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黄皮子像

  开始的时候,众人都还以为玛丽是早起去方便,可是过了很长时间,也不见她回来,大家这才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于是便四下去寻找,可令人失望的是,并没有发现她的任何踪迹,玛丽就好似空气一般,离奇的消失了在了众人眼前。

  曾公北一边向姚燕了解情况,一边安排众人在去寻找,但找了一大圈还是不见她的踪迹,而据与玛丽住在一个帐篷里面的姚燕回忆,昨天晚上她睡得很死,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对于玛丽为什么会消失不见,她也毫不知情,说着竟然哭出声来。

  BV看正2版e^章Q节上酷)匠《}网#N

  曾公北脸色铁青,他是领队,出了这样的事情,他有着不可推脱的责任,玛丽没有出事还好,一但她遇到什么危险,曾公北无法向她的母亲交代,更对不起她的父亲,这是曾公北最不愿意、也最不想见到的事情。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一脸的愁容。

  姚燕一边哭一边责怪自己没用,其他人就走过来安慰她,林淮海小声问垚子:昨天晚上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地方不对?垚子闪闪躲躲的说:哎呀——这个——我他娘的昨天夜里睡着了。

  “什么!林淮海心里一下子炸了锅:你他娘的可真行,你说现在怎么办?

  垚子也没了注意:我他娘哪里知道怎么办,大不了老子把这条命赔给她。

  林淮海被垚子气得不轻,刚要发作,却听见曾公北叫众人过去,他心里忍耐了一下,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拉了垚子一把,把声音压低:“一会别他娘的乱说话。”垚子十分复杂的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曾公北叫众人过去的目的有二,第一商量一下玛丽的问题,第二,就是寻找古墓的问题。

  关于玛丽失踪的事情,姚燕回忆起来一丝细节,具她说,昨天夜里自己虽然睡得十分沉,但还是隐隐约约的听见一些轻微的响声,那声音就好像——一个人在磨牙,姚燕说她当时也没在意,因为这种事情很平常,十个中国人里面有至少有两个在睡觉的时候是要磨牙的,她就以为是玛丽在磨牙。

  但这些都是姚燕睡梦中恍惚经历的,连她自己也不是十分确定,不过有一点,姚燕十分肯定的告诉了众人,他说玛丽不像是被什么东西掳走的,倒像是自己离开的。因为早上我发现他不见的时候,见她的睡袋整整齐齐的叠放在一起,如果说一个人遇到了什么危险,还会将自己的随身物品整理好吗?

  姚燕一提出来,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问题,这时蹲在一边抽烟的垚子,一拍脑门说:哎—听大妹子这么一说,我到也想起一些东西来,说了你们可能不信,昨个夜里,我起来放尿的时候,看见大妹子和玛丽住的帐篷里飘出了——飘出了“四只会飞眼睛”,我当时还以为是出现了幻觉,这会想想,应该不会错。

  听了垚子的话,众人都有点摸不着边际,什么东西是“四只会飞的眼睛?”大伙略微思考了一下,曾公北问道:那你到是说说那“四只会飞的眼睛”有什么特征?垚子摇了摇头:天太黑看不清楚,不过老远一看,就跟那小号的电灯泡似的,碧绿碧绿的,还不停的在那滴溜滴溜的乱转,反正挺他妈诡异的。

  看着众人一副鄙夷的神色,垚子大急:你们怎么都不相信,这是真的,老海,怎么连你也不相信我——“你胡说什么?什么“四只会飞的眼睛。”林淮海眉头一皱:不好意思啊众位,我的这位朋友,从小就有点神经质,喜欢把虚拟与现实结合起来,这个——就叫那什么“幻想主义”吧,让大伙见笑了啊。

  垚子还要继续解释,林淮海白了他一眼,垚子从没有见林淮海有过今天这样的神情,猜到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用意,便眨了眨眼睛,说:老海他说得对,兴许是我看错了,大家不用理我,你们继续讨论。

  对于玛丽消失这件事情,众人都没有了头绪,只因她消失的过于离奇、诡异,叫人无迹可寻。最后,经过商议,大家决定还是得从大局出发,玛丽人还是要找,但不能因此耽误了大事,不是大伙冷血无情,完全是事情有了新的变化,据姚山讲,刚刚他在寻找玛丽的时候,见成群的蚂蚁在搬家“蚂蚁搬家,蛇过道,明日必有大雨到。”这虽说是一句谚语,但经过千百年的传承,其真实性不容置疑。如果等到大雨到来前,还没找到古墓,那就麻烦了,据时波涛汹涌的山洪就会将眼前这条道路完全占据,无法前行,众人想要到达山顶,就必须走另外一条路,可夹子沟地形复杂,众人之前已经尝试过,这种事情的可能性很小,所以眼下的耽误之极,就是抢在大雨来临之前找到古墓。

  望着黑云渐聚的天空,大伙的心思都提到了嗓子眼,当下不敢太过耽搁,整顿装备,抓紧时间赶路。

  垚子见林淮海走后面垫后,走了过去,小声问道:老海,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林淮海向四周看了一眼,确定没又人后说:我觉得整件事情都透着一股子邪气,不过到底是哪个地方不对,我一时还真是想不出来,反正他娘的肯定是有问题。

  “其实我也觉得不对劲,自从走进这片林子开始,我这右眼皮就跳个不停,总觉着要出事。还有…“垚子压低声音:咋天晚上的事情他娘的是真的,没有骗你。

  “我知道你没有说谎。“那你他娘的还?“你小声点,我这么做是有目的的:你看看咱们眼前这些人,一群知识分子,平日里做做办公室,喝喝茶水还行,这一到野外立马全他妈掉了链子,还没找到古墓,一个个全成了惊弓之鸟。他们这些人跟咱俩不一样,那心理素质跟没有一样,老赵头的事情对他们触动已经够大的了,现在你又把自己看到的东西告诉他们,他们这些人又容易胡思乱想,这样一来,他们的心里负担反而会更大,一但打起退堂鼓来,那他娘的这些天可就白忙活了,回去怎么跟老金交代,其实跟不跟他交代也没有关系,关键是钱还没有给咱俩,咱们又不是善男信女,也不能白跑不是?

  “你说的到也在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说昨个夜里那他娘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没亲眼见着,也说不清楚,不过听你那么说,我觉得那可能是某种动物的眼睛。

  “动物的眼睛?哎?你还别说,还真有点像,不对——什么动物能长他妈的四只眼睛?而且还会飞?不是……肯定不是,老海你说,那他娘的该不会是妖怪吧?

  “别胡说,这世上哪有什么妖怪?就算是有你也看不见,那肯定是一种咱们没有见过的生物,而且我怀疑那个外国小妞的失踪,也与这“四只会飞的眼睛”有关。

  “可——哎呦,谁他妈给我下拌子,垚子身子一倾,直接面朝下摔了个狗吃屎,刚要站起来骂娘,却发现草从里面立着一尊黑糊糊的东西,他扒开一看,吓了一跳。

  大伙被垚子的惊呼声吸引了过来,只见垚子面前出现了两尊七八尺高的石像,擦干净上面的泥土,才发现这竟然是两只石雕的黄皮子像,众人站在石墙近前,借着黯淡的光辉,一眼就注意到了那张黄鼠狼诡异邪恶的脸孔,令人一看之下,心中就立生烦魇。

  由于出乎意料,大家都跟垚子一样,被眼前的黄皮子像吓了一跳,大伙缓了缓心神,姚燕说:不用奇怪,这是黄大仙像,在这个地方很常见的,不过……我看眼前这两尊石像很是奇怪,你们看它们的姿势好像是在乞求什么。

  确实,眼前这两只黄皮子整体呈现半起立的姿势,它们的头看向天,俩只前爪叠放在一起,神态虔诚,一副信徒的样子。不过在众人眼里,就变成了诡异,这两只黄皮子在干什么?难道是在进行某种祭祀活动?

  姚山告诉众人,小时候听他奶奶讲过,说黄皮子快要成精时,会在月圆之夜进行一项十分怪异的举动,对着月亮朝拜,民间也唤作“黄皮子拜月”,通过这种方式来表达想要成仙得道的目的,不过这只是民间传说,并无人亲眼见过,我也是看见眼前这两这黄皮子像,才偶然想起来的,现在看来它们是在拜月。

  这时,边上的姚燕做出了一个让大家十分不理解的举动,她突然把自己的头靠近两只黄皮子像,似乎是在倾听什么,因为怕听得不仔细,还把头发撂了起来。就在大伙以为她中邪了,要上前阻止她的时候,却见姚燕对众人做了一个禁声手势,同时小声的说道:“听,这下面有人在说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