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姚燕的话,大伙都感觉十分奇怪,这两尊黄皮子像怎么可能会说话,但见姚燕那一脸坚定的表情,又不像是在说谎,一时之间,所有人把目光都集中到了眼前的黄皮子像上。

  垚子走到石像前面,试着敲击了几下,也不见有动静,便笑着说:大妹子,我看你肯定是听……,这个错字还卡在嗓子眼的时候,垚子突然间就站在原地不动了,过了好一会,才转过头来,脸色刷白的说道:这——真——他妈是怪了,这石头…好像真的是会说话…

  在我们的潜意识中,石头开口说话这种事情,只可能发生在神话故事中,本身就不足以为信。但垚子与姚燕二人同时都听到了,这样一来,情况也就变得复杂了起来。

  这时,曾公北站出来,也走到那石像处侧耳听了听,之后说道:这里确实是有声音发出,但绝不是石头发出来的,而且这声音听起来很怪,就犹如…鬼魅…。曾公北似乎觉得从一个科学工作者的口中说出这两个字不恰当。稍稍顿挫了一下,继续说:如果我猜测的不错,一定是石像下面存在某种事物,那里才是声音的源头。

  大伙震惊的同时,也不免觉得曾公北说的有道理,但问题是如果曾公北的猜测没有错,那么这石像之下又会存在什么名堂?为什么每一个听过声音的人,都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这一路走来,眼前这片神秘的老林子,诡异事情接连发生,从一开始放羊老官的儿子的神秘失踪,到老官本身的遇袭,林中发现盗墓贼的尸骨,再到玛丽的半夜消失,垚子口中那‘会飞的眼睛’,以及眼下的石像怪声,一系列事件。让林淮海这个久经沙场的老兵,也不免皱了眉头,多年的军事生涯,使他养成了时刻保持冷静的头脑的习惯,一个军人,尤其是在战场上,如果没有冷静的头脑,早就不知道死上多少回了。

  但此时此刻,面对这些接踵而至的诡异事件,林淮海的心中却犹如一团乱麻,绞尽脑汁也理不出一个清晰的脉络。

  林淮海想得入了神,这个时候垚子拍了拍他的肩膀:老海,你小子跟这发什么愣,快来听听这个怪声,不是说你早年间跟你爷爷在东北跳过大神吗,我听这声音神神叨叨的,好像就是神棍嘴里的那套把戏……

  林淮海打断了垚子的话:你胡说什么,什么跳大神,这跟我爷爷他老人家有什么关系。依我看,教授说的很有道理,这个声音绝不是石头发出来的,地面下一定存在某种事物,我们与其在这里瞎猜,倒不如挖开石像一探究竟,教授您看这样可好?

  “林老弟说得不无道理。”我看这件事情也是怪得紧,不瞒你们说,自从进了这片林子开始,我就有一种预感,很奇妙,不过是什么我也说不出来,不过适才听到这个声音,我的心里却闪过了一股很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我一辈子只遇到过两次,一次是三十年前,另一次就是刚刚,所以我觉得,这两尊石像下一定是存在什么名堂,或许对我们寻找那座古墓有一定帮助。

  既然曾公北都这么说了,众人也就不好在反驳。当下就开始准备工具,挖掘眼前的黄皮子像。

  林中的土质松软,虽然其中掺杂着草本树根之类的东西,但却丝毫没有影响到挖掘进度,约莫过了一个时辰左右,垚子手中的工兵铲发出“铛铛”几声金属相撞的声音,众人扒开下面的土层一看,都是大吃一惊,只见眼前出现了一扇八尺见方的大铁门。因为年代久远的缘故,铁门上早已锈迹斑斑,但上面的图案却依然清晰可见,在铁门的左右偏下的地方各画有一只诡异的黄皮子,他们的通体雪白,上半身翘起,前爪弯曲在胸前,两腿直勾的蹲在地上,仰头望天,眼神中流露出一股子强烈的信徒感,与眼前的两尊石像简直如初一辙,多看几眼,心中立时便会生出一股'股鬼气森森的感觉。

  。酷,{匠网*…正版l首发☆

  但令人更加诡异叫绝的还不是这些,众人顺着黄皮子像向铁门上面看去,在铁门的正前方的位置,整齐的画有三只异兽,人身兽首,这三颗兽头看起来很奇怪,几分似蛟龙,几分似猛虎,又有几分似雄狮。曾公北看后大惊失色,赶紧解释说,这是麒麟…是麒麟…由于过于兴奋的缘故,曾公北说话时有些语无伦次。

  听到这些,一直沉闷无声的叶翰林也来禁不住多看了几眼画像,脸上流露出几分不可思议,但更多的还是激动的神色。

  但就在这时,铁门中突然发出几声诡异的叫声,似乎铁门后面有什么东西要马上破门而出一样,这突然其来的变故,吓得众人一惊,都不约而同的向后退了几步。一时半会,大伙都不敢妄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这么僵持了一会,那怪声突然就消失不见了,四周又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姚燕毕竟是个女孩子,面对这样的事情,还是十分紧张的,尤其是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未知恐惧,所以在声音传出来的一刹那,他就跑到了垚子的身后,紧紧的抓住垚子的衣服,身体抖得厉害,垚子的心里虽然也有些害怕,但在一个女孩子面前也不好表现的太明显,他强装镇定的说:大妹子,你别怕,我……这就把…把里面的东西给你抓出来拍死。说话的同时,垚子鼓了鼓勇气,举起手中的工兵铲,闭着眼睛就砸向了眼前的铁门。

  垚子出手很快,众人几乎没有反应的时间,就听耳纶中传来一声“啪”,随后又是几声“咯吱咯吱”的声响,铁门中间被砸开了一道缝隙,立刻从里面漂出一股子难闻的气味,众人掩住口鼻,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缝隙,生怕里面有东西窜出来一样。

  就在这时,铁门中那诡异的声音却又传了出来,但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这…声音似乎听起来与之前大有不同,之前那声音听起来很凄惨,就犹如鬼魅在哭叫一样,而此刻的声音听起来虽然不能说悦耳,但最起码让人听起来很舒服。

  这前后两种声音的落差极大,众人一时之间也有些摸不着头绪,最后还是冷静下来的叶翰林开口说道:这声音听起来好像是古代的铜钟发出的,那是一种乐器,流行于春秋战国以及隋汉时其期。

  叶翰林见众人一脸遗憾,开口解释道:我以前在山西工作的时候,曾经参与考掘过东汉时期一个诸侯的陵墓,里面曾出土过几件铜制的乐器,那些乐器发出的声音就是这样的声音对,没错就是这样的声音,绝不会错。

  曾公北好像也想起了什么,就对众人说,我以前似乎也听到过这样的声音,的确是乐器发出来的,所以大家不用担心,这里面没有古怪,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走到铁门里面去,既然这里出现了麒麟的画像,那么与我们要找的地方一定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叶翰林的话到有几分可信度,至于曾公北的话,给众人打气的成分还是占了绝大多数,但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他的出发点是好的,在这种情况下安抚人心才是最重要的,不然众人产生畏惧害怕的心理,搞得人心惶惶,阵营大乱,麻烦就大了。

  有了两位教授的解释,众人的脸上虽然还带有一丝恐惧,但相比于之前已经缓和了许多。

  消除了怪声的顾虑以后,众人慢慢的推开了眼前的铁门,铁门后面出现了一条石头凿砌而成的隧道,隧道里面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垚子打开随身携带的狼眼手电筒向里面照了照,手电光芒所到的五米之内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除了黑暗还是黑暗。见里面没有什么异常情况发生,众人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垚子一马当先进了隧道,众人紧跟其后,大约走了十几分钟,众人来到了隧道的尽头,同时眼前也出现了一间石屋。

  那石屋的面积很大,前后加起来有三间民房般大小,里面的陈设却十分简单。石屋正前方摆放着一尊约八尺高的石像,但因年代久远,石像已经脱落的很严重了,周身上下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缺口,仔细观察后才发现,那竟然是一尊黄大仙像。大仙像前面是一个类似于祭台一样的圆形石盘,上面摆放着几件石器,看起来应该是祭祀用品。但早已风化的不成样子,分不清本来面目了。

  就在众人把目光聚集在石屋中这些陈设上时,石屋的东南角突然传来几声怪异的响动,在这寂静的地下石屋中尤为刺耳。听得众人就是一惊,纷纷抬起头,同时垚子手中的手电筒也向那边照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