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我的脑袋里面挂满了问号?

  记得昨个夜里我在家里被人打晕,之后发生了什么我的记忆一片空白,但我又是怎么来的医院,还有为什么倩倩说是我给她发的发短信?

  这一系列的问题,让我着实摸不着边际,我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有一个好心人进到了我的家里,看到我晕倒在地上,将我送进医院。这个人做了好事不想留名,就用我的电话给倩倩发了一条短信。

  我自己都觉得这种想法非常可笑,但一时间也拿不出一个好的理由来。

  我问倩倩,”我”是什么时候给你发的信息?

  倩倩看了一眼手机”凌晨四点。

  ”凌晨四点”,仔细推敲这几个字眼。我的后背有些发凉。仔细回想一下,我出事的这个时间家里不可能有人来,难道……我的心里闪过了一种可能性。是……将我打晕的那个人做的。

  我叫过来护士,问她说:“我是什么时候被送进的医院。护士看了看表,说:”三个小时以前。”

  ”现在是七点多一点,三个小时以前,也就是凌晨四点。这样一来我的推断似乎就成立了,但我有一点不解,他把我打晕以后,为什么要把我送进医院?难道是怕自己下手太狠,把我打死不成,显然这个观点不成立。

  但这个人既然也选择在这个时间去我的家里,他又抱着什么样的目的?难道也是为了那件东西?

  我到底是怎么来的医院,现在似乎成为了一个谜团……

  我摇了摇头,不在做计较,这个让人头疼的过程显然已经不重要,我没出事情才是不幸中的万幸。

  中午十分,大牙也来到医院,他的精神看起来不是很好,脸色枯黄,眼圈发黑,似乎是一宿没睡。

  大牙打了个哈欠,一指我的脑袋”怎么回事?

  ”别提了,哥们倒霉到家了,我说在家里被人打得,你信吗?

  ”你小子整张嘴里就没一句真话,快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知道你不信,那我也没办法了,不怕你笑话,我他妈连自己怎么来医院的都不清楚。

  我的表情很严肃,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样子,大牙扶了扶眼镜,”真的?

  我点了点头,一瓶点滴打下去,精神也好了不少,于是又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对二人讲了一遍,当然这里面有夸大的成分,比如我是与那黑衣人经过一番恶斗,才被他偷袭至晕。

  ”但大部分内容还是真实的。”

  大牙听后道:现在看来,之前的那些人已经开始行动了,在他们没得到那件东西之前,类似的事情还会出现。

  ”你仔细想想,这件东西到底是什么?能让这么多人惦记。

  我摇了摇头,这些日子,我已经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发现这件不知所云的东西。

  大牙说,还记得曾老临终前喊的最后一个字是“图”,曾老如此谨慎的一个人,既然临终前喊出这个个字,一定是想暗示你什么?

  ”你说的这个我也明白,可我都已经把脑皮想破了,也没明白过来,爷爷到底要说什么?

  倩倩沉吟了片刻,道:会不会是我们错误的理解了爷爷的意思,老人家当时说得并不是这个字,而是另外一个字?

  ”你还别说,还真有这个可能,当时爷爷处于十分危急的情况下,语言功能难免出现偏差。但不是说得这个字,会是什么?

  ”比如说,同音字,与”图”相关的同音字。

  大牙一拍大腿,对,同音字,我怎么就没想到。我们来假设一下,如果曾老喊出的这个字是图的同音字,那我们把能想到的与”图”同音的字都写下来,一一进行对照,然后选出最有可能的哪一个,在根据它寻找线索,说不定问题就解决了。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动手。

  大牙由包里取出纸笔,我们三个人手一份,把自己认为最有可能的那个字写出来。

  十分钟后,我们都已经写好了,将纸张平铺在桌子上进行对照,经过筛选,惊奇的发现,三人同时都写下了一个字“竹”。所以我们决定暂时将其他的字排除掉,先从这个”竹”字开始。

  要说玩文字游戏,大牙绝对是行家里手,记得上中学的时候,我和大牙在同一个班,那时候,大牙就喜欢解字谜,因为这个没少在我面前臭显呗,把我惹急了,有一天晚上放学,趁他不在,我把他那些与字谜有关的东西,一股脑全给烧了,就因为这个,大牙我们倆还打了一架。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大牙依旧在靠文字吃饭,而我……咳。真是岁月不饶人。

  大牙问我,小伟,你好好想想,曾老生前有没有跟你说过有关”竹”字的语句?

  我不假思索的回道,”没有。

  ”不过……?

  ”不过什么?

  《R看Kq正,●版章节上酷C匠kL网

  ”爷爷虽然没有和我说过有关竹子的话,但老人家留下的东西中,还真有一只竹木做成的器物。说道这里,我突然间想到,”我藏烟灰缸的那只抽屉,不正是爷爷花高价请人打造成的那只竹柜,爷爷留下的唯一竹子做成的物品。

  ”哎哟,我操,怎么把这事给忘了?难道是……那封信,爷爷让我找得东西就是那封信?想到这里,我有些欣喜若狂,娘的,这个谜团终于要解开了,一激动,又碰到了脑袋上面的伤口,疼得我一阵窒息,我心说,他妈的,这小子下手可真够黑的。

  二人见我伤口发作,赶紧叫我不要激动,同时开口问我: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我没有理会他们的话,急忙将手放进胸前,一模,里面硬邦邦的。我长叹了一口气,还好,没丢。说着,我把信从胸前取了出来,说:爷爷,留下的秘密应该就在这封信中了。

  听我,这么说,二人表现的也很激动,催促我快看看上面都写了什么?

  我一直等到头不那么痛了,才把信件打开,一字一句的读了起来。

  我故意提高了声音。

  ”曾小伟亲启。祖父曾弓北书。

  ”我大概扫了一眼,不错,是祖父的笔迹。迅速拆开,里面是厚厚的一摞信笺。

  “内容如下:小伟: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相信祖父已不在你身边了。你父母早逝,所以我对你非常疼爱,也正是因为这份溺爱,才造成了你叛逆,不服从管教的性格。虽然父极少与你沟通,但我的心里一直是深爱着你的。

  你总是问我关于笔记的事情,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也是有原因的,因为这件事情过于诡异,而且里面牵扯出来的事情也不是你能够理解的,知道了反而对你没有好处。希望你能够谅解。

  但最近一段时间,我又有些犹豫到底该不该把这件事情告诉你?因为我接到了一个本不该打来的电话,当我知道这个人还活着的时候,我的内心被极大的触动了,这个人是谁?我不能告诉你,因为你现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与他抗衡,知道了依照你的性子,难免会出事。但你要记住就因为这个人让我们本来幸福的五口之家,只剩下了咱们爷孙二人,我对他的恨比天高,比海深。我离开自己最热爱的工作,也和这个人有很大的关系。

  本来,在那次事件以后,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这么多年以来,胸中的恨意早已经消磨的差不多了。渐渐的也就放下了这份仇恨。

  但事实难料,现在这个人竟然又神奇般的复活了,还以你的生命作为要挟,逼我交出那件东西。

  你不要怪爷爷,这件东西我实在是不能交出去,因为它牵扯的东西实在太多,一旦被这个人利用,对于整个国家来说都将是致命的,爷爷不能做这个历史的罪人。请你原谅。

  关于笔记这件事情,请恕爷爷不能对你讲。

  不过有一件事情,祖父一直想找机会讲给你听,但也一直犹豫。我不知道这件事情讲出,对你究竟是福是祸,因而一直隐忍。祖父已近百岁高龄,时日无多,想到如果再不对你讲,这件事恐怕就要永远随我长埋地下,思前想后,我写了这封信给你。现在既然你能够看到祖父留给你的文字,证明天意要你知道此事,以后是福是祸,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那已是四十多年前的事情了:1964年的冬天,祖父还在东北做考古队员的时候,大兴安岭发现了一座汉代的古墓,本来按照祖父当时的水平是没有资格进入到第一现场进行考古工作的,但天有不测风云,大兴安岭地区迎来了一场了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雪,公路上积雪的最高深度,已经达到了两米。前来指挥考古的专家全部被困在了省城辽宁,无法到达现场。

  雪越来越大,大家都开始着急了,因为每个人的心中都明白,如果不抓紧时间行动,那么等雪停下来以后,融化的雪水,会让这些天的全部努力付之东流。同时,雪水一旦流进古墓中,就会使的古墓发生大规模的坍塌,产生的损失,将是无法估量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