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公北反复的阅读着这本笔记,他发现,里面记录的大部分内容都是断断续的,也许这和玛丽父亲的突然失忆有很大关系,曾公北试着将这些零碎的信息拼凑起来,但令人不解的是,每当拼凑到一个关键点时,就会出现一种"矛盾的错觉",何谓矛盾的错觉,就好比我们小时候玩的拼图游戏,如果图片不完整,或是丢失一部分,是无论如何也拼凑不成一个整体的,但我们还是可以按照图片上的信息,以及自己感官上的揣测,试着将这些零星的碎片还原,但每当我们拼接到一个关键点时,就会发现,缺少了那些关键的部分,根本无法进行下一步的拼凑。

  笔记上纪录的内容就像这些零星的碎片,每当进行到一个链接点的时候,信息与信息之间就会横空出现一把无形的大刀,将这一切切断,使其又成为几个不同的独立片段,但片段与片段之间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也正是令曾公北最为头疼的地方。

  但事情也不是完全没有方向,从玛丽父亲的笔记中还是可以得到一些有价值的线索,比如,锦卷中记录的那个惊天秘闻是真实的,以及当年的事件确实是一场蓄意谋杀,只是曾公北还是有一点不解,为什么凶手将所有人都杀死,唯独留下玛丽的父亲,还有如果说凶手是为了那张锦卷的话,那他有为什么要将它留给玛丽的父亲,而不是自己去揭开这个惊天秘闻,找到那些埋藏在地下的无尽宝藏,这样看来只有两种可能,第一,他这么做,是怕别人发现他的真实面目,他是想借玛丽父亲的手,掩人耳目。第二,就是玛丽的父亲在撒谎,所有事情都是他编造出来的。但这种想法一出现,就遭到了曾公北的否决,如果说这些东西都是玛丽的父亲编造出来的,那么他这么做的理由又是什么?他完全可以不露面的处理好这一切,因为在大家的心中他已经死了,但现在就是这样一个”死人”将自己的所有成果邮寄给一个外人,这显然与凶手的初衷矛盾。

  那次骇人听闻的古墓死亡事件发生以后,曾公北一直在努力寻找真相,他不相信那是鬼神再作怪,他一直认为这是一直离奇的谋杀,而凶手就隐藏在他们其中,他也试着试探过唯一的几个幸存者,但令人失望的是,这几个人都有足够的理由证实自己不是杀人凶手,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但曾公北依旧没有放弃,因为他相信,是狐狸总有露出尾巴的那一天。在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所有人都值得怀疑,包括他自己也不例外。

  虽然笔记上的内容不能串联成一条完整的线索,直接找到锦卷上面纪录的地方,但也不是一点用处没有,其中还是纪录着一些有用的信息,根据这些信息的提示,还是可以试着找到锦卷上所记录的那个地方,只不过这样一来,就会使原本很直接的一件事情,多兜上几回圈子。

  根据笔记中记录的信息来看,想要找到那个地方,必须先集齐三尊被称为”媒介”的麒麟—人、神、鬼,但这些东西到底在什么地方,笔记重并没有详细的谈及,这是其一。其二,这件事情一直被视为考古界的”悬案”,其诡异程度已经到了谈虎色变的地步,没有人愿意去接手这件事情,所以想要靠政府的力量去寻找这些东西,可能性几乎为零,这也是曾公北最为担心的地方,如果没有相关机关的支持,很多事情做起来会很不方便,毕竟私自挖掘古墓这样的事情是违法的,而且单凭自己这点薄弱的力量,也是远远不够的。

  被逼无奈,曾公北只能暂且将这件事情放下来,直到1976年大梁山古墓被成功发掘后,才为这次行动创造了一个契机,也许是机缘巧合,在大梁山古墓中出土了一尊样子十分古怪的文物,形似恶鬼,面目狰狞,既有几分龙的威严,有带有几分狮的不逊。

  看这眼前这尊文物,曾公北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一个片段,记得玛丽父亲邮寄给自己的那本笔记中记录着这样一尊东西。

  ”难道这就是鬼麒麟?

  虽然有这种可能性,但曾公北并没有盲目的就断定,直到那块刻有墓主人身份的碑文的出土后,才印证了他的猜测。

  根据碑文上的内容显示,墓主人的身份是东汉时期曹操手下的一名摸金校尉,专门从事倒掘古墓的活动,多年以来,为曹操积累了大量的钱财,曹操利用这些钱招兵买马,称雄天下,此人也因此受到了曹操的赏识,飞黄腾达,官运亨通。

  但曹操这个人生性多疑,他倒了一辈子古墓,知道古墓被倒掘的下场,他不想日后自己也遭此横祸,于是就想到了一个特别的办法。

  摸金校尉这个机构是曹操一手创建起来的,他十分解这些人本事,清楚无论自己的墓葬建造的多么隐秘,日后也一定会被找到,想要避免这样事情的发生,最好的方法就是利用摸金校尉来为自己建造墓葬。

  常年的盗墓经历,使摸金校尉掌握了大量的专业技能,这其中不仅包括如何倒掘古墓,更重要的是如何寻找古墓。

  摸金校尉寻找古墓的方法主要靠风水秘术,通过观察山川、河流的走势,推断龙脉的大体走向,根据这些信息找到风水里面讲的”龙眼”,“龙眼是天地灵气聚集之地,一般来讲,找到”龙眼”,古墓的入口也就不远了。

  曹操利用摸金校尉建造墓葬,最主要的一点就是想用内行人的方法来迷惑内行人,摸金校尉盗掘了这么多古墓,不仅精通盗掘之法,更懂得如何防盗,什么样的方法来迷惑摸金校尉,这也是曹操最为看重的一点。

  根据曹操的要求,摸金校尉挖空心思,为曹操建造了七十三座墓葬,分布在全国各地,七十三座墓葬中,只有一座是真正的墓葬,其余七十二座都是虚冢,最为重要的一点,这些虚冢的风水都十分绝佳,而且古墓中的结构都是相同的,如果没有建造者的指引,想要找到真在的曹墓,远比登天还难。

  L+酷Us匠^网#正Sb版;y首发…

  虽然曹操对这些墓葬十分满意,但他还是有所担心,他害怕参与建造古墓的摸金校尉会把这个秘密泄漏出去,于是就起了杀心,在古墓建造完成的当日,这些参与建造古墓的摸金校尉以及他们的家人,通通的被曹操秘密处决了。

  但这些摸金校尉跟在曹操身边太久了,曹操的为人他们十分清楚,知道古墓建成之时,就是他们杀头之日,所以就留下了后手,根据碑文的记载,摸金校尉在建造古墓的同时,秘密的打造了三尊麒麟,并将打开曹墓的线索记录在这三尊麒麟上。

  从一开始发现锦卷,玛丽父亲寄来的笔记,以及碑文上的记载,鬼麒麟的出土,曾公北在脑海里对整件事情进行了大胆的假设。

  第一、碑文上记载的内容,虽然可信,但其毕竟过度了上千年,真假性难以考证,或许这也是曹操迷惑人的手段之一。

  第二、相信碑文上记载的内容,认为玛丽父亲找到的那座古墓并不是真在的曹墓,而是一座虚冢。

  无论是从感性还是理性的角度,曾公北还是愿意相信碑文。

  既然选择相信碑文,那么如何找到剩下的两尊麒麟,这是个很大的问题,面对这样的结果,曾公北一时也毫无头绪,事情就被迫再次搁置下来。

  直到前几日,叶翰林的突然到访,才为这件混沌的事情,找到了一条暂时的通路。

  叶翰林研究了大半辈子曹墓,都没有取得什么实质性的进展,眼看着自己要到了退休的年龄,叶翰林心中很焦急,他不想带着这么一个遗憾离开考古队。

  通过查询这几年的相关卷宗,他猛然发现,有一次大梁山考古活动,涉及到了曹墓,在了解到那次考古活动的领队是曾公北以后,叶翰林立刻登门拜访,想要更具体的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

  叶翰林的年纪要比曾公北年长些,虽然二人平日里不常走动,但都是一个单位工作的同事,曾公北也就没有隐瞒,将大梁山考古前前后后发生的事情,对叶翰林讲了一遍。

  叶翰林虽然研究了大半辈子曹墓,但都仅限于历史文献,对于曾公北的讲述,叶翰林显得很茫然,他在心里考虑是否应该相信曾公北说的话,如果曾公北的讲述是真实的,那么也就意味着自己这大半辈子的研究都变得一文不值,这显然不是叶翰林想要的结果。

  曾公北看出了叶翰林的疑惑,便将鬼麒麟取了出来,叶翰林接过鬼麒麟看了一会,脸色立刻就变了,握着麒麟的手一阵阵颤抖,过了半晌才说到:老曾,你…快来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