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我不想把这些人渣送进监狱,但这里面牵扯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官场黑暗,远没有你想得这么简单……

  临走之前,刘所长让我放心,在遇到这种事情,不要冲动,第一时间报警。

  从派出所里面出来,已经是深夜了,送走倩倩与大牙,我漫无目的在大街上走了起来,望着漆黑的夜幕,我陷入了阵阵沉思。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爷爷永远的离开了我,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就这么没了,以前的时候不懂事,经常惹爷爷生气,但真正等到爷爷离开我的这一天,我才感到了无尽的毁意,感觉内心极度迷茫,做什么事情都提不起精神来。

  回到家以后,推开门,感觉一切是那么的熟悉,又那么的陌生,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冰冷的老屋内,没有丝毫的热度,屋里的摆设还是老样子,走进爷爷的书房,里面几天没有打扫,已经积了一层灰,摸着爷爷生前的物品,我的眼睛红了,泪水夺眶而出,我也说不清楚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只想大哭一场,我瘫软的坐在地上,尽情的发泄……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感觉累极了,身体一阵乏力,倚靠在书房的角落,慢慢的睡着了……

  睡梦中,我突然听见一阵轻微的响动,开始的时候,以为出现了幻觉。就没在意,但随着响动越来越大。我就意识到了有些不对,这绝不是幻觉。

  我睁开眼睛,只见在爷爷书厨的前方有一个模糊的人影,他的嘴里面咬着一只小型的手电筒,一双手不断的在橱柜里面翻动着,好像再找什么东西?

  此刻,我猛的一惊,困意全无,脑袋里面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家里招贼了,但我盯着这个人看了一会,又觉得十分不解?他绝对不是普通的贼人,一般来说夜晚进行入室盗窃的贼人,都是冲着家里的财务去的,可此人不同,他的目的似乎不在钱财上,因为我看见他把爷爷的那块很名贵的手表随意的就丢在了一边,而且他的手不断的敲击着墙面,似乎是在看上面有没有夹层。

  ”既然不是冲着财物来的,那么……?突然间一个想法从我的脑袋里面冒了出来,难道他是来找那件东西的?

  想到这里,我决定做一件事情,如果我的推断成立,那么此人一定知道这件东西是什么?

  因为这件不知所云的东西,牵扯出来这么多事情,我甚至已经因此家破人亡了,但让人感到无比讽刺的事情还是,到目前为止,我甚至不知道这件人人都想得到的东西究竟是方的,还是圆的。

  所以我决定”问问”眼前这个人?

  我虽然很想知道事情的真像,但我还是有理智的,我总不能直接过去问:”哎……我说哥们,你要找的东西是什么啊?能不能告诉我,实在不行我帮你一起找,这要是遇到心理素质不好的还好说些,估计大半夜的,无故的在背后响起这样一个声音,吓也得把他吓死。要是遇到穷凶极恶之徒,反过来咬我一口,就我这小身板,也他妈够受的,不仅事情问不出来,搞不好哥们给我来一个杀人灭口,到时候我都没地哭去。

  就个人而言,我还是更倾向于后者。所以说,对付非常之人,就要用非常的手段,先把他敲晕再说。

  ,q看1正》版G}章c》节上k酷t匠)网

  打定注意,我伸手向四周摸去,看看有没有趁手的家伙,毕竟我总不能拿拳头直接上去干他吧。摸索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什么实质性的物品,眼看着此人已经快要走到了书柜的尽头,如果在不出手,只怕就没机会了。想到这里,我心里大急,他妈的到底用什么东西?忽然我想起来一件事情,爷爷生前很讨厌烟草的味道,我在家里面抽烟都是偷偷摸摸的,尽管这样,还是经常被爷爷捉住。后来我就想出了一个馊主意,自从爷爷辞职以后,就很少进书房去翻阅那些专业性的书籍了,这也为我“犯罪”提供了场所,但我又不能乱弹烟灰,所以就在靠近窗子的地方,藏了一个烟灰缸,爷爷虽然还是可以闻到烟草的气息,但就是抓不住我的罪证,也拿我没办法,我就这么一直“逍遥”着。只是不知道,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我藏的烟灰缸到底还在不在。

  我扶着地板慢慢的向窗前爬了过去,在爬行过程中,我还要不停的留意那个人的动向,生怕自己闹出动静,打草惊蛇。整得我好像是贼一样。不过说实话这种心提在嗓子眼的感觉,还真他妈刺激。怪不得我国每年都有数以千计的人前往户外探险,要的就是这种心跳劲。

  摸到窗前的时候,我已经是满头大汗了,心跳明显的加速,摸了摸头上的汗珠子,使劲吸了几口气。伸手摸到我藏烟灰缸的抽屉上,缓慢的向外拉去,也是好久不拉动这个抽屉了,抽匣与外面的木板产生了一股很大的摩擦力,在二者接触的地方突然发出一声尖锐的响声,吓得我手一哆嗦,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我心说,这下完了,本来我以为被这个人发现了,已经做好了硬拼的准备。可那人只是顿错了一下,连头也没回,继续在书柜里面乱翻。我心说,这他妈心理素质真够好的,这种事情要是换成我,估计早给吓跑了。

  我在心里骂了一句,既然你找死,那可就怪不得我了。我慢慢的把烟灰缸从抽匣里面拿了出来,发现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方方正正的很薄,似乎是一纸信件。我感到很奇怪,我不记得自己在烟灰缸里面放过这样一封信。随即我又想到,难道……是爷爷?

  突然间,一声书籍落到地面上的响声把我的思绪全部引了过去,我抬头看了一眼,原来是那个人将爷爷放在书厨顶部的书籍碰落到了地上。我深吸了一口气,”虚惊一场。

  书籍碰落到地上,显然也把此人下了一跳,他慌忙的像地上看了一眼,接着我见他把手电的光芒对准了地面,好像发现了什么东西?腰也随之弯了下去。

  我见他弯下了腰,心里大喜,正愁不好下手,你到送上门来了,我把信放在胸前收好。起身快速的来到了那人的身后,那人正在专心致志的看着地面上的东西。估计他也是感到背后有些一样,毕竟我走路时还是带起了一点点微弱的风,虽然十分微弱,但对于一个出在黑夜中,而且还在进行盗窃活动来说,却是非常敏感的。他放下手中的东西,慢慢的将头转了过来,借着他嘴上的手电,我看清楚这是一张布满黑头与横肉的丑陋脸庞。他转过头看见我站在他的身后,显然被精得不轻,我看他看我的眼神,就好像遇到了鬼魅一般。

  我笑了笑:”哥们,东西找到了了吗?”说话的同时,我憋足了劲,照着他的脑袋一烟灰缸就下去了,这人几乎连哼一声都没来得急,就倒了下去。我见他躺在地上不动,心说,该不会是死了吧。他要是死了,可就惹大麻烦了。想到这里,我急忙将手放在他的鼻口出,探到还有气。才如释重负般的松了一口气,我拿起他的手电,也像地面上看去,既然能引起此人的兴趣,说不定是一件重要的东西?然而令我失望的是,地面上并没有我想象之中的东西?只有一堆凌乱的书籍,我在书籍中翻了翻,突然发现在那个人手边的地方有一张照片,我把照片拿在手中看了看,这还是一张上世纪7、80年代拍摄的黑白老照片,照片中一共有三个人,右边是爷爷,中间位置是倩倩的祖父,照片左边的人看起来有些眼熟,但就是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就在我想仔细看看这个人是谁的时候,突然感觉背后刮起了一阵阴风,这种感觉就跟我刚刚出现在这个盗贼背后时的感觉一样,我暗叫不好,这个……好字还恰在嗓子眼,没来得及喊出来,脑袋上面就传来了一股巨大的痛楚,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一倾,径直的扎在了地板上,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看了一眼,只见我的背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的黑影……

  醒了的时候,已经在医院了,脑袋被裹得像个木乃伊,脖子一阵酸痛。睁开眼睛,看到了一旁的倩倩,她也在盯着我看,见我看她,赶紧问到: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我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问他:这是哪里?

  ”这里是医院,对了……小伟,听医生说,你是被人打得晕了过去,昨天晚上你离开以后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这件事情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等我头不痛了,在慢慢告诉你。

  ”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扭了扭脖子。

  倩倩摆出一副奇怪的表情,不是你早上给我发短信说,你在医院吗?怎么你忘了。

  ”什么?我给你发的短信?”听了倩倩的话,我有些激动,拽到了脑袋上面的伤口,痛得几乎窒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