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场景,是大家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棺木里面的人竟然是老赵头,虽然之前在密林中众人没有见到他的尸体,但种种迹象表明,他生存的几率很小,但此刻他却活生生的出现在了棺木里面。

  他之前到底遇到了什么?

  这一切只能由老赵头自己说明。

  只是现在他还昏迷不醒,众人也只能将其先带在身边,在做考虑。

  大家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棺木,发现除了老赵头以外,并没有其他东西,这样一来问题就出现了,原本的尸体去了哪里?众人打开棺木的时候,它的密封性还是十分的完好,不像被打开过,老赵头到底是如何出现在棺木里的,现在已经成了一个谜。

  还有一点是大家不清楚的,之前听到的呼救声到底是谁发出来的?还有那张诡异的女人脸去了哪里?她到底是不是玛丽?

  算算时间众人进入地下祠堂已经长达4个多小时,在这段时间里面,众人无论从身体上还是心灵上都经受了巨大的考验,几乎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没有人愿意再留在这里了,这些诡异的谜团,也只能暂且将其先放下,容日后慢慢解决。

  这次曾公北也没有反对,或许他也觉得,在这么继续下去,说不好会发生什么,如果再有队员出事,也是他无法接受的。

  但就在众人准备离开的时候,外面的祠堂中突然响起一阵古怪的笑声,再次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垚子心里大骂:他奶奶的,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现在就连撤退也要被阻拦。想到这里,他嘴里大骂了几句,举起手中的电筒,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在作怪。但就在这时,林淮海突然用力的向后拉了他一把,还没等他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就见一把铁铲从自己的脑袋上面飞了过去,重重的砸到了墙壁上,垚子脸上的汗水当下就流了出来,这一下要是砍中,小命可就没了。

  垚子躲开以后,还没等做出反应,就觉得耳边再次刮起一阵阴风,他条件反射般的举起手中的电筒迎了上去,只听得砰的一声,手电筒被砸得粉碎,同时手臂上面传来一阵剧痛,垚子脚下一软,身体失去了平衡,坐在了地上,他抬起头,只见背后出现了一个人,手里面举着工兵铲,露出一双鬼气森森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

  这时,垚子终于看清楚要袭击自己的人,竟然是姚山,他此刻好像变了一个人,表情冷酷,面目狰狞,一副要至人于死地的表情,垚子大惊,同时一股危机感也从心底冒了出,此刻,他闻到了浓厚的死亡气息,垚子不禁想,难道我今天真的要死在这里?

  “哥!你在干什么?姚燕见到哥哥的样子,忍不住的喊道。

  姚山听到这句话后,身体明显的抖动了一下,砍出去的工兵铲在空中稍稍的停留了几秒,见到这种情况,距垚子最近的叶翰林,急忙拉起他,向后面躲去。

  姚山见垚子躲开了自己的攻击,一下子变得十分恼怒,提起工兵铲扑了过去,他的动作很快,几乎瞬间就到达了二人的身边,举起工兵铲便砍,就在工兵铲即将落到垚子脑袋上面的时候,只见黑暗中一双手伸了过来,就听得“咔“的一巨声,垚子的眼前出现了几道明亮的火光,刺得他眼睛一阵灼痛,耳轮中嗡嗡作响。原来是危急时刻,林淮海用工兵铲挡在了垚子的眼前,救下了他的命。

  两把工兵铲相碰以后,纷纷脱了手,林淮海心里暗道:好大的力气!

  这时的姚山已经变得怒不可竭,他转过头,看向了不远处的曾公北,似乎要发动攻击,但就在此刻,他的背后突然出现了一双手,死死的抓住了他,与此同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也传了出来:快——快过来帮忙,俺这把老骨头,要——拉不住了!

  t酷4匠G5网永久免费D看小》#说k}

  姚山背后出现的人赫然是之前昏迷的老赵头,这是大家都没有想到的事情。老赵头醒过来以后,见姚山的情况似乎不对,又迅速的扫了一眼当前的情形,就急忙从背后的拉住了他。

  听到老赵头的呼喊,大家急忙赶了过来,想要合力的将姚山控制住,但此刻的姚山就如一头发疯的狮子,浑身上下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大家都明白这么拖下去不是办法,得赶紧想个办法才行,不然等到大家筋疲力尽的时候,可就麻烦了。

  这时,老赵头好像想起了什么,只听他说:这娃——这娃是被妖术控制了,你们听这个声音,这是黄大仙在施展法术啊!

  祠堂中的哭声越发的急促了,听得头众人的头皮一阵阵的发麻,全身的鸡皮疙瘩暴起,大家都觉得脑袋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冲撞,疼的人几乎要发狂。

  老赵头见状喊道:快——快把耳朵堵上,千万不要听这个声音!不然要被黄大仙射了心术去,就会变得和眼前的这个娃子一样了。

  要是在以往,曾公北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世界上真的存在这种能射人心术的东西,但此刻事实摆在眼前,容不得他不信,他甚至在心里忍不住质疑自己以往信奉的真理到底是真是假?

  林淮海以前也听自己的祖父说过黄皮子能读人心术这种事情,但没想到竟是如此的可怕,他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如果在这个时候一但乱了心神,就正中黄皮子的下怀了,一个姚山大家几乎都要控制不住,要是再多出一两个来,众人只怕今天都要死在这里了。“想到这里,他小声的对老赵头说道:老爷子,可有什么办法能够阻止黄皮子的妖术。

  赵头摇了摇头,俺也不清楚,不过以前听采参的老把头说过,这夹子沟里面世代流传着一个不为人知的传说,据说这两只黄大仙千百年来一直在守护着一个秘密,他们平常是不会主动去害人的,可是一但有人企图接近这个秘密的时候,这两只黄大仙才会现身,把这些人至于死地,以前的时候,也有一伙和你们打扮差不多的人,来到了这里,听说他们就是冲着这个秘密来的,但这些人自从进到里面以后,就再也没出来过,据说这些人都死在了这里,连尸体都不见了。老赵头顿挫了一下,你们不会也是冲着这个秘密来的吧?不然黄大仙怎么会主动地袭击你们。

  老赵头口中拿那伙人应该就是之前众人在老林子里面见到的那伙盗墓贼,可至于他说的这个秘密,恐怕就是曾公北之前不愿意讲得东西。

  垚子心直口快,他对曾公北说道:曾老爷子,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你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秘密,但出于对你的尊重,没有人开口,但眼下迫在眉睫,关乎到所有人的安危,我想您就不要在隐瞒下去了,我们就是死,也得做个明白鬼。

  “垚子说出了所有人想说却不敢说的话。”

  曾公北此刻的脸色平静如水:既然到了这个份上,我也就没有在瞒着你们的必要了,其实我之前没有对你们说明情况,完全是出于好意,因为这件事情背后牵制出来的东西实在太复杂,并不是你们这个层面能够理解的,但我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曾公北叹了了口气“整件事情要从三十年前的一次考古说起……

  但还没等他下面的话讲出口,垚子大喊道:不行了,这小子劲太大了,得……赶紧想个办法。

  姚山眼下被妖术蛊惑,根本没有任何意识,与行尸走肉无异,想要彻底控制他就只有一个办法……“林淮海眼露凶光““你的意思是说?垚子做了一个抹头的手势。“这事我在行,正好可以报刚刚的一箭之仇。垚子用力的吐了口吐沫。

  “你想什么呢?,我的意思是,擒贼先擒王,先把外面的黄皮子给收拾了,没有了施术者,问题不就不攻自破了。

  “垚子的脾气也上来了:他奶奶的,刚刚被这两只老黄皮子整惨了,差点丢了小命。垚子咬牙切齿,怎么干吧,就等你一句话了!

  林淮海说:蛮干肯定不行,我们现在还摸不清楚这两只黄皮子的脉,冒然的冲上去,说不定会被它反控制,陷入被动的境地。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他妈的,到底该咋整?

  “林淮海说:我以前当兵时,部队里面的连长就是东北人,记得听他说过,成了精的黄皮子是靠眼睛发出一股神秘的电波刺激人的大脑神经,来达到控制人的目的,但眼下这两只黄皮子似乎是靠声音,既然是这样,我们不如……

  虽然林淮海推测眼前这两只黄皮子是靠声音来蛊惑人,但凡事没有个绝对,谁也不敢保证会不会发生任何变故,为了预防万一,林淮海与垚子二人除了将耳朵塞住之外,还将众人之前准备的防毒面具套在了头上,避免眼睛与黄皮子直接接触,尽管不知道这种方法是否用,但这个时候也只能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了。

  二人准备就绪以后,悄悄地向外面的祠堂摸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