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爷爷的回忆(三)

  ”在古墓中没有光源,就像是雄鹰失去了翅膀,等待它的只有死亡。

  谁都不知道我们到底跑了多久,现在在哪里?这个古墓到底有多大,我们还能否从这里出去?

  ”这些问题犹如一把把尖刀,让人不寒而栗。”

  简单的休息过后,我们踏上了寻找出口的道路,虽然所有人的心中都明白,这种可能性极小。

  ”但年轻人似乎都有那么一股子韧劲,不到最后一刻决不放弃。”

  幽暗的地下墓葬黑的出奇,没有光源,大家只能排成一列长队,摸索着墙壁前进。

  这样一来,大大的减弱了行进速度,一个时辰过去了,只走出几百米远。

  由于错误的估计了进入古墓所需的时间,所有人都轻装前进,水源、食物等物资都被留在了外面。

  如果没有足够的给养支撑,按照这样的情况发展下去,用不了一时半刻,我们就会被困死在古墓中。

  ”此刻,众人的心里除了绝望以外,别无它物。”

  如果一个人在危急时刻,失去了生存的信念,那么他距死亡就只有一步之遥。

  但谁也不愿意就此死去,眼下的情形虽然十分不利,但我们始终坚信,只要胸中的信念尚存,还是有活着出去的希望。

  在这种无形信念的支撑下,我们继续向古墓深处走去,身体越越沉重,两条腿好像灌了铅块一样,无论如何用力,也只能迈出很小的一步。

  渐渐的大家的视线开始模糊起来,脑袋嗡嗡作响,身体因疲惫已经弯成了九十度,每迈一步都觉得十分沉重。

  但大家都明白,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停,一旦停下来,那么就会永远的停下来了……

  也许是我们的信念感到了老天?又或许是我们命不该觉?

  就在大家即将倒下的时候,前方不远处一道强光再次激起了所有人的求生欲望……

  所有人都像着那道强光跑了过去,跑得近了才发现这里并不是出口,强光是从古墓上方破开的一个碗口般大小的洞口透射下来的,照在漆黑阴暗的古墓中尤为刺眼……

  祖父这些年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如果当初我们在古墓里面没有遇到这道强光,那么,以后的那些事情是不是就不会发生,我的心是不是也不用那么痛?

  所以,祖父时常跟你说,世间的事情具有两面性,我们在得到一些东西的同时,必然也会失去什么……。

  这句话在我们的身上,得到了体现……

  虽然强光透进来的地方不是出口,但也给大家带来了生的希望……

  融化的雪水顺着墓道顶端的孔洞,像一条长长的蛛丝,落到地下的青砖上面,发出一连串”啪啪啪”的滴水穿石之声。

  此时的心情,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唯一能做的,”只是贪婪的吸取着这道”从天而降”的雪水。

  补充了足够的水源,大家的体力渐渐的恢复了正常,通过强光的透射,我们惊奇的发现,众人的眼前竟然出现了三条一模一样墓道。

  考古这行干得久了,心里会产生一种特殊的感觉,眼前这三条路中,只有一条是安全的,另外两条全是不通的死路,一旦冒进后果将会是致命的。

  一时间摆在众人面前有两个严肃的问题,第一,到底应该选择走三条路中的哪一条?

  第二,这张羊皮锦卷怎么办?众所周之这很有可能是一把打开惊天密闻的金钥匙,对于它必须甚之又甚。我们这一去不知生死,谁也不敢保证能把这分羊皮锦卷安全带出去。

  最后,我们做出了一个在今天看起来十分荒唐的决定”将羊皮锦卷放在原地,日后由出去的那一队人,带领有关部门来拿取。同时……也为其他人收尸。

  在进古墓之前,大家早就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因为在哪个年代里,”为人民的利益而死,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情。

  今天想起来这件事,其实大家都错了,我们眼前这三条路都可以通道古墓外面,都是生路,但踏上这条路的十个人中,最后只活下来三个,而这三个人中还有一个不是人的人……

  信读到这里,我像病房外面看了一眼,见护士已经走远了,赶紧从衣服里面摸出一根烟,点燃猛吸了几口,”咳咳咳……真他妈的,憋死我了。

  二人正听得入迷,突然见我停了下来,赶紧问道;”接下来呢,你卖什么关子,快说,快说。

  ”我吸了一口烟”别急,别急,抽完这根烟再说。

  ”你都这样了还抽烟,不要命了。

  ”这你就不懂了吧,烟可是好东西,这玩意的效果就跟喝咖啡差不多。我又吸了一口,”那是真他妈提神。

  大牙从我的手中抢过信,”我说,这位烟鬼先生,要不您先跟着慢慢抽着,读信的事情就由在下代劳了。

  大牙拿起信继续读了起来。

  这次赴大兴安岭进行考古的队员,一共十二个人,除了刚刚死去的三个人之外,还剩下九个人,我们弯下腰对死去的队友们深深的掬了一躬的同时,决定把剩下的人编为三个小组,每组三个人,最后无论谁出去了,都要履行刚刚的诺言。

  与爷爷分在同一组别的两个人,姑且称他们为老梁,老康。

  队长做了最后的动员,大家分别走向了三条幽暗恐怖的地下墓道……

  爷爷一生之中所遇凶险无数,但从来没有向那次一样,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只能靠心灵感知的……恐惧。

  如果一个人处在黑暗之中,手上没有光源,四周不停响起人员的惨叫声,和飘来浓浓到了呛人地步的血腥味,这时……你会想到什么?

  我们三人顺着墓道一路前行,此时的心情异常复杂,都想快点离开这个诡异的地下墓葬,虽然不知前方等待着三人的到底是生?还是死?但我们只想快点前行,即使是死路,我们也会义无反顾的踏上去。因为没有经历过生与死的洗礼,你永远也不会明白那种,充满恐惧、无助的复杂心理。

  我至今清楚的记得,当我们走出去几百米后的情况……

  这座古墓的地面,铺砌都是一种比较大型的青砖,脚踩在上面会发出一声“嘎吱……嘎吱”类似于关门时的声响,并且人员越多声响也就越明显,这一路走来,脚没落下一步,心就会跟着颤动一下。

  酷》*匠网=永?*久}●免费T:看小+/说

  继续向前走了几步,我突然间发现了有些不对?三人踩在地面上的响动,没有刚刚那么嘈杂,变得清晰了许多,好像……少了一个人?

  停下脚步,我不由的向后看了一眼,顿觉心里一凉,只见墓道里面只剩下了两个人,第三个人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了。

  我怕是自己眼睛花了,又仔细的看了看,发现老梁也在紧紧的盯着我。”他好像再说,老康……老康怎么不见了……啊。

  我也是一脸的惊恐,你当时没有处在爷爷的那个环境里面,不会理解当时爷爷心中的恐慌程度。在恐怖阴森的地下墓道里面,一个大活人无缘无故的消失了,而且他消失的无声无息,这得需要多好的心理素质,才能够接受。

  冷静下来一想,会不会是刚才走得太急,老康没有跟上我们的脚步,在什么地方掉队了。

  老梁听后摇了摇头:我不同意你的看法,老康一直跟在我的后面,这一点我十分确信,说起他的消失……好像就是那么一眨眼的功夫。

  ”一眨眼的功夫?你是指?

  ”就在你停脚步回头的那一瞬间。

  ”什么?我有些不理解老梁的话。

  老梁点头:对,就是这一瞬间,因为在之前,我还可以听到他的脚步声,但等你转过头的时候,他就突然消失不见了。

  老梁惊恐的向四周看了看,”不……不会是闹鬼吧。

  ”闹鬼?亏你想得出来。我们身为考古队员,怎么能够相信这种毫无根据的鬼神之说。我认为,这件事情一定有其他原因。只是我们还没有察觉罢了。

  就在这时,古墓深处突然传来一声惊恐的惨叫,好似炸雷一般,听得二人心头一惊,不由自主的抬起头望向墓道深处。

  老梁听后,结结巴巴对我说:你……听,这……这声音,好……好像是老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