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翰林多年研究曹氏文化,虽然没有曾公北这诸多般奇遇,但其手上掌握的东西,也是值得一提的,经过多年的研究发现,曹氏一族为了防止奸细混入军队,曾发明了一种联络性文字,专门用于军中人员使用,这种文字类似与今天的甲骨文,虽然史料中没有记载,但叶翰林从多处出土的汉代器物上都发现过这种文字,更为凑巧的是,这些器物生前的使用者都是魏国的军人。

  叶翰林觉得这绝不是一个巧合,便将发现文字的事情写成了材料报了上去,希望可以申请到一笔科研经费,专门用于这种文字的研究,说不定可以揭开千年曹墓的面纱。

  但是当时考古队里面某些搞汉语言文学研究的专家,听说了叶翰林的想法,集体投了反对票,他们觉得这种文字过渡的时期短,流传范围小,并且多是一些联络用语,仅限于曹军使用,这种暗语式文字,历史上许多军队都使用过,因其过于专一化、片面化,对于揭示历史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加之当时的中国正处于全面大发展的阶段,国民经济十分紧张,每年用于考古事业的经费有限,大家一致认为,没必要做这种没有结果的浪费。

  上级领导虽然肯定叶翰林的想法,但就是没有下拨一分钱,也没有组织人员成立专门的队伍,日子久了,叶翰林也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知道真相的他无可奈何,自己一时气堵,喝了一整的瓶白酒,醉酒后指着领导的鼻子大骂:你…你们这群愚昧的猪!

  这件事情过后,叶翰林很快被调离了市考古队,转入基层,一干就是十二年,这十二年中,叶翰林丝毫没有放弃过自己的理想,虽然工作条件十分刻苦,但同时叶翰林也从中得到了大量有关曹氏秘闻的信息,文字只是其中的一方面。

  叶翰林盯着麒麟看了一会,突然在其腹部上发现了几行小字,这种小字正是曹氏军队中所用之文字,但这还不足矣使叶翰林震惊,真正使他震惊的还是那些文字的含义。

  曾公北对叶翰林的反应投来了好奇的目光,”老叶,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叶翰林点点头,满脸兴奋:老曾你看…你看这写的是什么?

  曾公北虽然也曾在麒麟上发现过这几行文字,但查阅了大量古籍文典,也没有找到这种文字的痕迹,一向谨慎的曾公北,没有妄加揣测,只希望等日后能有缘揭开其中奥秘,但此刻见了叶翰林一脸兴奋的表情,曾公北试想,难道他知道这些文字的含义?”急忙问道,怎么你看得懂这种文字?

  叶翰林又点了点头,道:这世界上也许只有我一个人能看得懂这种文字。

  ”他当真能看得懂这种文字”曾公北震惊的同时,问道:这是那个部落的文字?这上面讲的都是什么?与曹墓有没有关系?

  ”这种文字,史籍文献中没有记载过,你不了解也是情理之中,这是曹氏一族的专用文字,至于…这上面的内容,并没有涉及曹墓,不过…却与曹氏有关。

  叶翰林将麒麟上的文字用纸笔描绘下来,翻译成了现代语言,拿给了曾公北,大概意思就是说,这尊东西叫做鬼麒麟,是一个叫做郭文患的人秘密打造的,这样的麒麟一共有三尊,这只是其中之一,郭文患是曹操手下的一名摸金校尉,曾帮助曹操秘密的建造了一座墓穴,但他十分了解曹操的为人,清楚古墓建成之日,必是他魂断之时。但他心有不甘,他辛辛苦苦为曹氏买了一辈子命,到头来却要落得个陪葬的下场,既然主子不仁,也怪不得奴才不义,虽然我难逃一死,但我也不会让你死后太舒心,既然你十分害怕自己的墓葬被倒掘,那么我就要这样的事情发生,我要让你一辈子都活在恐惧之中,死后也不得安宁,便将一切秘密都放在了麒麟身上。

  曾公北看后表示不解,这些内容,从出土的碑文上,稍加推测就可以得出,这样的东西重复出现两次,到底要表达一种什么意思。

  叶翰林看法则不同,看到鬼麒麟上面的内容后,他更加坚信揭开曹氏之谜已经不远了,另一方面,他对曾公北的话,已经完全相信,他稍顿了一口气道:老曾,你能不能将你所经历过的,了解的,与这件事情有关的东西,通通的与我讲一遍。

  一想起与这件事情有关的种种经历,曾公北总会感到一股子莫名的恐惧,这些事情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既熟悉,又感伤,既害怕,又无法忘却,这些年曾公北一直在痛苦与煎熬中度过,他总觉得有一双眼睛,无时无刻不在盯着他。

  看着出神的曾公北,叶翰林在一旁提醒到:老曾…你怎么了?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被叶翰林一提醒,曾公北急忙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失态:”这些事情,说起来可是有些久远了,他调整了一下心态,将与这件事情有关的东西一一对叶翰林讲述了一遍。

  叶翰林听后,满脸的震惊:老曾,听了你的讲述,我觉得那本笔记与碑文上面讲的事情与鬼麒麟记录的东西很相似,似乎都在说同一件事情,但我尚有一事不解,就是,那张锦卷上面到底记录了什么?为什么有人为了得到他,会残忍的将所有人杀死。

  GW酷E匠》网唯●一~正版,其他a都d7是j盗版4L

  突然一道灵光在曾公北的心头一闪而过:”是啊!!锦卷,那张锦卷…我怎么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东西,但…上面都写了什么…曾公北陷入了短暂而又漫长的沉思,片刻后他突然发出一声怪叫,脑海里闪现出一个熟悉的名字。

  叶翰林没敢插话,因为他知道曾公北此刻一定想起了什么,不然不会如此激动。

  曾公北继续说:叶老,刚刚听到郭文患这个名字时,我就觉得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现在我想起来了,那张锦卷的记录者正是这个人。

  ”什么?是郭文患?”那上面都写了什么?”叶翰林有些迫不及待。

  ”只怕要让你失望了,上面记录的东西,大部分都是用这种奇怪的文字写上去的,只有一少部分使用的是汉字,所以我也只能看懂这很少的一部分,而且事隔多年,其中好多细节性的东西,也已经记不得了。

  ”我所能看懂的那部分内容,主要讲述的是郭文患的生凭事迹,只有很少一部分涉及到了曹墓,但就是这很少一部分,也足以使世人震慑。”说道这里,曾公北脸上升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悲伤”如果没有这很少的一部分,或许他们也就不会死。

  ”你所熟知的那部分中,写的是什么?有没有提到过麒麟的下落?

  ”上面写的东西,你都已经知晓或许比那还要详细,它只是简单提到曹墓的存在,至于……麒麟的下落吗,只字未提。

  到这里,事情似乎再次陷入了僵局。”一想到这条线索又断了,叶翰林摇摇头,长长的叹了口气。

  曾公北也沉默了,此刻他的心里正如翻江倒海般再绞,他在做一个决定。”那件事情一直是他心中的梦魇,多年以来,他一直在逃避,也试着将其忘掉,但他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不是意志力不够,完全是因为这种痛早己深入骨髓,触及灵魂。但如果不抓住这次契机,在他的有生之年,都无法去完成这件事情了,这显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也许,事情还有转机,但几率很渺茫。”沉默了半晌的曾公北说道,”还有转机?

  ”有,不过……”

  ”不过什么?”

  ”一切都要从头开始,而且做这些事情是十分危险的。

  ”你说说看?”叶翰林心里又有了一丝希望。

  ”根据锦卷的记载,郭文患的祖籍在今天的东北四平一带,他死后尸身被葬在了这里,想要了解另外两尊麒麟的下落,只能先从他的墓葬下手,但问题是到现在为止,古墓到底在什么方位,没人清楚,这是其一,其二,古墓里面到底埋没埋葬着有关麒麟的信息,也无人知晓。所以说,这是一个几率渺茫的事件,但这也是我们目前来讲唯一可以利用的线索。

  叶翰林早已没有了退路,为了解开千年曹墓的面纱,他已经付出了太多,他已经输掉了自己的前程,赌上了大半辈子的青春,或许连他自己都不记得,他在这条外人看来毫无结果的路途上走了多远,他的一生注定要寂寞,但更寂寞的还是他的心,一颗不被理解,寂寞而又不甘的心。

  ”老曾,我不惧怕危险,也不惧怕困难,我只想在退休之前完成这件事情,那怕是为此付出生命。”叶翰林的眼神执着而坚定。

  “但……老曾,你想过没有,在做这件事之前,我们必须先解决另外一件很棘手的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