在石屋中明明听见墓室里面有人在呼救,可自从进入墓室后就再也没有听到过那个声音。难道是大伙太过于专注眼前的墓室,从而没有听见。

  这种可能性在一定程度上存在,不过几率很小。因为如果是幻听,不可能所有人都出现,而且还是这么的真实。

  垚子说:这还不简单,我们在墓室里面找一找不就完了,这里巴掌大的地方,要是有人还怕找不到。

  大伙沿着墓室的一侧寻找,大概过了五分钟左右,就已经把整间墓室搜寻了一遍,但并没有发现任何人影,这样一来可就怪了,难道是墓室里面根本就没有人?

  这时,姚山提出了一个可能,但他说话吞吞吐吐的,似乎很不情愿说出来。曾公北就问他,到底要说什么,见自己的老师开口,姚山咬了咬牙关,似乎给自己下了很大决心一样,说道:这间墓室中,我们还有一个地方没有查看过,说着用手指了指眼前的棺材。

  垚子反对道:大兄弟,你的意思是说,刚才的声音是从棺材里面发出来的,这绝对不可能,如果是真的,那么会是谁?难道是鬼?

  姚山解释道:我也仅仅是假设而已,并没有说声音就一定是从这里面发出来的。但你想过这个问题没有,如果刚才我们在墓室外面听到的呼救声不是幻听,那么那个人现在去了哪里,整间墓室都找遍了,唯独这里没有……

  垚子刚要进行反驳,就听曾公北说道:小姚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我开始以为这里只是一间地下祭祀用的祠堂,没想到却发现了墓室,这样一来,就进入了考古的范畴,以往来说,发掘墓室这样的事情,首先要向上级反应,批准以后才可以进行,但眼下情况特殊,只能先对这里进行考古,然后再打报告说明情况。

  曾公北都开口了,二人也就不好在做争辩。当下所有人便按照曾公北的指示,对整间墓室进行清理。

  整间墓室中,唯一存在考古价值的东西,也是这具棺木了,其余地方被刚刚的爆炸已经破坏的不成样子了。曾公北提出的这个建议,正中所有人的下怀,一方面可以为众人打开棺木寻找一个正当的理由,另一方面,也是大家最关心的,声音到底是不是从棺木里面传出来的。

  大家把背包打开,取出随身携带的工具,因为垚子与林淮海并不是专业的考古工作者,出于对文物安全性的考虑,曾公北建议二人不用靠近棺木进行考古,只做一些简单的外围工作就可以了。

  垚子小声对林海海抱怨道:看到没,这他娘的根本没把咱哥俩当自己人,一遇到摸明器这种好事。就让咱们靠边站。一遇到顶包的危险活,就让咱们上,这叫什么事啊。回去以后,必须好好教育教育金牙这孙子,这给咱哥俩安排的是什么差事,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垚爷我说什么也他娘的不干了。

  林淮海說:我也觉得金牙这孙子有些不地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咱们现在是给别人干苦力的干活,掌柜的让干什么,咱俩照吩咐就是了,不让咱们靠近棺木也好,我刚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这个墓室,这是一个墓中套墓的构造,外面的祠堂只是一个幌子。这种结构在风水上换做“藏金墓”,旨在造福后代能够大富大贵,金屋藏娇。不过问题也正出现在这里,本来外面的祠堂也应该是一个墓室,与这里相互呼应,成局成势。但现在外面的墓室却被人为的改造成了黄大仙的祠堂,这样一来,本来的”福局”就变成了”凶局”。以前听我祖父说过,”凶局”里面容易发生尸变,如果棺材里面有尸体的话,那这帮知识分子可有的瞧了。

  其他队员在曾公北的指挥下,慢慢的靠近棺木,临近的时候,却被棺木上发出的一股古怪味道所吸引住了,这是一种很奇异的香气,有点类似于今天驱蚊用的香料,不过远没有化学燃料那么刺鼻,但还是很刺激人的神经。

  曾公北问道这个味道以后,嘴里“咦”了一声,说:这个味道很熟悉,我好想在哪里闻到过,我这个脑子啊,到底是哪里……?

  停顿了大概几十秒,曾公北突然说道:盒子,是那个盒子,这上面的味道和那个盒子上面的一样。

  其他人对曾公北的话,都有些不知所指,唯独叶翰林知道曾公北再说什么。叶翰林的表情也十分惊异,他对曾公北说:老曾,你的意思是说,这棺木上面的味道与三十年前你们发现的那只盒子上面的味道一样。

  曾公北点了点头:这个味道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此刻曾公北的脑海里又闪现出了那幅极度血腥的场面。”

  姚燕问道:教授,您说的盒子与这具棺木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提到三十年前?三十年前又发生了什么?

  谈及这个问题时候,曾公北的脸色阴沉的可怕:这件事情是国家机密,我不能对你们讲,我能告诉你的是,这具棺木与我们要找的东西之间存在很大的联系,至于是什么联系,日后你一定会知道的,现在即使对你讲了,牵扯出来的东西,也不是你能够理解的。

  曾公北这一席模棱两可的话,明眼人都可以听得出来,他是在有意的回避一些东西,听了他的话,林淮海觉得,这次东北之行,绝不像表面看似那样,这但绝不是一次简单的考古活动,它的背后一定隐藏着一个很大的秘密,曾公北就是这个秘密的操纵者,换句话说,所有人都是他解谜的棋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