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赵头离开众人去寻找儿子的线索,遭到了某种可怕生物的袭击,众人寻声追踪,却在一片草从中发现来数十具白骨,经过查验,竟然发现这些白骨是一伙装备精良的盗墓贼。

  之所以会下这样的结论,完全是因为考古队在白骨的边上发现了大量的盗墓器材,有探墓用的洛阳铲,打洞用的伞兵刀,照明用的照明弹,蜡烛。攀爬用的飞虎爪等等——一系列盗墓用具,最重要的是在这些白骨身上发现了更能表明身份的物件——摸金符,说明这伙人应该属于摸金校尉。

  但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到底是什么人可以在一瞬间将这些摸金校尉全部杀死,还有他这么做有是出于什么目的。

  难道是因为团伙分赃不均,这种看法刚提出来就立刻被否定掉了,因为种种迹象表明,他们还没有来得及紧古墓,就被人杀死在了这里,也就是说,他们的盗墓活动,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做出这个判断也是有根据的,从这些人遗留下的装备以及死亡时间推断,他们应该是五、六十年代的盗墓贼,因为他们所用的工兵铲以及枪械全部为那个时候俄罗斯的军用设备,是当时世界上最为先进的武器之一,东北这里靠近边境,想要搞到这样的武器十分方便的,最主要的一点,也是做出这种判断的直接依据就是,这些器材上的保养油还没有消失,那时候从国外走私过来的武器装备等,为了能够长时间使用,通常都会在其表面抹上一层类似润滑油的东西,这样即可以保证武器的外观性,又可以保证武器的锋利性、耐用性,不至于在战场上突然崩坏、哑堂。

  而眼前这些准备上面那层油依然存在,看起来还跟新的一样,就证明这些设备的年头不会很长,而且也没有被使用过。所以说这些盗墓贼就走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全军覆没了。

  这些盗墓贼的尸体能传递出两方面的信息,第一,他们的死证明了这里确实存在古墓,这对考古队来说是一个好消息。第二,他们的死恰恰说明,有人想要阻止他们的盗墓活动,这也说明,阻止他们的这个人,与夹子沟里面的这座古墓一定存在某种微妙的关系。这对于考古队来说,显然是一个很坏的结果,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讲,考古队的目的与这些盗墓贼的意图一样,都是为了眼前这座古墓,所以,谁也不敢保证“那个人”会不会对他们下手。

  大家权衡再三,决定还是要走下去,因为这次活动已经超越了它本身的意义,它承载的东西实在太多,如果不去完成它,所有人都会留下终身遗憾,这种遗憾比死亡还要难受,因为那是一种灵魂上的枷锁,这种东西让人无法抗拒。

  就在这时,一旁的玛丽突然说道:我的上帝啊,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件事情。所有人不解的望向玛丽,她继续说:雾——那些迷雾不见了。

  “是啊——刚才众人只顾眼前的一切,谁也没有注意到,这片诡异的瘴气不知何时竟然消失不见了,众人的视野也开始变得开阔起来。

  不知为何,林淮海的心里还是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他觉得众人自从进入夹子沟开始,就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引导着,似乎眼前这一却事先已经被安排好了,他们只是一些被动的执行者。

  垚子骂道:你他娘这是当兵当傻了,什么事情都要想得很复杂,这不是你的战场,不要用你那看待战争的眼光看待考古,凡事都按照逻辑来,那样你会什么也干不了。

  林淮海摇了摇头,难道是自己想多了,但多年的军事生涯还是告诉他,事情绝对不是表面上看似这样简单,一定存在某种关键的东西是众人没有抓住的。

  经过勘察,大家发现近处观察的夹子沟与远处眺望的差异很大,当初众人在外围查看夹子沟地形的时候发现这里一共有八座主峰,但这只是一个大概,进来才知道,里面的地形要复杂的多,里面的夹子沟就好像那迷宫一般,山挨着山,树连着树,给人一种茫然不知所措的感觉,好像哪里都是路,却又不敢肯定,一时间要从哪里走,成为了一个很矛盾的问题。

  而且,现在老赵头这个向导也已经不在了,鬼知道到底该向哪里走才是安全的,最后还是曾公北提出了一个看法,这个想法还是听之前送他来考古现场的车夫偶然提起来的,不过眼下却极有可能成为解决问题的关键。

  夹子沟的地形从总体上说大概为一个阿拉伯数字的“8“字形,这种地形看起来简单,但真在走起来的时候,却让人十分头痛,因为里面每一条路都交叉在一起,很容易让人在原地绕圈子,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比如我站在“8”起始的位置,我本意是想到顶点的位置,但绕了一圈却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原地,因为我走到“8”字中间那个转折点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与一开始相同的两条路,这在之前我是豪不知情的,这个时候人的大脑就会不由自主的认为是自己走错了路,但还是会选择其中的一条来行走,这个时候“8”字的半圆型就会开始发挥作用了,你从一侧开始向上走,最后绕一个圆周在回到中间位置的转折点,这个时候你的面前就会出现四条路,你本能的会以为是你的眼睛出卖了自己,虽然这个时候你的潜意识会告诉你,向上走才会到达目的地,但你还是毫不犹豫的会选择下面的路,因为人的大脑是很有“记性”的,同一种你认为不可能的的事情,是不愿意在重复第二次的,所以你就会回到了起点,这个时候你会感到十分懊悔,但当在次重复这个过程时,你会发现结果还是一样,究其原因,并不是我们的判断力出了问题,而是由我们的大脑、感官,潜意识多方面在作怪,说的直白点,是我们自己骗了自己。

  听了曾公北的分析,垚子说:教授,您说的这是什么“8”啊,阿拉伯的,我就是一个粗人,您说这些我也听不懂,您与其在这里打哑迷,还不如直接说出解决的办法,我看这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必须在天黑下来以前,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过夜。

  曾公北继续说:眼前这个“8“字形的山道虽然难行,但也是有捷径可走的吗,你们看我们现在地处的地方,可有什么明显的特征吗?

  “明显的特征——教授您指的是?”

  “曾公北向前走了几步,蹲下身,用手摸了一把地上的泥土,放到鼻子口闻了闻,道:那老乡说得不错,夹子沟里面果然有这样一条渠道,这就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姚山若有所思的说道:教授,您的意思是说,夹子沟里面地形虽然复杂难寻,但每当雨季的时候,雨水就会将山顶的杂草、石块等冲刷下来,而我们根据这条天然形成的渠道行走,就避免了“8”字地形的左右,取一条捷径到达我们想要去的地方。

  曾公北点头:这样就大大降低来会迷路的危险,因为我们走的完全是一条横穿的直道,也就回避了会来回绕圈子的问题,直接到达主峰。

  众人听了十分有道理,也不由得对曾公北的细心所叹服,解决了路途的问题,下面的事情就变得简单得多了,大家顺着这条沟渠向夹子沟深处走去,临近黄昏的时候,众人就已经来到了夹子沟中部的位置。

  眼看着夜墓即将垂下,众人决定今天暂且走到这里,全员停下来休息,养精蓄锐,明天一大早就开始启程,预计到晌午的时候,就可以到达夹子沟的主峰了。

  夜晚的夹子沟还是有些凉意,众人把周围的树枝砍了,留出一片空地,点起一堆篝火,大家围在在火旁,草草的吃过晚饭,这一天是在是太累了,每个人的体力都到了极限,商量了一下轮流守夜的问题,其他人就钻进睡袋休息去了。

  Q。看e…正版$章◇节cf上VO酷,匠网

  夜晚的第一班是由林淮海来执行,前半夜相安无事,后半夜换垚子起来接替他林淮海嘱咐了他几句以后,回到帐篷休息去了,在说垚子,不知怎么回事,今天夜里感觉脑子十分沉,他做在石头上,一连抽了几根烟,还是不停的打盹、发愣,最后实在坚持不住,就倚在上面睡着了。

  这一切都被躲在林子里的一个黑影看在眼里,它怪笑了几声,慢慢的摸到了众人休息的地方——第二天一大早,众人睁开眼睛,还没来得急轻点人数,就见姚燕慌慌张张的从帐篷中跑了出来,大声喊道:玛丽不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