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爷爷的回忆(四)

  老康的声音还是很容易辨认,因为他是陕西人,话里行间总透着那么一股子秦腔味。虽说这些年在外求学,入乡随俗,口音的问题有所改善,但从小养成的习惯,也不是说改就能改的。

  刚刚那声惊恐的惨叫,带有明显的地狱特色,毋庸置疑,声音绝对是老康发出来的,因为整个考古队里面,只有他一个人有这样的声音。

  ”一个不好的念头,涌进我的脑海”

  ”老康……老康?你在哪?老梁试着喊道。

  ”墓道里面一片死寂,没有人来回答。”

  ”现在……怎么办?”老梁问我的同时,声音里面充满了颤斗。

  ”过……过去看看。”我惊恐的应道。

  人类在面对黑暗时,脑袋里面总会充满无限的遐想。

  这一点,爷爷也不例外。”

  我和老梁二人贴着墓墙小心翼翼的摸了过去,也不知走出去多远,耳边突然传来一阵重重的喘息,这声音,就好似一个人处于死亡的边缘时,发出的挣扎,不甘,悲痛……之声。

  就在这时,老梁突然惊恐的在我的耳边说道:……你……你看那个影子是不是老康?

  我抬起头看了一眼,只见前方不远处,确实有一个模糊的影子,他蜷缩在黑暗的角落里,身体因为痛苦,已经弯成了九十度。

  ”老康,老康,是你吗?

  我的话音刚落,人影挣扎的更加剧烈了,嘴里发出一声声低沉的吼叫,同时抬起右手,无力的指向我。

  虽然我不敢确定他到底是不是老康,但有一点是值得肯定的,他是一个人,一个徘徊在死亡边缘,苦苦挣扎的人。

  我和老梁跑了过去,当我们合力将他扶起来的时候,见到了令爷爷一生都难以忘却的景象。

  这是一张因为痛苦已经变得扭曲的脸,他无力的睁开眼睛,嘴唇微动,好像要说什么?但无论如何也发不出声音。

  ”老康,老康,你要说什么?”我在一旁焦急的喊道,一边的老梁见了,早已泣不成声。

  老康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抬头看了看我和老梁,他的眼神很复杂,但更多的还是不甘。

  ”老康……老康你挺住,我带你出去,你一定要坚持住。”我急得喊了出来。

  ”老康指了指插在胸口的尖刀,对我摇了摇头。

  ”咳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声过后,老康结束了他年仅二十七岁的生命。

  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老康也没有说出含在口中的遗言,虽然我不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但从他的表情上看,也知道这是一句十分重要的话,就是因为有这句话,老康才能支撑到现在。

  直到多年以后,我才猜出老康到底要对我说什么,但那时,一切都太晚了。

  这一切发生的过于突然,老康的死决不是偶然,从种种迹象上看这是一场蓄意的谋杀,但这个凶手是谁?他为什么要杀害老康?

  这一系列的问题,让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慌乱感。

  从一定意义上来讲,死亡代表着结束,但老康的死,恰好与之相背,它代表的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曾公北——十一月八日午后。

  大牙翻到下一页继续念道:小伟,相信看到这里,你一定非常好奇,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但恕爷爷不能对你讲,因为之后发生的事情很诡异,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一来,爷爷怕你接受不了。二来,这就又要牵扯到那个人,那个秘密。

  爷爷十分确信一点,如果你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一定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来,曾家只剩下了你这唯一的血脉,爷爷实在不忍把你牵扯进来,因为这件事情死的人已经够多了,爷爷也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请你谅解。

  爷爷给你写这封信的目的有二,一来,满足你的好奇心的同时,希望你能快快乐乐的成长,二来,爷爷希望等日后你有能力的时候,替我做一件爷爷一直想做,却没有来得及做的事情。

  这件事情一直是爷爷心中的一个遗憾,虽然事隔多年,但它就像梦魇一样,始终埋藏在我的心里,挥之不去,这段日子以来,我感觉到它越发的强烈,这是一种极为不好的征兆。

  爷爷已经将近八十高龄,近来的身体状况也是一天不如一天,爷爷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让你替我做这件事情,也是无奈之举,但爷爷一生之中,就留有这么一件憾事,如果不去做,那么我在久泉之下也闭不上眼睛。思来想去,你是唯一的人选,希望你可以帮我。

  至于,爷爷到底要你做什么?等时机成熟的时候,会有人告诉你,这个人也是你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信任的人。

  最后,爷爷希望你学会独立,不要过分依赖身边的人,因为过度的信任,会使你感到麻木,甚至死亡,切记!切记!

  祖父,曾公北书,2006年十一月九日晚。

  k更6新i最{y快G上酷匠网W

  我把烟掐没灭,像做贼似的往病房外猫了一眼,见护士不在,问大牙:没了。

  ”大牙点头。”

  我摇了摇头,说:爷爷讲了这么多,到底要说什么?为什么信中没有提及笔记的事情?

  ”不是没有提及,是在有意的回避,如果仔细的推敲这封信,还是可以发现一些东西的。”大牙若有所思的说道。

  ”我说,我的大记者,您就别跟我这卖关子了,有什么话,赶紧说。

  大牙打了一个哈欠,继续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曾老笔记的来源了。

  ”这还用你说,傻子都看得出来。

  ”你别急,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大牙继续说:”不知道你们发现这样一个细节没有,每当信中提到有关于”笔记”,”那个人”的字眼时,老人家便会闭口不言,这仅仅是巧合吗?我想曾老这么做,一定有他的原因。

  ”这会是一个怎样的原因?”倩倩略带悲伤的说道。

  大牙沉吟了片刻:如果我猜得不错,老人家这么做的原因有二,一来,完全是处于对你的关心。这二来……

  ”等等,爷爷对我的关心,和这件事情有什么关系?”

  ”你仔细的回想,老爷子在信中都说过什么?

  ”说过什么……?我有些不理解大牙的这句话。

  ”当大牙把信件拿出来,指给我看的时候,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但我还是略带疑问:照这样说来,信中提到过得那个人,也就是害过爷爷的人,那么……我突然有所感悟,你是……说?

  大牙点头:这个人应该就是曾老提到过那个本应死去,却又因为某种特殊原因还活着的人。

  现在看来似乎一切矛头都指到了这个人的头上。

  ”还记得,曾老信中提过,赴大兴安岭考古的队员一共有十二个人,最后只活下来三个,而这三个人中还有一个不是”人”的人,我想这只是曾老发自内心的一种表露,这个人一定做下了某种不可饶恕的事情,才被曾老下了这个定义,说不定,杀害老康的凶手就是这个人。我们仔细阅读曾老留给你的信件,老人家在里面多次用到”恐惧”,”诡异”这些字眼,虽然老康死后的事情,曾老只字未提,但我们是否可以这样假设,剩下的人都被这个不是”人”的人以相同的手法杀害,这就不难解释,曾老为什么在信中会提到,在幽静的古墓中,会不时听到人员的惨叫,以及嗅到浓厚的血腥味。

  ”如果你的假设成立,那么这个不是人的”人”会是谁?他这么做又是出于什么目的?

  ”这个人是谁,现在还说不清楚,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一定也是考古队里面的人,而且和曾老的关系非同一般,不然曾老也不会对他怀有如此大的恨意,因为这世界上,被最好的朋友背叛,是最让人不能容忍,也是最让人接受不了的事情,这就好比我和你,如果有一天,我因为某种事情背叛了你,并伤害了你最亲,最爱的人,你会作何感想。

  ”如果真有这么一天,我一定不会在认你这个兄弟了,并且还会深深的恨上你。

  ”就是这么个道理,其实不仅是你,所有人都会有这样的想法,曾老也是人,所以他也不例外。

  按照你的思维想下去,整个考古队里面,只要是和爷爷关系要好的人都具备这样的可能性。

  大牙点了点头,你们仔细回想一下曾老信中的话。。。。

  这时,倩倩对我和大牙说,这一切会不会是老梁做的?倩倩解释道:因为最后和爷爷以及那个老康分在同一组别的人是他?只有他可以在顷刻间杀掉老康而不被发现。

  ”目前下这个结论还为时过早,但也不排除你说得这种可能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