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于第三天中午的时候停了下来,但所有人的心情都跌落到了谷底,这场雪下得实在太大,造成了大范围的交通堵塞,专家们无法前来,然而考古工作迫在眉睫,最后经过商议,决定临时组建一支队伍,赴大兴地区进行考古工作,爷爷有幸成为了这只队伍中的一员,与我同去的人中还有我的三个同窗好友,不……现在只能说是两个,第三个已经不配用”人”这个字来称谓,他已经没有了做人最起码的底线——良知。是一具行尸走肉。

  至今为止,祖父还清楚的记得那天的景象,大雪封山,万物一片雪白,一片狼藉,我们一行十二个人在队长的带领下进入了大兴安岭。在出发之前,所有人都立下了誓言,这次行动,非比寻常,甚至有可能失去自己的生命,但我们作为一名考古队员,首先要考虑的是祖国的利益,然后才是个人的生死荣辱,我们同时起誓,要让自己的每一滴血都融入为人民服务中去,即使失去了生命,也无怨无悔。

  到达考古现场的时候,已经是黄昏十分了,寒风肆虐,吹乱了人心,好多同志都打起了退堂鼓,说实话,连我本身,都有些后悔。我并不在乎自己的生死,而是有所牵挂,你远方的祖母正带着你刚刚满月的父亲等着我回去。

  我当时复杂的心情可想而知。

  但我的职业又不允许我这样做,因为我首先是一个考古工作者,其次才是一个丈夫,一个父亲。在我的心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但就是因为这个继续走下去的决心,成为了我日后失去你祖母的第一导火索,每每想到这件事情,心中的悔意就会像潮水一样涌进心里,万千潮水化作千般冰针,直插心脏,这么多年,我一直在煎熬与痛苦中度过。

  我们于第二天一大早,趁积雪没有开始融化的时候,来到了古墓中,用专业器材将积雪牢牢的固定在了古墓的外围。我们进入古墓中的通道是一个自然坍塌形成的天然空洞,十分巧合的是,它一直延伸到古墓深处的石廊。

  我们顺着石廊一路前行,借助电筒的光辉,看清楚眼前的墓葬很怪,既不与秦汉时期的墓葬相似,也不同于唐宋。

  当时爷爷所学的专业中,专门有一门学问讲的是各代的古墓的结构、特点,爷爷自视已掌握了七八分,但今天不仅是我,考古队中其他成员也看不出这座古墓的具体出处。

  在我所学的内容之中,明确指出:秦汉时期上行下效,多是覆斗式的墓葬,覆斗就是说封土堆的形状,像是把量米的斗翻过来盖在上面,四边见棱见线,最顶端是个小小的正方形平台,有些像埃及的金字塔,只不过中国的多了一个边,到与今天南美发现的“失落的文明”玛雅文明中的金字塔惊人地相似。

  B_酷s(匠_网gt首…{发

  而唐代墓葬则以开山为陵,工程庞大,气势雄浑,这也和当时大唐盛世的国力有关,唐代的王陵到处都透着那么一股舍我其谁天下第一帝国的风采。

  根据之前得到的消息,这是一座汉代的古墓,这种观点显然是不准确的,它既有秦汉时期墓葬的古朴之感,又具唐代雄伟之魂,如果说非要给这个古墓下一个准确的定义,只能称其为二者的结合体。

  这种说法得到了大家的一至赞同,但同时众人的心里也是十分的不解,到底是什么人建造了这样一座复合式古墓。

  我们当时所掌握的专业知识根本无法解决这个问题,直到多年以后我才明白,这竟然是一个天大的巧合。

  考古这门学科,向来以探求真理,寻觅真知而著称,虽然通过观察古墓的结构不能说明它的具体来源,但也不是完全没有了办法,如果能够找到墓主人的身体,根据他的信息进行推断,也是能够解决问题的。

  我们就是抱着这种希望进了古墓,但世事难料,谁也没想到,我们这一去没有等来想要的结果,却迎来了死亡。

  整个考古队中,人员的平均年龄均不超过25岁,都是刚刚从课堂里面走出来,理论知识学了满满一车,但实践能力几乎为零。

  年轻人生性好动,又不乏冒险精神,自从进了古墓以后,有人就开始变得不安分起来,一路上敲敲打打,指指这里,说说哪里,但一路上,也没有找到半点有价值的线索……大家不免有些垂头丧气……

  当我们走到一间颇具规模的主墓室中时,似乎才揭开了千年古墓之谜的冰山一角……

  不过事隔多年,好多细节性的东西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也只能凭借脑海中的记忆,把事情的大概经过回忆一遍。

  记得……那是墓室的东南角,我们发现了一具巨大的石棺,整具石棺宽约一米,长两米,石棺两侧刻画了大量的壁画,仔细观察后发现,壁画中男子体型壮朔,顶天立地;女子面容消瘦、妖娆妩媚;看到这里似乎可以肯定的说,眼前的这具石棺并不属于唐代,根据各地出土的壁画、器物上看,唐代以胖为美,追求一种富足的生活,这种思想深深的刻在了人们的心中,因此唐代的人物多被描绘得成富态像,而且出土的唐代古墓中,从未发现过石棺。

  ”既然不是唐代?难道是秦汉时期?这是当时在场的所有人心中都有的疑惑。

  虽然不解,但是就是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

  最后经过商议,还是决定打开棺木,看看能否找到相关的信息来证明墓主人的身份,进而推断这座古墓年代。

  石棺的密封性很好,我们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封棺时推开了一道狭小的缝隙,从缝隙里面飘出来的那股味道,至今还残存在祖父的脑海中,无法忘却。实是因为它太特别了,也许说道这里你会联想到腐败之气。其实不然,从石棺缝隙中飘出来的气体不仅没有难闻的腐臭,相反却流露出一股淡淡的清香,这股香味十分好闻,犹如今天人们吃得花茶一样。

  棺木中的尸体会发出香气?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这都是无稽之谈,但今天却真实的出现了,震惊之余,也不免想一探究竟。

  我们用钢架在石棺的一面固定好,采用的方法类似于今天的杠杆原理,大家一起向着一个方向用力,硬生生的将不下几百斤的石棺盖子,翘了起来……

  然而石棺打开以后,大家来不及喘气,就被棺木中的景象吸引到了一起,石棺中没有尸体,只有一条黄色的丝巾,铺盖在石棺的底部,黄色的丝巾下凸起一个规则的正方体形状,把丝巾揭开以后,下面赫然出现了一只暗黑色的古怪盒子。

  ”石棺中没有尸体,竟然出现了一只盒子,事情实在匪夷所思。”

  ”难道……盒子中装的是墓主人的骨灰?这种想法一提出来,就遭到了大家的集体反对,在那个马革裹尸的年代,怎么会出现火葬这种方式。

  古人把自己死后的尸体看得极重,因为他们确信,人死以后,只是灵魂暂时离开了肉身,在世间游荡,并没有灰飞烟灭,只要自己的肉身存在,在适当的条件下,他们还是可以回到这个世界上。这种《山海经》一样的故事,自然不足为信,古人只是想借这种说法,来表达长生不死的愿望。

  盒子里是骨灰这种说法,自然也就不会成立,盒子里装的东西是什么?

  ”一时间也成为了所有人关注的焦点”。

  所有人的心思都放在了眼前的盒子上,都迫不及待的想要打开盒子,看看里面放得东西到底是什么?按照相关规定,我们私自打开盒子的做法是违法的。但此时大家的好奇心都被引了起来。所有的人都选择了沉默,没有人去刻意的强调这些死死的规定……

  盒子在众人一阵沉重的喘息中被开了,里面工整的叠放着一张因年代久远已经变得发黄、发暗的羊皮锦卷,锦卷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一种文字,只有少部分是我们所用的汉字。

  整个考古队里面认识这种文字的人不多,而我正是这为数不多的人中的一员,看过上面的文字以后,我的内心极度震惊,因为如果锦卷上面记录的事情属实,那么对于整个考古界来说都将会是一个崭新的春天。

  其中的内容恕祖父不能对你讲,我想你也猜出来了,这就是爷爷笔记的原型……

  我把锦卷上面的内容一字不差的翻译给在场的每一个人听,他们听后有表示赞同的,也有表示反对的……我们陷入了热议中。

  然而就在这时,古墓中发出了一声谁也没有注意到的微弱响动,并且那响动在一点点的扩大,等到我们反应过来时,响动已经变成了巨响,只见众人身后的墓道正在发生打大规模的崩塌,坍塌产生的巨大震动下,身体不停的摇晃,几乎站立不稳。有几个队员当时就被落下的巨石埋在了下面……剩下的人发疯似的像另一侧的墓道跑了过去……

  一群人在黑夜里面急行,没有光源,只能依靠感识度来判断道路,不知道跑了多久以后,身后的响动才停了下来,我们趴在地上,听到的只有自己重重的喘息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